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杨斌国

10月27日,俄罗斯外交部下属防扩散和军备控办事处副主任安德烈·别洛乌索夫表示,联合国大会第一委员会拒绝提交俄罗斯保留《中导条约》的提案供审议,可能会在不久的将来严重影响世界安全,各国将对此决定感到后悔。俄罗斯正在为保护自己的国家和利益做准备,有别于美国的是,该国正在准备一场战争。“在不久前的一次会议上,美国表示俄罗斯正在为战争做准备。是的,俄罗斯正在为战争做准备,我证实这一点。是的,我们正在准备保护自己的国家、领土完整、原则和人民。我们为这一战争做准备。但我们与美国有重大区别。从语言学上来看,在俄语中和英语中区别只是一个词:俄罗斯正在为战争做准备,美国正在准备一场战争。否则美国为什么要退出条约,增强其核实力,发布降低核武器使用门槛的新核学说? 这是我们所有人的问题。”

俄罗斯必须成为敌人,要么服软要么核战?特朗普这次打普京7寸

杨斌国评论:美国政府宣布退出《中导条约》事实上并不是表面所宣传的那么简单,而博尔顿的莫斯科之旅一路“撒谎之旅”忽悠了一部分俄罗斯人之外,把矛头指向与此事核心意义不大的方向,完全是在混淆视听。不管是美国总统特朗普还是国家安全顾问博尔顿都没有说实话,他们要退出《中导条约》的真实目的。但实际情况是俄罗斯和欧洲是两大主要目标,而俄罗斯是重要指标,而且没有之一。

至于博尔顿满口谎言,指鹿为马的在这两地区核心问题上之外找到的借口全是胡说八道,转移目标。作为安抚俄罗斯和环节大战之前的气氛为代价,特朗普指示博尔顿邀请普京明年访问华盛顿,但这种表面的“重大礼遇”往往说明,桌面下已经准备“暗流涌动,凶险异常”,邀请正式访问只能是做出一个高姿态“友好”。

这种套路在国际外交关系中使用很常见,至少美国不想与俄罗斯表面上“撕破脸”,因为启动与俄罗斯接下来的军事对垒可能引发的风险会导致世界大战,甚至是核大战。在做出决策时,防控风险是有必要的。

这种办法对于俄罗斯来说不是完全就代表“死路一条”,而美国希望的结果是“不战而屈人之兵”。能不动刀枪,最终让俄罗斯服软是最好。美国这种两头堵,一头放的战略决策很明显是总结历史得来的结果。在西方眼里,俄罗斯民族具有“冲动和热血”,要么一战到死,要么自我结果。

俄罗斯必须成为敌人,要么服软要么核战?特朗普这次打普京7寸

美国给俄罗斯设的局已经很明显,老问题拿欧洲作为鱼饵,《中导条约》退出结果就是重新部署携带核弹头的中程甚至短程导弹在欧洲,瞄准的目标只能是俄罗斯。对于俄罗斯来说选择时硬性的也是线性的,进则与欧洲为敌,重新陷入冷战局面。欧洲只能重新回到几十年前的老局面,完全依附和捆绑在美国战车上。美国人的打算正是如此,让欧洲真正臣服的最好办法就是“为他们找一个强大的敌人!”而“冲动”的俄罗斯最符合目标。

俄罗斯为了避免再次陷入“冷战陷阱”会选择退让吗?毫无疑问美国算好了俄罗斯的退路,美国战略会紧紧跟随俄罗斯“撤退”的步伐,如影随形。要么成为敌人,为我所用,要么臣服,唯我独尊。收缩战略绝不是美国希望看到的俄罗斯结果。

对于离心离德又不听话的欧洲来说,拿出来与俄罗斯“碰瓷”是最好的命运。几十个分散的欧洲国家不太可能“铁板”一块,德法虽然有心可能也无力组织整个欧洲国家允许美国把导弹部署到欧洲某个小国版图上。除非欧洲强力出台法令能够阻止整个欧盟做出法律层面的“阻断令”,但这种难度对于相对分散的欧洲来说非常之高。

俄罗斯必须成为敌人,要么服软要么核战?特朗普这次打普京7寸

对于普京领导的俄罗斯来说,这无疑是一场艰难的“防守反击战”,之所以不能用“阻击”,而是这种时候用被动来应对毫无意义。除非另辟蹊径,跳脱常规思维,不守旧且防止“前苏联”式冲动,才能步步为营化险为夷。从俄罗斯近几年的“游戏手段”可以看出虽然难度很高,未必会落入美国的“彀中”。

核子猎潜艇原创作品,没有授权,不得转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