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生活,真的很好。

零社交,就是目前最想要的生活状态

不知道是不是步入30+以后,精神和体力都走下坡路,这两年,发现自己正在变得越来越宅。

没有原因的宅,不想逛街,不想参加饭局聚会,不想跟人交流,不想参加任何娱乐活动,嫌换衣服化妆麻烦,如果可以,连头都不想洗,周末就油腻腻捂在几十平方空间里,看美剧吃外卖,有时候吃到一半会忽然回光返照式顿住、惊叹:我到底在干嘛啊?!我为什么变成这样了?!

零社交,就是目前最想要的生活状态

这时候脑子里会浮现那些孤独死在家里的日本老人,就有点害怕,然后强迫自己出门绕小区散步一圈,权当代替上述所有类型的交际,聊表慰藉。

其实也只是缓解下焦虑,过后照样宅,我不禁怀疑,喜欢独处会不会是一种病?一种逐步边缘化的社交病症。

不禁想起芬兰人的社交恐惧症,他们对空间和距离关系超乎想象敏感的态度,透露着西方人特有的固执,莫名想笑,可是笑过之后仔细想想,好像我们自己也是这回事。

零社交,就是目前最想要的生活状态

芬兰人排队的日常情景

昨天夜间散步,经过一片没有路灯的区域,看到一个小男孩在叫他爸爸起来,因为光线太暗,我猜测这对父子可能是骑电动车摔倒了,想过去帮忙,可是又觉得自己贸然上前会不会给人造成困扰,也许他并不希望别人看到自己摔倒的样子呢?我就这样在踌躇和自问自答中走远。

零社交,就是目前最想要的生活状态

但过后还是非常后悔,为这种莫名的过度思虑感到不安。想起大学的时候坐火车二十几小时,能和周围一圈不认识的人从上车聊到下车,现在呢,坐电梯有人稍微挨近点就忍不住自己钻角落去了,你能说芬兰人的社交恐惧病态吗?只怕我们自己更严重吧!

随时随地防备着任何形式的空间入侵,这很病态,但既然社交被认为是一种入侵,那么自然也不会想去主动交朋友,回想这几年,圈子里的人似乎都没变过,基友还是那么几个,老脸还是那么几副,让我想起程又青语录著名的初老症状第八条:懒得交新朋友的原因,是因为懒得重头交代自己的人生。

懒得从头交代自己的人生,多么精辟的道理!

就是说,可以不用耐心地坦白自己的前世今生,一步一步小心翼翼实践那些与人交往的规则,就把那些功利的东西放掉,不取悦谁也不被谁取悦,凡事以自己觉得舒服为基本准线。

简直是佛系人生了。

但我还是非常能理解那些一到下班点就飞奔出去嗨、假期各种约局的年轻人,毕竟都是从那个时期过来的,有同理心,只是现在更喜欢一个人呆着,如果不买东西,一个礼拜不出门也没关系,我离低欲望状态已经不远了,除了离不开信息时代的标志性几大件:手机电脑iapd,我大致上做到了无欲无求,相信不久以后,一个人上终南山过清苦的农耕生活也没问题了。

嗯,这就是目前最想要的生活状态,一边打字的我,一边在翻通讯录,曾经的老友,已经熬成通讯录里一串陌生的数字,就这样吧,相忘于江湖最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