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被冠以“韩国版《碎片记忆》”这个名头,起初,得着对《杀人者的记忆》是拒绝的。毕竟,脑袋不灵光是根本看不懂这种如梦似幻又冷峻残酷的“烧脑片”的。于是,等到了导演剪辑版的《杀人者的记忆》,才下定决心把这部片子看了。

电影说 杀人者的记忆法:连环杀人犯的臆想、癫狂和记忆碎片

将惊恐与悬疑发挥到极致的手段,无外乎在真实与虚幻中不断切换,将各种诱导因素植入影片全程,然后,再在必要的节点上,设置一系列反转和支撑性佐证,让观众一点一点上了套、解了套,然后大呼过瘾。

电影说 杀人者的记忆法:连环杀人犯的臆想、癫狂和记忆碎片

因为老年痴呆症(实际为脑部遭受母亲重创后,逐渐诱发的妄想症、阿兹海默症)的设定,明明是连环杀人犯的男主,却根本无法区分真实的记忆与幻想的场景,于是,紧跟着男主的观众们,被确定、否定和在确定的不断转换中,弄得头皮发麻、脑洞大开。

电影说 杀人者的记忆法:连环杀人犯的臆想、癫狂和记忆碎片

这里,得着不想分析这部片子的悬疑剧情,以及究竟哪些是真实的记忆,哪些是男主的臆想,哪些是故意安排的诱导,哪些是无法自圆其说的瑕疵,早就有大神们把这部片子分析得入木三分、头头是道了。得着最为关注的,还是男主的分裂人格。

电影说 杀人者的记忆法:连环杀人犯的臆想、癫狂和记忆碎片

毋庸置疑的是,男主是一个极端复杂的人。要解开男主碎片记忆的“钥匙”,绕不开的就是男主和男主分裂出来的真、假人格。

电影说 杀人者的记忆法:连环杀人犯的臆想、癫狂和记忆碎片

可以确定的是,男主既是一个狂躁到必须杀人泄气的连环杀手,同时,也是一个对女儿百般疼爱甚至畏首畏尾的父亲,之所以有这样分裂的性格特点,当然与脑部重创的后遗症有关,但更多的,还是复杂的人性与怪异的善恶之分。这些,都是男主的“真实人格”。

电影说 杀人者的记忆法:连环杀人犯的臆想、癫狂和记忆碎片

然而,光看这些事不够的,其实,要解读安所长和闵警官的前后矛盾,根子还是在男主。得着认为,分别被闵警官和男主“两次”杀掉的安警官,实际上,是男主自己对善良、正直、秩序的投射性人格,而非真实存在的人物,可以用影片结尾的几处剧情交代来佐证。

电影说 杀人者的记忆法:连环杀人犯的臆想、癫狂和记忆碎片

而看起来人畜无害、实际上杀人如麻的闵警官,虽然是真实存在的,但却有两个截然不同的剧情路径:真实的“探案闵警官”追尾男主后发现血迹,进而通过接近男主女儿收集男主杀人的线索,最后被男主杀掉;而男主妄想出来的“杀手闵警官”,则是和自己一样的连环杀人者,经过一系列斗智斗勇,最终被自己以保护女儿的名义杀掉。

电影说 杀人者的记忆法:连环杀人犯的臆想、癫狂和记忆碎片

虽然,闵警官最终是死了,但真实的情况是,他是为了探案而被男主撞入河里淹死,他本来就不是什么所谓的连环杀手,而这些所谓的连环杀人的记忆与证据,完全是男主自己对无端杀戮、狂躁暴力和变态人格的投射性人格。

电影说 杀人者的记忆法:连环杀人犯的臆想、癫狂和记忆碎片

总结一下,男主本人是个连环杀手,又是个爱女狂魔,因精神分裂而分离出来的“安所长”与“杀手闵警官”,完全是男主扭曲人格的狂想与臆造。他们被创造出来,都源于男主的爱与恨,以及心理慰藉和发泄兽性的需要。于是,一场如梦似幻、真假不明的故事,就这样展开了。

电影说 杀人者的记忆法:连环杀人犯的臆想、癫狂和记忆碎片

得着说 | 拿兴趣说事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