赫鲁晓夫之子:麦凯恩虽死,美国遏俄政策不会变

赫鲁晓夫之子谢尔盖·赫鲁晓夫

美国资深参议员麦凯恩去世之后,旅居美国的赫鲁晓夫之子谢尔盖·赫鲁晓夫接受俄《共青团真理报》专访,称以仇俄立场著称的麦凯恩去世,对美国对俄政策不会产生任何实质性影响。在相当长的时间内,美国仍将坚持目前的遏俄制俄方针。采访内容摘要编译如下:

“麦凯恩过份高估了自己”

俄《共青团真理报》记者(以下简称“记”):谢尔盖·尼基季奇(对小赫鲁晓夫的尊称),强硬反俄分子、美国参议员麦凯恩于上周六去世。国内政治学者评论称,美国对俄政策可能会有所转圜,不像之前那样极富敌意了。会是这样吗?

谢尔盖·赫鲁晓夫(以下简称“赫”):麦凯恩走了,但他对美国政策毫无影响力,他早已沦落至政治的边缘。他只是纠缠于清算与特朗普的旧账。后者不仅在党内选举中胜出,而且对自己极尽侮辱。特朗普曾说,麦凯恩除了被俘之外,没有任何其它的功绩。事实也的确如此。

赫鲁晓夫之子:麦凯恩虽死,美国遏俄政策不会变

1973年,麦凯恩被释放

记:指的是越战期间被俘吗?

赫:对,麦凯恩当时是飞行员,飞机被击落,自己被人俘虏了。

但他这个俘虏当得很舒服,因为越南人知道他的爸爸是将军,是太平洋舰队的司令。他们一直期望拿麦凯恩交换自己的战俘。

麦凯恩从北越释放回国之后,当了一名参议员的助理,后来决定自己竞选议员。总而言之,他过份地高估了自己。对,他曾经积极参与美国政治进程,但最近一段时间对美国政治几无影响。

所以我重申一下自己的观点,(麦凯恩之死)什么也改变不了。

“俄美关系2020年底前不会改善”

记:能否再详细解释一下……

赫:一方面,美国当前的反俄政策源于希拉里对特朗普的“通俄门”(这也是希拉里认为自己大选失利的根本原因)指控。希拉里无法接受美国人民不选她的事实,她得找个人“背锅”。于是,就有了所谓的“都是普京的错”。

另一方面,美国作为超级大国,总是倾向于打压那些特立独行的国家。其实,早在十年之前,普京2007年慕尼黑演讲之后,美国人就动了惩罚俄罗斯的念头。

赫鲁晓夫之子:麦凯恩虽死,美国遏俄政策不会变

(麦凯恩是坚定的仇俄派,一贯主张制裁打压俄罗斯)

记:美国的对俄制裁呢?

赫:我认为,特朗普本人愿意取消这些制裁,但他不敢违背美国的整体反俄情绪。(如果取消制裁),人们就会再次指责他,称这是他对普京“唯命是从”的又一明证。

其实,没多少人会在乎俄罗斯。特朗普也不是太在乎俄罗斯……

记:如果不在乎的话,那也不会对俄这么歇斯底里了……

赫:真正让他们不安的是中国,还有一个劲敌是伊朗,而俄罗斯“表现不好”,和伊朗交上了朋友。

记:原来是这样!

赫:所以我们(俄罗斯)不必指望俄美关系会有所削弱,或者有所回暖。这一政策(指美国当前遏俄制俄政策)会持续相当长时间,至少会持续至特朗普任期末,也即2020年底。而特朗普会否再次当选,谁也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