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刘江执导,高璇、任宝茹编剧,唐嫣、罗晋、许龄月、于济玮等主演的《归去来》正在东方卫视和北京卫视热播,在CSM52收视统计中登顶卫视排行榜,网络播放量破12亿。

据悉,在爱奇艺同类型题材的电视剧中,《归去来》跟去年播放量最好的《欢乐颂2》同期流量不相上下,整体评价很好。

《归去来》女主“消失”、主线不清?编剧高璇、任宝茹一一释疑

这部聚焦中国当代留学青年和中国式家庭的作品,用突破性的格局和全新的讲述方式探讨了关于家庭、选择、情感、金钱与权力、法律等诸多话题,引发了观众的热烈讨论。

《归去来》收获好评颇多,《看电视》评论说:“在可以言说和不可言说之间,《归去来》已经接近了现实题材所能抵达的边界。”《影视独舌》评论说:“这部剧用青春靓丽的外壳,包裹了一个有杀伤力的‘价值观失衡’命题。

也有一些观众表示了困惑:该剧不按套路出牌,女二戏份过多,主线不清晰,节奏偏慢,比如讲女二不能和男一结婚,用了好几集……

《归去来》女主“消失”、主线不清?编剧高璇、任宝茹一一释疑

对此,我们采访了高璇和任宝茹两位编剧,她们针对一些观众的疑惑进行了回应。

《归去来》女主“消失”、主线不清?编剧高璇、任宝茹一一释疑

人物全新的出场方式:生活流“带入式”

第一集从宁鸣(于济玮饰)视角讲述他对女二缪盈(许龄月饰)的暗恋,书澈(罗晋)和萧清(唐嫣)是缺席的。有的观众就在问:女主去哪儿了?为什么花这么多时间在男二身上?

《归去来》女主“消失”、主线不清?编剧高璇、任宝茹一一释疑

《归去来》女主“消失”、主线不清?编剧高璇、任宝茹一一释疑

任宝茹表示,该剧是按照生活的自然流淌来展开故事的,因此人物是“带入式”的出场方式:从男二宁鸣的校园暗恋带出了女二缪盈,从缪盈坐飞机突发疾病,带出了女一萧清,同时引发了男一书澈和萧清的相遇。

《归去来》女主“消失”、主线不清?编剧高璇、任宝茹一一释疑

《归去来》女主“消失”、主线不清?编剧高璇、任宝茹一一释疑

从留学生带出了他们的父辈和家庭生活,他们的室友和校园生活,叙述主人公留学生活的同时,权商勾结的冰山也逐渐显露,权商勾结成为一个绞肉机,发动机不断旋转,把所有人物牢牢吸引进来,直到萧清成为漩涡的中心,这是符合生活逻辑的螺旋式上升结构。

《归去来》女主“消失”、主线不清?编剧高璇、任宝茹一一释疑

预告片奋斗篇中呈现了激烈的戏剧冲突,比如谋杀、审判等,很多观众抱着这样的心理预设来看剧的,但看到现在,会觉得“跟我想象中的情节和节奏不一样”。

高璇说:“我们选择了娓娓道来这样有挑战的开场方式,源于我们对戏剧冲突逐步递进、有序升级规律的遵循,戏剧张力逐渐发酵,人物逐渐卷入,矛盾逐步升级。”

任宝茹补充道:“《归去来》的戏剧节奏是,从走到跑、到飞奔、最终达到停不下来的状态,抢开端的戏剧方式不适合该剧,而《归去来》最不可能的就是烂尾。”

《归去来》女主“消失”、主线不清?编剧高璇、任宝茹一一释疑

高璇和任宝茹合作的作品,一向迷恋群像人物的塑造和多线并行式的结构,致力于复杂命题的阐述。

相比描摹现实生活的都市剧,年代戏和历史戏比较容易设计一件极具冲突的恢弘历史事件、或者一场波澜壮阔的战争战斗的开篇来塑造群像,而生活剧缺乏这种题材优势,塑造群像和阐述复杂社会命题时,“大题”只能从“小处”做起,生活流徐徐前进,直到百川入海进入漩涡中心。

《归去来》初衷并非要用50集写男女主爱情的纠葛,它有一个更大的格局,关于官二代家庭、商二代家庭、普通家庭的父辈和子辈的价值观的纠结、辨别、确认和选择,势必要对剧中诸多人物进行人格塑造,以及呈现他们背后所承载的东西。

《归去来》女主“消失”、主线不清?编剧高璇、任宝茹一一释疑

《归去来》女主“消失”、主线不清?编剧高璇、任宝茹一一释疑

这就需要不带任何预设,去体会生活流的质感和缜密,人物言行的背后意义,看官商勾结这个不可言说的秘密如何揭开,等待绞肉机把观众也搅进去。

双主线结构,层层残酷正如洋葱一样剥落

该剧已经播到了第12集,一些观众评论:“男一和女二结个婚为什么这么难?男一和他爸就不能沟通一下吗?”,甚至一些观众质疑:女二戏份太重了,超越女一的戏份了,这是属于主线不清晰的表现。

