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迫症导演刘江,让《归去来》成为好莱坞土豪剧组

从《媳妇的美好时代》到《咱们相爱吧》《咱们结婚吧》,刘江导演一手缔造了诸多经典影视剧作品,更被称为最具都市、现实主义风格的导演。他正在热播的最新作品《归去来》,又突破性的聚焦当下留学生群体,展现不同背景的一群同龄人,及两代人之间的价值观碰撞。

文|张晓迪

“当才华撑不起野心的时候,只能安静读书。”“毒害年轻人最好的方法,就是让他们尊重和自己想法一样的人,而不是去尊重和自己意见相左的人。”这是电视剧《归去来》中的经典台词。

仅从这几句台词,便可以感受到,这部聚焦当下留学生群体的电视剧,直面新时代青年之间,以及他们背后的社会阶级之间的矛盾冲突,关注他们的成长与蜕变。

强迫症导演刘江,让《归去来》成为好莱坞土豪剧组

《归去来》从一桩暗恋往事开始,引出六位主角,他们是:

法二代萧清(唐嫣饰):清廉的检察官之女。

官二代书澈(罗晋饰):自带特权体质,却极力摆脱父辈束缚的独立青年。

商二代缪盈:因为太“懂事”,处处委屈自己成全别人。

穷二代宁鸣:出身工薪阶层的自立高材生。

一对儿熊孩子,成然和绿卡:欢喜冤家,在人生历练中,学会成长。

刘江导演表示,这部电视剧的诞生,还是起源于6年前与编剧高璇、任宝茹的口头约定。当几经打磨,《归去来》的剧本完成后,让自公布恋情后,就决定不再同框合作的唐嫣和罗晋,因不忍错过,只好选择“食言”,第五次搭档出演。

当出国就像出省一样简单

二十多年前,《北京人在纽约》讲述的是奋斗与挣扎的生存故事,二十多年,正好经历了一代人,当下的留学生已经解决了生存问题,《归去来》探讨的则是新时代价值观的碰撞、冲突与重建,这种冲突不仅体现在同龄人之间,更体现在两代人之间。

关于为什么会选择留学生这一题材,导演刘江表示,现在的留学热已经不像当年那么精英化,不再像《北京人在纽约》那时候,要抛家舍业、下决心。“现在出国就像出省一样简单。”

强迫症导演刘江,让《归去来》成为好莱坞土豪剧组

随着国家整体消费水平的提升,留学生群体越来越庞大,在刘江看来,这些人在国外掌握了最新的一些资讯和科学知识,吸收了一些先进文化,然后他们的根基又在国内,是特别有意思的一拨人,值得关注。

《归去来》并不是命题作文,6年前,刘江与编剧高璇、任宝茹有个约定,要一起合作一部剧,之后两人先后拿了多个故事创意给刘江看,直到3年前,《归去来》的创意出现,三人一拍即合。

其实高璇、任宝茹很早就关注海外群体,写出了《别了,温哥华》和《我的青春谁做主》等经典作品,但刘江说,“艺术来源于生活高于生活,”在有了框架之后,他依然安排翻译和助理陪同高璇、任宝茹赴美采风,了解当下最真实的留学生生活、学习现状。

《归去来》人物众多,每个人又代表了不同的身份背景,官二代、富二代、穷二代,当我们问到,是否担心人物设置太过脸谱化,刘江笑言,在戏剧当中,人物需要脸谱化,而作为现实主义题材的创作,恰恰是要打破脸谱化,还原人物的复杂性、丰富性,说都底是还原人性。

强迫症导演刘江,让《归去来》成为好莱坞土豪剧组

在这部以三男三女为主构建的庞大故事中,复杂的人性碰撞处处存在。

比如,男主罗晋饰演的书澈,由交通事故“顶包案”拉开帷幕,曾经,他意外将人撞成高位截瘫,因为高官父亲的庇护,躲过相应法律制裁。多年后,当他再次因为交通安全问题被告上法庭,已经“懂事”的他,不能无视自己良心的谴责,毅然违背父亲的“安排”,肩负起责任。

该剧的另一亮点在于,虽然是现代都市题材,一群年轻人的生活,但是从根本上摒弃了霸道总裁爱上我,月入3000消费30000,玛丽苏傻白甜的戏路,唐嫣饰演的萧清,即使是检察官的女儿,同样需要靠自己劳动,赚取生活费用。

不过该剧开播之初,第一集大部分的戏份都集中在:男女二号宁鸣和缪盈的感情回忆上,这个开场方式引起很大争议。采访中,刘江表示,做这个决定确实是一个冒险行为,因为没有影视剧是这样做的,但是作为全剧重要的引子,又必须把这段青春校园的气息放在前面,所以,在这段结束之后,又特意出了一次片名,也意在提醒观众,正片开始了。

