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莹颖案再起波澜!绑架过程录音来了,却无法当证据?

导读

尽管美国检方以绑架杀害罪名指控被告克里斯滕森,但自2017年6月消失的章莹颖究竟在哪里仍是一个谜团。近日,章莹颖案再起波澜...

据海外网和中新网报道,中国访问学者章莹颖在美国遭绑架致死案近日再起波澜,此案被告克里斯滕森一方声称“检方取得录音文件等不合法”,美国联邦法官决定,将在12月举行听证会,听取被告提出的相关动议。

录音惊人:嫌犯描述了如何绑架章莹颖

综合美国伊利诺伊州《新闻公报》及《世界日报》报道,这些录音由自愿携带监听录音器材的克里斯滕森女友录制,内容惊人。

章莹颖案再起波澜!绑架过程录音来了,却无法当证据?

章莹颖案嫌犯克里斯滕森。来源:中新网

检方表示,在其中一段录音中,当时正参加章莹颖平安祈祷会的嫌犯向女友解释了自己心目中“一个理想受害者的特征”,并在人群中挑选潜在的受害者。

而在另一段录音中,克里斯滕森则是描述了自己如何绑架章莹颖,以及将她带到公寓时,这名中国女孩是如何奋力反抗的

针对录音,被告声称取证违法

在2017年被捕后,克里斯滕森目前被关押在伊利诺伊州当地监狱,他一直通过律师提出各种反驳与质疑。被告声称,他当时的女友是“被迫携带录音器材”,并认为FBI非法没收了从自己公寓中取得的证据。

对此,检方也予以了反驳,指出克里斯滕森的女友事前签下了同意携带录音器材的意愿书。而FBI到他的公寓搜查也是合法的,因为克里斯滕森的妻子自愿同意接受搜查。

据悉,有关类似取证是否合法的听证会将在12月17日和18日举行,如有需要也可能会延长到19日。此外,法官预计还将在12月14日会听取辩方律师提出的“该案只是州级案件”的动议。

另据报道,12月中旬的听证会,除了被告主张录音不能作为犯案证据外,辩护律师也提出“质疑检方使用克里斯汀森狱友供词”的动议

克里斯滕森在2017年6月30日被FBI逮捕。2017年7月,检察官正式对克里斯滕森提出控诉。此案已经延期到了2019年4月2日开始审判。在此之前,克里斯滕森将继续被看押。

线人称嫌犯冒充警察诱拐章莹颖上车

中新网此前报道称, 据美国侨报网报道,一名与嫌犯克里斯滕森关在监狱的线民作证说,克里斯滕斯向章莹颖出示警徽,冒充警察诱拐她上了车。

据当地媒体报道,检方获得了一名2017年与克里斯滕森一起关在梅肯县监狱的线民的证词。虽然辩方坚称该线民是受到了执法机构的指使,但检方说,他刚好被关在克里斯滕森的隔壁,两人因此建立了联系,后来执法机构才获得了相关证词。

据称,克里斯滕森告诉这名线人,“他向章莹颖出示了警徽,告诉她他是一名警察,从而诱拐她上了他的车。”检察官写道。

章莹颖案再起波澜!绑架过程录音来了,却无法当证据?

章莹颖。来源:中新网

章莹颖到底在哪?至今未找到

尽管美国检方以绑架杀害罪名指控被告克里斯滕森,但自2017年6月消失的章莹颖究竟在哪里仍是一个谜团。

据悉,章莹颖最后一次现身是在2017年6月9日,她在校园的一个公交车站附近上了克里斯滕森的车。

章莹颖失踪至今一直未被找到,在漫长的等待过程中,她的家人经历过焦虑、期盼、绝望、到仍不放弃希望的过程。

此前报道

章莹颖母亲几乎每天哭一场

每到深夜都拿出手机想跟女儿聊天

据钱江晚报报道,章莹颖失联后,她的母亲叶丽凤、父亲章荣高和男友侯霄霖曾前往美国寻找,并旁听法院开庭。

2017年11月回国后,章荣高去医院检查,“浑身是病”。“发一整天呆,最后把自己打醒。”章荣高甚至彻夜游荡在街上。

但他说,“我必须挺住,要不然我老婆也挺不住。”

章莹颖高考那年,语文成绩刷新了建阳区近二十年的高分纪录。新闻循环播出一个多星期,章荣高倍感荣光。

回头看去,人们发现这个女孩太多的美好:她是“学霸”,热心公益,还是乐队主唱,她和男朋友侯霄霖相恋8年,是大学里的“风云情侣”。

如果不是那次致命相遇,她本该顺利完成学业,再回国寻觅一份高校教师的工作。章荣高说,女儿一直想当个老师。

章莹颖的男朋友侯霄霖时常会打电话来问候。“小侯是个很讲情义的孩子。”章荣高说,侯霄霖也在默默承受痛苦,因为一直在美国找寻,学业也受到影响。

2018年春节前,侯霄霖曾提出陪章荣高一家过年,但章荣高没答应,他不想影响侯霄霖。年夜饭饭桌上,他们给章莹颖留了一副碗筷。

正月初四,侯霄霖赶到建阳,陪伴了章荣高一家几天。

有时,叶丽凤会不由自主地,“啊”地一下高声喊叫起来。“我在街上看到有人很像我女儿,眼泪一下子就掉下来了。”

邻居有时抱着家里的小外孙来看叶丽凤,那是叶丽凤最心酸的时刻。

在女儿出国前,她曾和女儿商量,等到八九月份,就和侯霄霖的妈妈在北京见个面。她盘算着,婚宴酒席得早点定下来。

偶尔心情好转,叶丽凤和丈夫“约定”:“我们就当女儿还在读书,只是很久不回来了。”

每天上午9点,约摸是美国傍晚时分,叶丽凤开始不安。她忍不住掏出手机,想和女儿在微信上“聊天”。

有时,她也会拨通视频通话,听到系统铃声不出意外地响起,又不出意外地提示无人接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