要塑造群像,注定用双主线结构和多线并行展开故事,萧清和宁鸣承担了普通平民家庭子弟的奋斗线,生活质感的部分都在这两个阶层的角色塑造中来完成,而缪盈和书澈完成权商勾结的前期故事线。

萧清在后30集中将逐步递进,成为权商勾结情节线的漩涡中心,并和书澈因为价值观趋同相知相爱,随着剧情的终极打开,观众会看到:两段本该纯粹的爱情是如何被权商勾结所玷污和绑架的。

《归去来》女主“消失”、主线不清?编剧高璇、任宝茹一一释疑

《归去来》哀婉和礼赞的是,美好被毁灭却不灭,用干净美好的年轻人的理想信仰被撕裂,反衬社会潜规则的灰暗,但是最终,终究要还给美好的年轻人和现实生活,以阳光。

《归去来》女主“消失”、主线不清?编剧高璇、任宝茹一一释疑

权商勾结首先要撕裂的,就是缪盈的爱情。在剧情前段,缪盈不幸沦为官商勾结的第一个牺牲品时,书澈还浑然不知。高璇说:“希望观众喜欢并关心萧清人生的同时,也一样关心和同情繆盈的命运。”

缪盈不想毁掉父辈的事业,她也深知成为继承人进入集团后,可能也逃不过同流合污的命运。同时缪盈深知她的爱人书澈的人格品性,在书澈还蒙在鼓里时,她早就预感到自己的爱情和婚姻会被彻底毁灭,成为父辈和家族利益捆绑的牺牲品。

《归去来》女主“消失”、主线不清?编剧高璇、任宝茹一一释疑

她要清醒地扭曲自己的价值观,因为她清醒懂事,所以她委屈。

以抹黑女二的方式拆散男一女二,是很多电视剧的一贯套路,也是让男女主相遇的最简单方法。

高璇表示,绝不会抹黑女二缪盈,她不是任人涂抹的纸片人,我们恰恰要表现缪盈的干净,同时寻找压垮他俩感情的最后一根稻草。

《归去来》女主“消失”、主线不清?编剧高璇、任宝茹一一释疑

她继而解释:“缪盈和书澈的分离和决裂需要足够强大的外力,毕竟他俩深深相爱,书澈不能轻易割舍。直到缪盈的父亲的所作所为超越了书澈的底线,书澈到了不可忍受的程度,难以忍受到连缪盈都要割舍。”

还有一些观众质疑:不需要逃婚这么长篇幅来揭开权商勾结,家长们为什么不像对缪盈坦白一样、也对书澈坦白真相?

这就涉及到书澈的人物塑造,尤其是他对自己代父受贿的态度,是选择心安理得地接受?还是拒绝?

一些观众认为:社会上的官二代群体对于上辈的灰色地带、以及灰色收入,都是心安理得接受的,并视之为理所当然,这恰恰是《归去来》想要触及和探讨的价值观。

《归去来》女主“消失”、主线不清?编剧高璇、任宝茹一一释疑

正因为社会上很多人认同并遵从社会潜规则并习以为常、更认为通过灰色方式获取黑钱无可厚非,所以,编剧才用二十集的篇幅讲述它的不理所当然性、和两个对潜规则不习以为常的人物——书澈和萧清。

官二代在成长过程中并非一出生就会得知家庭财富的来源,他在懵懂中享受着这一切原始积累。直到顶包事件,书澈接受了家里的权力庇护,但也亲身感受到权力庇护和内心良知的违背,从此,不安和愧疚始终伴随他,成为他反抗父亲权威和坚守自我奋斗信念的心理基石。

《归去来》女主“消失”、主线不清?编剧高璇、任宝茹一一释疑

任宝茹说:“我们可能写了一个万中挑一的理想官二代,取之于民的钱流入政商家庭,这是书澈们生来就要面对的资本原罪,贪官的后代应该如何面对选择?父辈有他们的规则,年轻一代也有自己的规则,书澈这种理想主义虽然少、但是有,就足够了。”

关于缪盈的逃婚,两家父母对他们的婚姻的真正态度是什么?并非剧情表面展示的“晚两年再结婚”,这是家长们的拖延之计。父辈们不可言说、也不忍言说的真话是:在双方利益捆绑、权商结合的一刻起,书澈和缪盈的感情,最好永无瓜葛,这样,他们的秘密就永远不会被曝光。

