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 高升

本报讯 索罗斯近日表示,美元飙升和新兴市场的资本外逃可能导致另一场重大的金融危机发生,并警告称欧盟的生存威胁即将到来。索罗斯称,目前可能正在走向另一场重大的金融危机。截至5月29日,索罗斯的家族基金持有欧洲公司股票空仓规模约2.56亿美元。

索罗斯担心“欧洲正处于生存危机” 已经持有空头头寸

索罗斯称,所有可能出错的东西都出了问题,包括难民危机、紧缩政策等。他还严厉批评了英国脱欧,表示这可能带来欧盟的“领土崩解”。他认为,“欧洲正处于生存危机”已经不再是一种说辞了,而是残酷的现实。他表示:“我们可能正在走向另一场重大的金融危机”。

据悉,索罗斯认为,尽管紧缩政策最初曾发挥作用,但对紧缩的依赖已经损害了欧元,并正在加剧欧洲危机。对于英国脱欧问题,尽管英国留在欧盟的经济理由很充分,但欧盟需要将自己转变成英国等国家渴望加入的联盟,这样才能强化欧盟。据彭博社数据显示,索罗斯家族基金持有欧股空仓规模约2.56亿美元,其中半数以上来自斯德哥尔摩上市的瑞典矿商Boliden、伦敦上市的英国银行Clydesdale、Yorkshire母公司CYBG、伦敦上市披萨连锁店Dominos Pizza Group、德国罐装及包装设备制造商Krones、英国电力设备供应商Aggreko,其空仓规模分别为5511万美元、3018万美元、2263万美元和2016万美元。

强美元“收割”新兴市场 多国货币大幅贬值

最近一段时间,美元指数单边上涨,与此同时,新兴市场面临严重的流动性不足。阿根廷、土耳其等国货币大幅贬值,已经引发当地汇市、债市、股市多重动荡。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保罗·克鲁格曼甚至发文称,“1997年的危机会再次来临么?新兴市场正在发生一些变化,至少有一点老式金融危机的意味。”

首先倒下的货币是阿根廷比索,今年以来,阿根廷比索兑美元已大跌超30%,其中5月的跌幅更是达20%,面对“一泻千里”的比索,阿根廷政府发起了汇率“保卫战”,十天内连续加息三次将基本利率从27.25%上调至40%,六天内动用50亿美元干预汇市,然而难抑颓势。据彭博报道,阿根廷政府已向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寻求300亿美元的信用额度。

接着倒下的是土耳其,今年以来,土耳其里拉兑美元跌幅已超21%,光是5月份就下跌了超过13%。此外,巴西、俄罗斯、南非和波兰等新兴市场货币也出现了不同程度的贬值。与此同时,自4月中以来,美元指数一路高歌猛进,涨幅已突破5%。强势的美元是引爆上述新兴市场风险的导火索,但藏在表面之下的则是在这些经济体积聚已久的长期问题。分析指出,在美元走强之下,货币贬值对那些依赖外部融资的地区带来很大风险,因为强势美元将增加这些国家对外融资成本和外债负担。

亚太股市集体走弱 沪指收盘大跌2.5%

亚太股市周三集体走弱,沪指跳空下行,收盘大跌2.53%,日K线六连阴。两市合计成交4383亿元,行业板块几乎全线尽墨,黄金板块逆市大涨。

其它市场方面,日经225指数收盘下跌1.52%,收报22018.52点;韩国KOSPI指数收盘下跌1.68%,收报2415.93点;香港恒生指数收盘下跌1.40%,收报30056.79点;台湾加权指数收盘下跌1.30%,收报10821.17点。

国泰君安认为,站在当前时点,市场将以震荡反复为主。在这种态势下,市场风险偏好不同主体之间的行为将出现显著分化——风险偏好较高的投资者将不确定因素更多地理解为短期扰动,交易行为更为激进,而风险偏好较低的投资者则非常重视不确定因素对市场的影响,交易行为明显倾向于防御。

意大利局势有所缓和 美股高开道指盘初涨约130点

除了索罗斯的看空言论以及新兴市场的金融动荡,外围市场并非完全没有好消息。最新消息显示,近期备受担忧的意大利局势有所缓和,美国股市周三开盘,道指盘初涨约130点。隔夜大跌的银行股集体反弹,摩根大通、高盛均涨逾1%。

欧洲市场止跌反弹,意大利国债在经历几天重挫之后也终于有所反弹,截至发稿,10年期、2年期国债收益率分别重回3%、2%下方。富时意大利MIB指数涨1.72%,德国DAX30指数涨0.72%,英国富时100指数涨0.15%。

盘前公布的数据显示,美国一季度GDP增速修正为2.2%,不及预期和初值。美国5月ADP就业人数仅增长17.8万人,不及预期,上月数值也遭下修。分析认为,由于近期美股市场下跌较快,需要有技术性修复,在利空消息稍有缓解的情况下,市场就可能迎来喘息之机。这也可能为A股市场营造相对较好的外部环境,为超跌反弹带来契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