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非洲国家喀麦隆,至今还存在着一种古老和令女孩子痛苦的陋习:为阻止乳房生长紧裹胸部或者用烧热的石头熨烫。现在,一个妇女小组通过在学校进行宣传活动向这一陋俗宣战。

反抗非洲的“熨胸”陋俗

艾尤诺·恩东(Winnie Eyono Ndong)站在喀麦隆首都雅温得一所国营小学的的教室里,向在场的70名9至11岁的男、女学生讲述着她的人生经历。这位在雷纳特(Renata)组织工作的年轻妇女谈论的是喀麦隆的一个禁忌话题:"熨胸"。尽管为此做了大量宣传教育工作,但是直至今天,在拥有2500万人口的中非国家喀麦隆,一直还在延续着这一陋习。

连续7年来,恩东与其同事们每周都要来学校进行宣传教育工作。她从事这项工作纯属偶然:恩东刚进入成年便怀孕。但是女儿降生后她对孩子不感兴趣。她的一些亲戚邀请她和其他女孩子去参加一个专为年轻母亲组织的报告会。她说:"去的动机只是因为车费报销。"然而结果是报告会令恩东非常激动。她第一次有了这样的感觉:"我的生活尚未结束。"

祖母的伤害

2005年成立的雷纳特组织主要致力于帮助青少年母亲认识到"熨胸"的危害及其后果。现年27岁的恩东就是受害者。9岁那年学校放假时她被送到乡下祖母家,一个堂姐告诉她自己要被熨胸。她看到祖母将一个小铲子放进火中烧热,之后压在堂姐的胸上。她说:"当我看到堂姐大哭时,我还在想,这么小的一个烫铲子会造成这么大的痛苦吗? 而堂姐对我说:"疼痛难忍。"

几天之后,恩东就亲自体会到热锅铲熨胸是多么的疼痛难忍了。她回忆说:"我的胸部胀痛,乳房开始发育。"当我把这个情况告诉奶奶时,她微笑着打量了我。到了晚上恩东便也被迫接受所谓的"熨胸"。当她向学生们讲述这件事情时,她的声音响亮而清晰。

故意给乳房"毁容"

迄今很少有关于"熨胸"陋习的信息。2013年最新的一次调查是在国际合作组织协助下完成的。与2005年的调查结果相比被"熨胸"者的数量减少了近一半。但是5914名受访者中,12%的人承认有过"熨胸"经历。据雷纳特组织的发言人福乌达(Catherine Aba Fouda)说,这种陋习在邻国多哥和乍得也存在。"只是这些国家迄今不认为这是个问题。即便是个问题,人们也不知道如何说才好。它已经深深扎根于当地的传统和文化。"

反抗非洲的“熨胸”陋俗

"熨胸"的技术也有很大差别。用热铲熨胸经常导致烫伤。恩东的祖母给她熨胸之后,每天给她按摩3次,为的是阻止小孙女的乳房生长发育。有的时候还用宽松紧带束紧胸部,目的就是阻止乳房的发育,至少是让乳房长得外形丑陋。雷纳特组织的发言人福乌达说,喀麦隆北部的有些妇女告诉我们,"这样做是为了保护女儿不遭遇童婚。""而该国西部的人则说,如果一个女孩子乳房发育过早,对其今后的成长没有好处。因为会吸引男孩子的目光,影响学习。

反抗非洲的“熨胸”陋俗

草药可以缓解烫伤的剧痛,却无法治疗陋俗对于少女的伤害

当地人认为难看的乳房可以避免遭受到性侵。福乌达则不相信这种看法。为此她讲述了自己生活中的一个悲惨经历。由于害怕祖母再给她疼痛,她躲进了森林。一位大叔发现她后对她说:"如果你的祖母喊你,我去和她谈。你不会再受到任何骚扰。"然而,这位大叔不仅没有保护她,反而奸污了她。恩东说:"但是在村子里没有人相信我。那位大叔对人说,是我自愿的。 "

性是禁忌话题

课堂上的这些男、女学生正是当年恩东遭遇熨胸和奸污时的年龄。她做完简短的报告之后,课堂上立即举起了无数只提问的手。一位男孩子想知道恩东当时为什么没有得到救助。一个女学生问,为什么男孩子和男人会突然对女孩感兴趣。另一位学生想知道还有哪些更严重的后果。恩东耐心的回答着学生们的提问并告诉他们,至今她还有疼痛。

孩子们的班主任奥林嘎( Emmanuel Dieudonné Nkodo Olinga)说:"三年级学生已经有了进入青春期的迹象。这样的活动具有启蒙作用。"然而这并非可以在公共场合公开谈论。因为性在该国始终是禁忌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