《归去来》女主“消失”、主线不清?编剧高璇、任宝茹一一释疑

权商勾结是极其敏感私密的一件事,身处其中的人都谨小慎微,家庭里的所有灰色和黑暗都要被捂住,而他们深知:书澈是一个从根本上上就拒绝灰暗的人。

人与人之间的沟通并没有这么简单,尤其是面对官商勾结这种敏感话题,交心说真话更是艰难,即使是亲生父子。

《归去来》女主“消失”、主线不清?编剧高璇、任宝茹一一释疑

高璇对此解释道:“我们不能明写的底牌是,父辈让他们拖两年结婚只是个托词,在成伟心里,父辈们残酷地希望他俩的爱情婚姻在利益完成前后永远见不了光。因为亲上加亲只会让两家关系引人注目,这是无论是对官、还是商,都是致命的危险。”

父辈牺牲掉孩子纯洁的爱情和婚姻,他们有内疚,但他们仍然残酷地这么做了,这一层一层的残酷真相像洋葱一样剥落,这是不可言说的社会问题的揭开过程。

千山万水,你最珍贵

有一部分观众是抱着预设来的,比如看唐嫣罗晋的真人cp,但至今没有看到男一和女一产生联系的可能,甚至觉得女一萧清被放逐在主线之外。

高璇回应:“可以理解观众的观看习惯,他们可能习惯看某种单一剧种,或者习惯了看男一女一固定模式:要么欢喜冤家对呛要么一见钟情历尽磨难。而《归去来》全部颠覆。这挑战了观众的欣赏趣味,独特的戏剧结构需要耐心来看。”

《归去来》女主“消失”、主线不清?编剧高璇、任宝茹一一释疑

《归去来》女主“消失”、主线不清?编剧高璇、任宝茹一一释疑

她继而解释:萧清进入官商勾结、戏剧冲突的漩涡中心之前,需要一个过程,按照生活自然逻辑,她不可能轻易进入两个权贵家庭的矛盾中心。

书澈作为官二代,跟萧清来自不轻易交集的两个阶层、不是同一个生活圈子,现实中的两人跨阶层相爱难上加难,所以该剧两人刚见面并没有套路中的一见钟情。

在萧清到书澈公司做法务,得知了权商勾结的秘密,至此完成萧清的留学奋斗和权商勾结的双主线合并,权商勾结的矛盾中心由缪盈转移到萧清。

高璇笑着说:“观众尽管期待,萧清是绝对的第一主角。

《归去来》女主“消失”、主线不清?编剧高璇、任宝茹一一释疑

《归去来》虽然有着群像式的人物,但演员的排名,是按照人物价值观承载来的,萧清之所以排在书澈的前面,是因为萧清在剧中面临的处境、选择之艰难,尤甚书澈、缪盈,比他们还要艰难得多。

萧清是一个法学生,她爱人的父亲是一个官员,她好朋友的父亲是商人,两家官商勾结的秘密被她知道,她是案件的公诉人,而她的父亲是检察官,萧清最后成为了全剧的翻云覆雨手。

《归去来》女主“消失”、主线不清?编剧高璇、任宝茹一一释疑

缪盈的选择虽然毁灭了爱情和自己,但毁灭不了家庭;萧清面临比缪盈更加痛苦的选择,因为她应该做出的选择,势必毁灭爱人和朋友两个家庭,同时也毁灭了自己的爱情,萧清内心的冲突远胜于现在缪盈面临的境遇。

关于书澈前史中的黑历史和自我救赎,任宝茹表示:“这是我们对于人成长的一个理解,每个人不见得从小到大能一直做正确的事情,多数人可能会在随波逐流的过程中说服自己。书澈本来可以理所当然地通过代父受贿,坐拥很多资产,走上一条‘青年才俊’的崛起道路,但他决定不走这条所谓的‘光明坦途’。”

有网友对《归去来》所表现的价值观思考做出这样一个评论:“当然这是一个正确的价值观,但当然我也不会为一部电视剧改变我的价值观。”

任宝茹对这条评论意味深长地评论道:“哪怕你承认它是正确的,即使这部电视剧不会改变你,但是我们都觉得是一个胜利。”

《归去来》女主“消失”、主线不清?编剧高璇、任宝茹一一释疑

书澈在辨识、纠结、矛盾、确认和选择的过程中,完成了人格的终极确立,但为之付出的惨重代价,就是他和缪盈、他和萧清——一次被利益,一次被正义——连续毁灭了两次的爱情。最终,田园将芜,故人是否归来?

高璇说:“像书澈和萧清这样价值观担当的青年才俊,经受了如此非一般的人生磨难,我们怎能忍心不给他们一个happy ending?他们之所以会走近,是因为价值观的终极吸引,价值观能够跨越阶级,跨越千山万水。”

【文/王毛毛】

The End

出品 | 北京独舌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监 制 | 李星文

主 编 | 杨文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