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人下毒的乌克兰前总统尤先科从俊男变丑鬼,他的脸变好了吗?

2004年的乌克兰“橙色革命”有两大标志:一个是尤先科因中毒变得千苍百孔的脸盘,另一个便是乌克兰油气女皇季莫申科的麻花辫子。亲美派尤先科与亲欧派季莫申科强强联手,击败了亲俄派的亚努科维奇,夺取了政权,也正式拉开乌克兰社会分裂的序幕,为2014年初乌克兰爆发“广场革命”,俄罗斯吞并克里米亚与出兵实际控制闹分离的乌东顿巴斯地区导致国家四分五裂,堕落成欧洲第二贫穷的失败国家奠定了坚实的基础。尤先科中毒,是他个人的不幸。而他与季莫申科、亚努科维奇为了一己之私的政治恶斗,无情地搞乱了国家,致使美丽的乌克兰东西对立、四分五裂、民不聊生。

被人下毒的乌克兰前总统尤先科从俊男变丑鬼,他的脸变好了吗?

1、中毒后的总统候选人尤先科击败强劲对手亚努科维奇,当选为乌克兰第三任总统。2004年,乌克兰举行第三任总统选举,亲美派前总理尤先科、亲欧派前副总理季莫申科、亲俄派时任总理亚努科维奇先后投入选战,争夺总统大位。为了战胜强大的亚努科维奇,尤先科与季莫申科强强联手,组成亲西方的竞选联盟,共同对抗亲俄的亚努科维奇。季莫申科坦言道:“我帮助尤先科赢得总统大位,他帮助我当上总理。”

尤先科与季莫申科联手,尽管给亚努科维奇带来了巨大的挑战,造成空前的压力,但在总统大选的第二轮投票中败下阵来。无论是尤先科、季莫申科,还是他们背后的支持势力欧洲、美国都不甘心认输,美欧7个国家的驻乌克兰使馆,以及4个国际组织共同出资,对乌克兰的2.8万选民进行了一次“投票调查”,宣布尤先科的得票率为54%。一番操弄后,2005年1月20日出版的乌克兰最高苏维埃(议会)的机关报《乌克兰之声报》和政府的机关报《政府信使报》公布了乌总统大选的正式结果,尤先科以51.99%的得票率击败亚努科维奇,当选乌克兰总统。1月23日,尤先科宣誓就任乌克兰第三任总统,直到2010年被老对手亚努科维奇击败,永别总统府。

在竞选期间,被誉为“乌克兰最性感的美男子”的尤先科遭人下毒,迫使他离开总统大选数周时间。经奥地利的医生诊断后,尤先科被诊断为严重的二恶英中毒,经过治疗保住了性命,却在脸上留下了坑坑洼洼的大量疤痕。

经过治疗,尤先科回归总统选战,频繁出现在竞选集会,向选民展示他的这张骇人的脸庞,并发表四平八稳的演讲。最终,他艰难地击败了强敌亚努科维奇,坐上了总统大位,在亚努科维奇、季莫申科的“合作”下,乌克兰政坛的三巨头成功地制造了国家的东西部的对立,以及亲西方与亲俄罗斯的旷日持久的攻讦与撕裂。

被人下毒的乌克兰前总统尤先科从俊男变丑鬼,他的脸变好了吗?

2、尤先科中毒案成了悬案,他虽然宣称自己知道谁是下毒者,却三缄其口,一直保密着。在2004年的总统竞选期间,尤先科找人下毒,脸部皮肤留下严重的痘疮伤疤。给他诊治的瑞士日内瓦大学医院皮肤科负责人让-伊莱尔·索拉表示:“尤先科血液中二恶英的含量是正常值的1000倍,这么多有毒物质进入他的身体不可能是偶然事件……我们认为他是一次性中毒,中毒时间就在2004年9月,之后马上出现症状。” 如果剂量再大一点,尤先科就会在总统选举结束前中毒身亡。

谁给尤先科下毒的?2004年12月12日,尤先科透露今年的9月5日晚,他和乌克兰国家安全局局长斯梅什科等多位安全官员在基辅郊外的一幢乡村别墅里举行碰头晚餐,磋商大选期间他的安全保卫议题,谈得很顺利,宾主间的气氛非常轻松愉快,双方都吃了不少东西。十天后,尤先科身体不适,赶到维也纳的医院诊治,确诊他中了剧毒二恶英。回国后,他告诉议会各位议员有人要谋害他,他宣称:他的政敌(暗指另一个总统候选人、时任乌克兰总理亚努科维奇)安排国家安全局中的内线在晚餐中掺入了毒药,残害他的人最后“都藏在了莫斯科”。

此后,尤先科的阵营放话,说他们早在今年7月份便从不同的渠道得到情报,有人要暗杀尤先科。乌克兰国家安全局坚决否认对尤先科下毒。尤先科的支持者迅速将矛头指向尤先科的竞争对手、乌克兰总理亚努科维奇。亚努科维奇的助手否认了指控,并且认为尤先科在即将再次举行投票前夕公布病情“真相”,其目的是“抹黑”亚努科维奇,影响选情。

乌克兰执法机关在尤先科中毒后便介入调查,可是,十三年半过去了,谁是下毒者依然成谜。

尤先科曾经宣称,破案人员已经查明,到底是什么人以什么方式投毒暗害他。但他死活也不肯透露谁是凶手,此案成了一桩悬案。为此,流亡英国的俄罗斯著名寡头别列佐夫斯基指责尤先科不敢说出给他下毒的真凶,中毒案背后真正的策划者。

被人下毒的乌克兰前总统尤先科从俊男变丑鬼,他的脸变好了吗?

3、现如今,尤先科已经基本恢复了健康,生活一切正常,也没有远离政治,并热衷于搞收藏,经常会见东方的一些不知名的收藏家。尤先科中毒后,经过数年的持续治疗,到了2007年1月,尤先科“解毒”成功,身上的二恶英减少了80%,基本恢复了健康。

2007年10月,尤先科在接受采访时透露:“我中毒后已经接受了24次大手术,我的业余时间总是用来做手术。”他的主治医生之一-伊莱尔·索拉透露,此外,尤先科还接受了几十次小手术。他说:“在中毒后的头三年,尤先科总统一直受到剧痛折磨,那真是一种酷刑。”

十几年过去了,尤先科的病情已经根治了,他那张狰狞的脸庞逐渐恢复了往日的模样,依稀在线了青年时的迷人风采,这是他个人的幸运,然而,他在祖国乌克兰却在他、季莫申科、亚努科维奇的操弄、恶斗下四分五裂、千苍百孔、民不聊生、暗无天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