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太日报编译:梁晨婕

2014年1月,五岁的迈克尔·科马克被发现溺死在了学校厕所的便坑里,那时他才刚刚入学一周。

他的父亲詹姆斯·科马克永远都不会忘记那一天,当他带着BBC记者再次回到位于南非北部的切尔村小学时,他仍然难掩心中的痛苦。

“当我进到厕所的时候,我只能看到从便坑里伸出来的一双小手”,他说,“有些人会朝便坑里看,但没有人想过把他捞出去,这是我经历过最悲伤的事情。”

“任何人都不应该那样死去。”他停顿了一会儿才能继续说,“他一定试图呼救甚至是想爬出去。我真的很难接受我的儿子在这样肮脏的环境里孤独害怕地死去。”

詹姆斯目不转睛地盯着那排整洁的砖砌厕所隔间,那是在他儿子死后修建的,就在距离锈迹斑斑的旧铁皮厕所几米远的地方。

校方说,当时迈克尔正在上厕所,便坑上的铁皮座突然坍塌,他和那些铁皮还有一个白色的塑料盖一起掉入了坑里。

南非学校的厕所丑闻:孩子溺死在便坑里

迈克尔的父母

回到他们位于波罗克瓦尼( Limpopo省的主要城市)的家中,詹姆斯告诉BBC记者他想为迈克尔的死讨个公道。

在一家人权律师事务所的帮助下,詹姆斯将对最近的法院裁决提出上诉,此前,法院驳回了他们对该事件的赔偿要求。

这起诉讼是针对 Limpopo省教育部门的,詹姆斯和家人认为他们疏忽大意才酿成了儿子的悲剧。

这家人权律师事务所的Zukiswa Pikoli告诉BBC记者:“迈克尔事件是一个悲剧,但它也是这个国家公立学校设施糟糕状况的一个例证。”

“当听到这件事的时候,我们非常震惊。我们不可能不帮忙。我们已经将此案提交到了南非最高法院。”

詹姆斯并不是唯一一个以这种方式失去孩子的父母。

今年3月,伦卡·米赫斯瓦在她所就读的卢纳小学里失踪,没有任何踪迹。当时她所在的村庄接到通知进行了整夜的搜捕,但一无所获。

第二天,警察回到了她最后一次露面的学校,一群嗅探犬把他们带到了那个可怕的地方——她小小的身体躺在一个黑暗的、满是粪便的便坑底部。

在她去世后,南非新总统西里尔·拉马福萨呼吁在2018年年底前根除茅坑厕所。

但这个雄心勃勃的计划需要资金的支持。

卫生设施被常年忽视

虽然获得干净的卫生设施是南非宪法规定的一项基本人权,但许多学生除了使用便坑外别无选择。

南非学校的厕所丑闻:孩子溺死在便坑里

迈克尔出事的便坑厕所

在南非:

-有超过4500所学校使用便坑厕所

-很多是由廉价的金属搭建而成,粗制滥造而且敞在空气里

-Eastern Cape, KwaZulu-Natal 和Limpopo省份的情况最为糟糕

-Eastern Cape有61所学校根本没有厕所,1585所学校只有便坑厕所

-KwaZulu-Natal省有1379个便坑厕所仍在使用

-Limpopo省至少有932个不安全的厕所

情况为什么会这么糟糕?

分析人士说,在一定程度上这是种族隔离的留下的后遗症,在白人少数群体的统治下,几乎没有资源会分配给穷人,尤其是黑人孩子的学校。另一个原因是政府没能维护现有的基础设施。

一份临时的政府报告显示,政府希望在私营部门的帮助下投入超过110亿兰特(约合8.76亿美元)提高基础卫生设施。

教育部官员伊利亚•赫兰加说,“我们必须解决多年来所忽视的问题,变革即将到来,哪怕进展缓慢。”

他补充说:“希望这两起悲剧事件能让所有人认识到事情的严重性。我们也收到了大家的关注,他们提出要帮助我们筹集资金。”

“我们希望看到学校里的所有孩子都能使用安全的设施。”

老师在厕所巡逻

在Limpopo省的另一个村庄,迈克尔去世的消息改变了学校的常规。

南非学校的厕所丑闻:孩子溺死在便坑里

在迈克尔出事小学附近的另一所小学,校方强制要求学生们结伴上厕所

Sebushi是一所朴实无华的小学,但一向干净整洁。在学校菜园的后面,有一排便坑厕所。厕所后面有很大的开放空间,老师们会在那里监控学生使用厕所的情况。

“每天早上6点开始,老师们就在厕所附近巡逻,监控所有进出厕所的人,”这所学校管理机构的主席约瑟夫·马西什说,“我们不希望迈克尔的事情在我们学校里发生。任何孩子都不应该死在便坑里,这是不人道的。”

南非学校的厕所丑闻:孩子溺死在便坑里

图片左侧的砖砌厕所隔间,在他迈克尔死后修建

现在,迈克尔所在社区里的许多人都被鼓动起来采取行动。他们正在努力为该地区的所有学校修建新的厕所,以此纪念这个生命过早结束的小男孩。

(来源:亚太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