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多人将明天公映的《无名之辈》视为年度黑马、最佳国产喜剧。

一群毫无尊严的小人物,度过了倒霉的一天,背后隐藏的颠沛流离与人情冷暖,是喜剧之下的悲凉底色。

关于这部电影,几乎所有的文章,都将演技吹爆。


专访间|“演技炸裂”被热议的背后,是好演员的辛酸



陈建斌+任素汐+章宇,还有意外地让人惊艳的潘斌龙。

章宇出演的“笨贼”,稍一用力,便会显得愚蠢大过了鲁莽,应该说,他的表演赋予了角色更多的层次感,或者说,是他的表演让观众看到了角色背后的另一面。

任素汐作为山东人,在《无名之辈》中的贵州话表现让饶晓志非常满意,同时,出演一个高位截瘫的残疾人,单单通过表情控制,她便奉献了片中最打动人心的几场情感高潮。


专访间|“演技炸裂”被热议的背后,是好演员的辛酸



或许是一部标签为“荒诞喜剧”的电影,让所有人在看之前都对演技降低了期待,但就像导演饶晓志在与【深水娱乐观察】的对话中表达的——

一部成熟的作品,表演好应该是起码的事情。

或者说,《无名之辈》引发的,对“表演”似乎有些过火的追捧背后,映射出的是内地电影在创作上的畸形。

特别是选角。

选角的标准应该是什么,是流量,还是合适。

细数任素汐的作品表,尽管《驴得水》让她为人熟知,但两年来,她竟然只出演了这一部《无名之辈》。

有演技的演员没戏演,这的确是一个略显尴尬、甚至心酸的现实。也难怪任素汐在《我就是演员》上,说的那么直白——

我想让更多人知道我,我可以演得很好。


专访间|“演技炸裂”被热议的背后,是好演员的辛酸


▲ 截图来自综艺《我就是演员》


我们应该以什么样的眼光对待创作,以及,应该以什么样的眼光看待观众。

从《无名之辈》收获的好口碑,与引发的“炸裂演技”的讨论,或许能给业内一些反思与启示。


专访间|“演技炸裂”被热议的背后,是好演员的辛酸


▲ 导演饶晓志


饶晓志口述

对我来说,选角的标准,就是准确和合适。

老陈素汐章宇王砚辉,都是我本来就很熟的,潘斌龙是制片人推荐的,见了之后觉得跟角色很吻合,而且大潘也是从”无名之辈“一步步做起来的(笑)。

主要还是准确与合适,是双方都觉得合适,完全没有其他的多余考量。老陈之前的档期有一些紧,我也是“跪求”了几次(笑),最后还是如愿。


专访间|“演技炸裂”被热议的背后,是好演员的辛酸


演员的方言表现呢,整体我是满意的。因为也并没有特别指定说,一定要是具体哪个地方的方言。我只是觉得,这次应该是方言,只要是西南的味道,就对了。

大潘和素汐提前一个星期进组,到拍他们的主场景时,已经一个月了,所以准备时间很充足。老陈本身对重庆话就很熟,章宇就是贵州人,更不用说了。

要单说后来学习的话,素汐是最让我满意的,并列第二的话是老陈和大潘。

大潘对自己的表现也是意外的,最近他也在说,这次是某种程度的转型吧。当然,他们喜剧人出身的演员,标记会比较重,也受一些局限。无论是创作上的,还是选角上的。

但这次他是回归到了演员本身,包括片场我也有否定他的一些太喜剧的表演痕迹,现在他看完全片,其实也明白了为什么要那样做。

对他而言,那些标签也是有得有失吧,毕竟你看现在他们搞喜剧的多红啊,对吧(笑)。


专访间|“演技炸裂”被热议的背后,是好演员的辛酸


方言是生动的,一个关切现实的、关切普通人的故事,没有方言,就没有魂。所以方言是我们最重要的那个表现形式。

最初的计划是拍50天,最后就拍了50天,一天不多,一天也不少。

剧本的灵感,来自尧十三的那首《瞎子》,在听那首歌之前,我其实没什么乡愁,挺随遇而安的一个人,甚至会想要摆脱家乡。

但可能跟年纪有关吧,在这首歌的触发下,乡愁就来了。所以就很想做一个跟家乡有关、跟那些人和事儿相关的电影。


专访间|“演技炸裂”被热议的背后,是好演员的辛酸


这个戏之前很多媒体写错了,说是改编自话剧,其实只是从我之前的那个话剧《蠢蛋》中拿出来一个人设而已。

片名的“无名之辈”,其实并不是单指底层人,它是更广泛的一个指涉。

我很喜欢这种“萍水相逢”的感觉,所以电影只讲了一天里的故事,很多时候你来不及了解太多背景和过去,当下发生的这一刻是怎样的状态,其实是有它的魅力在的。

