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限挑战第四季第四期,穿越到了1984年的浙江温州乐清。没错,就是那个"浙江温州,浙江温州,江南皮革厂倒闭了。厂长黄鹤带着小姨子跑了,我们没办法,只能拿包抵工资"的温州。

这次节目组同样极其用心,游戏开始前,设计了一个环节,六个嘉宾,每个人必须用自己的现金,按照1984年底金价,购买道具金条。

极限挑战穿越1984年温州乐清,这期节目是为实体经济叫屈

极限挑战穿越1984年温州乐清,这期节目是为实体经济叫屈

孙红雷听了,一脸懵逼。为了让嘉宾们出现购买,现金不多,节目组还推出了贴心的接受各种支付方式。

极限挑战穿越1984年温州乐清,这期节目是为实体经济叫屈

黄渤吐槽:剧组经费有限,我们来不是挣钱来了,开始往外掏钱了,你知道吗。

规则和玩笑之后,他们正式穿越到1984年的温州乐清,那时候,刚刚改革开放。

极限挑战穿越1984年温州乐清,这期节目是为实体经济叫屈

五人组汇合了张艺兴。

极限挑战穿越1984年温州乐清,这期节目是为实体经济叫屈

极限男人帮六人来到了黄奶奶家,奶奶看他们整天有手好闲。

极限挑战穿越1984年温州乐清,这期节目是为实体经济叫屈

对他们说,真失望。

极限挑战穿越1984年温州乐清,这期节目是为实体经济叫屈

为了让六个孙子走向正途,出去找工作,奶奶说家里有传家宝,要给一个最能挣钱的人。

极限挑战穿越1984年温州乐清,这期节目是为实体经济叫屈

让他们赶快去桥头市场找活干。

极限挑战穿越1984年温州乐清,这期节目是为实体经济叫屈

挣得第一桶金,就马上回来。

极限挑战穿越1984年温州乐清,这期节目是为实体经济叫屈

于是六个人换了1984年的衣服,出发了。

极限挑战穿越1984年温州乐清,这期节目是为实体经济叫屈

为了找工作,六个人也是拼了。

当一个老板说要招一个漂亮一点的,罗志祥直接变成了朱碧石,搔首弄头。而孙红雷称自己是宇宙第二漂亮。第一给了自己女儿。

最后,六人都找到了工作。

极限挑战穿越1984年温州乐清,这期节目是为实体经济叫屈

黄磊卖哑巴木鱼馄饨。

极限挑战穿越1984年温州乐清,这期节目是为实体经济叫屈

罗志祥做人体点歌机。

极限挑战穿越1984年温州乐清,这期节目是为实体经济叫屈

张艺兴挤马奶。

极限挑战穿越1984年温州乐清,这期节目是为实体经济叫屈

王迅卖小摊。

极限挑战穿越1984年温州乐清,这期节目是为实体经济叫屈

这期素人们也很给力,比如帮黄磊的魔术师,起到了不少招徕顾客的作用。

极限挑战穿越1984年温州乐清,这期节目是为实体经济叫屈

黄渤与孙红雷,两个人的工作最有意思,参加了一项乐清的抬阁表演。

极限挑战穿越1984年温州乐清,这期节目是为实体经济叫屈

孙红雷扮演牛魔王,黄渤扮演的是牛魔王的儿子,红孩儿。

极限挑战穿越1984年温州乐清,这期节目是为实体经济叫屈

最后,黄磊第一个回来,奶奶问,你是向用手赚钱,还是想用脚赚钱啊。黄磊,分析之后,选择了用手赚钱。接着罗志祥也是如此。

极限挑战穿越1984年温州乐清,这期节目是为实体经济叫屈

奶奶说,选择用手赚钱的,得白手起家。

其余四人,张艺兴、孙红雷、黄渤、王迅,四个选择用脚赚钱的,都去做了供销员,就是现在的销售。

最后,奶奶把传家宝"金牙",给了脑子最灵活的黄磊。并让罗志祥辅佐他。

极限挑战穿越1984年温州乐清,这期节目是为实体经济叫屈

黄磊、罗志祥两人快速的开启了厂,拿上了公章。

极限挑战穿越1984年温州乐清,这期节目是为实体经济叫屈

这时,第一笔订单来了。原来对面的白鹭服装厂忙不过来,请黄磊罗志祥帮忙生产10条健美裤。两人高高兴I选哪个接了。

极限挑战穿越1984年温州乐清,这期节目是为实体经济叫屈

节目设定,一个裁缝一小时可以生产两条健美裤,老板要在1个小时候就要。所以他们必须赶快去招聘5个工人。

极限挑战穿越1984年温州乐清,这期节目是为实体经济叫屈

两人前往招聘工人的路上,黄磊发现罗志祥神色不对,眼神躲躲闪闪,察觉弟弟有了自己独立的心思。果断给他105元启动资金,自己一个人去招聘。

极限挑战穿越1984年温州乐清,这期节目是为实体经济叫屈

原来,白鹭服装厂送上门来的订单,并非好事,而是打算坑黄磊一把的。他暗中游说罗志祥,只要帮他把黄磊整垮,就给他一个月50块,还给他30%的股份。

极限挑战穿越1984年温州乐清,这期节目是为实体经济叫屈

目的,就是要压垮黄磊。

极限挑战穿越1984年温州乐清,这期节目是为实体经济叫屈

于是,在桥头的招工市场,罗志祥作为搅局者,不管还给要出多少钱招聘工人,罗志祥都会加价。然而,黄磊自己手上资金有限,只有死路一条,还要赔白鹭服装厂300元。

面对这种绝境,黄磊智商立马发挥出来了。

他干脆把手上剩下的资金都给罗志祥了,说,现在明白了,被人下套了。但是,从来没想过,是自己亲弟弟来整他,现在没心思开场了,只想从桥头跳下去。这番话,深深引起了罗志祥的惭愧,主动把钱退给了哥哥黄磊。

黄磊同时对那些工人说,你们是愿意跟着老实诚信的哥哥,还是跟着不讲信用的弟弟,最后黄磊成功招到了工人,渡过了第一个难关。

从这里,观众可以看出,作为一个实体创业者,多么的困难。

然而,那时候虽然困难,但是还有解决之法。但是现在呢,房地产和金融,极大的榨取了实体经济的每一滴利润。

中国和美国刚刚的贸易战,国家不得不去杠杆,本意是挤掉房地产的泡沫,因为不挤不行,当年日本就是这样被整垮,到现在30年过去了,还没缓过气来。

但是,房地产泡沫还没挤走,金融调控首先遭殃的是实体经济。一大波以前我们在电视广告上能看到的驰名商标,都岌岌可危,哪里还有钱打广告。现在,中国电视上的广告,都非常尬尴。只剩下外国品牌,游戏,以及国有大企业。民营的实体经济品牌的广告,已经基本销声匿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