文 | 袁佳琦

影视行业昨夜无眠。

昨日(11月29日),接连震荡的影视圈再度劈下一道惊雷,中国电视剧编剧委员会会长刘和平发表朋友圈:

“各位会员、编剧朋友,今天上午跟国家税务总局领导沟通交流得很好,国家对影视行业的扶持政策不变,只会更好,关于这三年补缴应纳未纳税款对编剧行业已明确答复,按2002年国税字52号文件缴纳16%税款,未足16%补足即可。”

三年补税约20%、17名艺人被约谈,多少影视公司陷“生死边缘”?


一纸补税通知似乎将影视圈内成批创业公司推向“生死边缘”,演员、导演、编剧、整个影视行业,无一例外。有消息称,3天内已有17位演艺人士被约谈,相关补税工作需要在12月15日前完成。

三年补税约20%、17名艺人被约谈,多少影视公司陷“生死边缘”?


知名导演、制片人侯鸿亮凌晨在朋友圈转发截图并慨叹:“覆巢之下 复有完卵乎?”人大代表、编剧赵冬苓发朋友圈:“今天影视业哀嚎一片。如果我们只会哀嚎,那我们也不配有更好的命运。各协会和全体从业者应该积极行动起来,为保护影视业的发展,为自己的合法权益,也为督促权力部门依法行政而集体发声。”

三年补税约20%、17名艺人被约谈,多少影视公司陷“生死边缘”?


更有不愿透露姓名的制片人撰写文章——《一个质朴的艺术工作者的自白》,迅速在朋友圈扩散,文中提到,“小公司上百万稅款、创作团队打入生死边缘,将我们这样的小公司、小创作团伙打入生死边缘,我们公司预计要补交上百万税款。”后于今日被删除。

三年补税约20%、17名艺人被约谈,多少影视公司陷“生死边缘”?


今年以来,影视圈的大事件便未曾中断。阴阳合同、梦碎的“霍莱坞”,而今再度传出补税通知,接连震荡之余,令圈内谈之色变的补税通知究竟有多“可怕”?在这背后,又将有多少影视公司陷入“生死边缘”?

补税通知“飞来”,影视公司陷入“生死边缘”

有业内人士透露,这次补税起因是“浙江国税下文,”横店开始查账征收,而浙江则是重灾区。

三年补税约20%、17名艺人被约谈,多少影视公司陷“生死边缘”?


据了解,补税工作正式实施后,将分为四个阶段:自查自纠、约谈补税、税务上门辅导、检查以及重点检查(税务抽查)。工作室需要按2016至2018年三年总收入的70%(最少)按个人劳务计算税款。《横店工作室会议内容》显示,补税工作分为四个部分,包括自查自纠阶段、约谈补税工作室、税务上门辅导、检查、最后是重点检查(税务抽查)。

总体而言,工作室补缴税款需要按工作室总收入的20%左右计算。这笔数字相当庞大,若拿三年总收入100万的工作室为例,则这个工作室需要补缴税款19.25万元。对于一些中小工作室而言,在现金流不充裕的情况下,甚至难以拿出这笔补税资金。

三年补税约20%、17名艺人被约谈,多少影视公司陷“生死边缘”?


此外,网上还流传出一系列微信对话截图,内容显示不同地区税率不同。上海将以30%的税率征税,东阳永康则将按35%税率补缴税款。

光大证券分析师孔蓉认为,“内容监管及税收政策趋严,广电新规强化电视节目管控,广电强化税收监察,督促影视公司、明星工作室等进行16年以来申报纳税的自查自纠工作,18年初至今影视项目开工大幅度降低,税收政策收紧或将对全年影视产量造成进一步冲击,影视公司业绩将承压。”

事实也正是如此,继影视圈继小崔以一己之力“绿了”整个影视板,阴阳合同被曝出开始,影视圈的冰山一角被缓缓掀起,前有霍尔果斯大量影视公司注销,近日再有补税消息传出,影视板块也是一蒸再蒸。

6月4日,崔永元曝光阴阳合同的第二天,华谊、唐德跌停,欢瑞、慈文、光线等多支影视股开盘下跌,一天市值蒸发100亿。四个月后,税务部门依法查出范冰冰偷逃税问题,范冰冰补缴税款、滞纳金及罚款相加超过8.8亿。

11月29日,受影视行业补税消息影响,影视概念板块今日下跌3.36%。据外界统计,从2015年6月至今,电视剧公司的股价跌幅多数超过50%。据券商中国记者统计,自今年5月28日以来,影视板块持续下跌,影视指数跌幅达44%。整体来看,半年时间影视板块市值累计蒸发1227亿元。

影视“乌托邦”消亡史

空想社会主义的创始人托马斯·莫尔在《乌托邦》中虚构了航海家在“乌托邦”的旅行见闻。在那里,财产是公有的,人民是平等的,实行着按需分配的原则。他认为,私有制是万恶之源,必须消灭它。乌托邦幻象自然只存在于乌托邦国。

补税消息落实后,一条朋友圈截图在影视圈内流传:

三年补税约20%、17名艺人被约谈,多少影视公司陷“生死边缘”?


该作者认为,“自查自纠极其荒唐,”,“阴阳合同是违法,但根据地方政府给出的优惠政策合理避税这是依法而行,不能混为一谈,一刀切。”并称“彻查偷税漏税这是依法而行,偶有‘阴阳合同’‘偷漏税’行为,那也是少数行为,还行业规则,大家支持。但你打老虎灭豺狼不能烧林子呀,林子里还有其他动物呢。一把火把林子都烧了,这种做法粗暴且愚蠢。”

事件频出、资本退潮,巨大的舆论影响着市场导向,盈利的不确定性都促使影视行业上市公司的估值折价。寒冬降至,焦虑来的突然而具像,“陷入生死边缘”的自然不仅是影视公司。

三年补税约20%、17名艺人被约谈,多少影视公司陷“生死边缘”?


编剧李亚玲一则博文将影视行业背后的多个问题列出:这些年有多少影视公司破产?有多投资人血本无归?有多少影视从业者还挣扎在温饱线上?有多少从业者自杀、过劳死或者早逝?

与影视公司相比,处于影视圈层的人员才是处于“覆巢之下”。《横店工作室会议内容》涉及到的影视从业者包括艺人、导演、编剧、服化道、后期等各个环节的从业人员,影视圈内收入悬殊的从业人员们,将共同为税收政策贡献一份力量。

影视行业利益分配悬殊,高收入群体毕竟在于少数,在少数人塑造的乱象背后,是更多从业人士的点滴耕耘,兢兢业业努力奋斗的质朴的艺术工作者们,在“微利”行业中追逐梦想的一丝希望的曙光。

正如8毫米作者“无名”的发声,“做制片人没有潜过规则,没有送过黑钱,没有对不起过投资方,唯有钟爱我们的事业,我的合伙人有努力创作争取再写几集剧本卖卖钱的,有努力在剧组不能回家享受天伦的,有为了公司最后的一线生机喝酒公关的,我觉得他们都没有错,那是谁错了?”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