而所谓的大圆满结局,其实在我这常常并不算真正的圆满。马先勇如果不中那一枪,他全身的那种焦灼感,心里的那些负担,并没有得到释放,那口气就喘不下去。

所以常常是需要肉体上有一个结果,精神上才会有一个最终的“圆满”。


专访间|“演技炸裂”被热议的背后,是好演员的辛酸


章宇是个好演员,而演员一定会把自身魅力带到角色身上,同时“眼镜”这个角色,仍然有角色本身的魅力。

像“眼镜”这样的人,他有让人心疼的地方,我们的笑,是可以带一点酸楚感的。我也观察了观众的反应,的确是这样的。

他有某种自嘲在其中,当然因为自身的教育水平,局限了他的思维方式。但他是活生生的人,他也会想:我活着除了吃喝拉撒,还为了什么?

我们的创作其实有个误解:就是常常会把底层的无名之辈当成木头,好像说做给大众看的,就不需要有思考了。

其实哪有那么简单,生而为人,总是会有思考自己存在意义的时刻。即便做不到,难道想一想都不会吗?


专访间|“演技炸裂”被热议的背后,是好演员的辛酸


整体上我满意的戏还挺多的。但印象最深刻的是马先勇买李子那场戏。

那场很平淡,就是生活本身,这个角色过去、现在的一些状态,都能在那场戏中看到。那其实也是我和老陈等雨停的时候,临时加出来的。

有时候生活看起来就是没什么意义,但其实里面能咂出很多东西。


专访间|“演技炸裂”被热议的背后,是好演员的辛酸


我是戏剧出身,又很喜欢贝克特(注: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荒诞派戏剧大师),所以对我来说,生活的本质就是荒诞的,就是在无意义当中找意义。

人类仰望星空,觉得很渺小,于是想当然地做出了一些自以为是的“大事”,这就是生活的荒诞感。

说来也巧,前两天才看到新闻,就和电影里的情节一模一样:有个人偷了18部手机,15部模型机,剩下3部是坏的。

所以有人说电影中的设计太假了,但现实中就是发生了,它就是发生了。

这就是我观察生活的方式。

所以杀青的时候,我很失落。不管是情感寄托在作品还是角色,当看到演员脱下角色的外衣,回到生活本身的时候,我都会有一种失落感。

电影还不同于话剧,结束了可能就是意味着告别,这会让我印象深刻。


专访间|“演技炸裂”被热议的背后,是好演员的辛酸


表演好,其实应该是一部电影的标配。一部成熟的作品,表演好是起码的事情。

所以这个这事情现在会被大家这样提,可能本身就说明我们现在的大环境是有问题的。

上一部做了密闭空间,关于精神世界的,这一部是关注现实世界的。你问我的标签,我想应该还是要落回到人本身吧。或者还是说,回到刚才说的,生活的荒诞性。

我个人从做《你好,疯子》开始,就没想过不尊重电影的逻辑。那部电影大家会觉得舞台腔很重,可能跟我对表演的要求有关。

比如我会要求除万茜之外的演员,表演可以往上浮,电影的归电影,戏剧的归戏剧,我是希望能把它分的很开。

当然如果我第一部拍的是《无名之辈》,我其实并不觉得和现在会有多少不同。很多时候,大家会有一些先入为主的判断。

也有人说《无名之辈》是模仿《疯狂的石头》,我就问他,那你知道当初人们说“石头”是模仿谁的吗?他就说不上来了。所以我开玩笑说,不要轻易暴露自己粗鄙的阅片量。

电影的题材太广泛了,但类型其实就那么多。我比较反感的一个观点是,提到多线叙事,就是《疯狂的石头》,提到人格分裂,就是《致命ID》,难道这些经典电影拍完了,同类型的就别创作了吗?


专访间|“演技炸裂”被热议的背后,是好演员的辛酸


喜剧创作是否是最难的?我认可也不认可,首先,所有的类型都难。第二,我们其实也没有按照喜剧来拍,包括演员拍的时候都说,不觉得这片子哪里好笑啊?

况且,喜剧并不是全部要依靠包袱的,不是说踩个香蕉皮、牙齿上沾了个辣椒就是喜剧。那些对我来说不重要,我要讲的还是人。

所以我在片场,经常在监视器后面鼻子是酸酸的。任素汐骂九孔的戏,第一场戏是直接自己就骂哭了的。

现在大家在哈哈哈地笑,但其实背后的酸楚感相信每个人也都能感受得到。目前来看,观众给我的反馈也是达到我预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