强迫症导演刘江,让《归去来》成为好莱坞土豪剧组

刘江笑言,《归去来》播出后,自己一直通过手机在看剧,并且会打开弹幕看网友的留言,“我看了很多反馈,很多人很感动,很喜欢这部剧,当然也有人有不同意见,觉得反传统,但这是编剧的巧思,而且这部剧其实是双主线,越往后看会发现这个开场的必要性。”

“土豪剧组”在好莱坞

近两年的电视剧流行在国外开场,然后迅速转回国内,作为留学生题材,《归去来》自然也得去国外取景,但刘江说,“我们是真的在国外拍了两个多月,当时整个好莱坞都知道,说我们是土豪剧组。”

因为海外的异国风情,以及澳洲等国特殊的影视补贴、退税政策,这几年不少电影、电视剧都纷纷出国拍摄,但唯一大家很少真正长时间驻组的就是——好莱坞。作为世界影视中心,好莱坞不但没有各项优惠,而且还是全球最贵的。

为什么一定要到那里取景,刘江表示,“没办法,因为我们需要的景,只有在那里能拍到。”

强迫症导演刘江,让《归去来》成为好莱坞土豪剧组

《归去来》不仅在美国拍摄长达两个多月,而且还是为数不多跟当地工会正式合作的剧组。刘江告诉记者,跟工会合作之后,各个部门的工作人员都需要启用工会的人,国内剧组过去50多人,当地给配了50多人,组成百人剧组。演员自不必说,其他服化道等部分也要用美国工会人员,并且,所有拍摄场景都需要由当地电影局过审。

这在业外人士看来是非常复杂的程序,刘江表示,这次感觉海外团队在各方面的配合都很给力,在美国启用美国演员,他们不仅专业,而且会让整体氛围非常契合;在场景方面,《归去来》拍了一号公路,还进入了美国市政厅进行拍摄。

刘江告诉记者,很多场景感觉很难搞定,但是他们很专业,只要提前沟通好,他们一定可以按照规定申请到位,刘江回忆,“当时我们拍一号公路,有6辆警车来负责封路,当地人也习惯了拍戏,看到封路也不着急,就停下来等,我们拍完一部分,警察就放行一批人,特别有秩序。”

百余人的剧组,两个多月的拍摄,这件事当时可谓轰动好莱坞,甚至很多人都跑过来“围观”《归去来》,刘江笑到,“他们说太土豪了,因为好莱坞自己的戏,都跑到加拿大等地去拍,这里实在太贵了。”

如今,看着连续登顶的收视率,和不断创新高的网络点击率,刘江感到欣慰,总算物有所值了。

创作强迫症,不留遗憾

强迫症导演刘江,让《归去来》成为好莱坞土豪剧组

都说影视是一门遗憾的艺术,当记者问到,拍完之后作为导演,在刘江自己看来,《归去来》是否留有遗憾?

一向被称为“佛系导演”的刘江不假思索,“说实话,我觉得还好。其实这要看你的心态如何了,我们很享受这个过程。”

尽量不留遗憾的刘江,在创作的过程中却像强迫症一样,力求把每个环节做到极致,他以观众看电视剧经常发现的BUG——打电话为例。

往往,我们看到演员们明明在讲电话,隐约显示的却是屏保界面,手机、房间挂钟显示的时间更是重灾区,这个问题在《归去来》中被高度重视,何况这部剧还涉及大量的中美异地通话镜头,“我们拍打电话的镜头,马上要查另外一边的时间是几点,手机显示必须得对的上。”刘江表示,部分当时无法准确记录下来的时间,在后期都通过特效进行了调整。

因为精益求精,这部都市题材的电视剧,用到了大量后期特效。刘江还透露,该剧全部的车戏也都是在棚内拍摄完成。

强迫症导演刘江,让《归去来》成为好莱坞土豪剧组

随着科技的进步,为了快速和安全性,“车戏棚拍”是业内普遍采用的办法,为了最大程度的还原真实性,该剧专门请了客运公司的特技人员,将汽车行进过程中涉及的街道,全部实拍了一遍,再通过后期合成,并且通过后期将车辆行驶过程中的光影变化也制作出来,就连反光镜上的特效也要做到跟真实的一样。

不仅刘江自己,他表示,因为合作的团队基本都是固定班底,大家几乎全都是强迫症体质,不论前期还是后期,只要发现问题,再复杂也必须处理掉,绝不将就。

50集的电视剧,制作过程中刘江已经看了无数遍,现在随着剧集的播出,他又伴随字幕再看一遍,这部作品不论哪一个环节,导演刘江,都“乐在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