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地时间周六5月26日午夜12点,哥伦比亚将关闭与委内瑞拉的边境线,迎接周日即将到来的第一轮大选。

这是哥伦比亚对委内瑞拉难民汹涌而至的不得已之举,还是对这个意识形态与自己针锋相对的邻国进行的某种表态,不得而知。但是就目前民调情况来看,哥伦比亚可能会选出半个多世纪以来的首位左翼领导人:这将是哥伦比亚政坛上一个不可小觑的变数。

目前,领跑民调的两位候选人分别是来自极右政党、前总统乌里韦的门生伊万·杜凯(Iván Duque),以及来自左翼独立党派、前波哥大市长古斯塔沃·佩德罗(Gustavo Petro)。

在路透社制作的拉美主要国家政治倾向分布图中,只有哥伦比亚和墨西哥两国从世纪初至今一直由右翼领导人担任总统。同时,只有委内瑞拉从未有过一名右翼总统。如果哥伦比亚左翼此次实现了胜利,他们和委内瑞拉的关系会走向何方?他们与重要贸易盟友美国和欧盟的关系又会如何发展?而如果右翼夺得总统宝座,国内的武装势力又会有什么反应?

哥伦比亚大选民调素来以不准确著称,虽然现在杜凯领衔民调支持率,并甩开了第二名的佩德罗将近十个百分点,在真实的大选中,这一结果还很有可能被逆转。

这两位立场截然不同的候选人的从政背景也相当迥异。现年41岁的杜凯来自哥伦比亚最大反对党民主中心党,拥有前总统乌里韦的背书。他曾担任美洲开发银行的律师,2014年当选为参议院议员。虽然从政经历不长,但他的政治立场非常强硬,主要的执政目标是彻底消灭哥伦比亚民间武装FARC(哥伦比亚革命武装力量),反对现任政府正在开展的和谈。这一立场和乌里韦一脉相承。对毒品问题,他也持类似态度,希望与美国合作加大对毒品走私贸易的打击力度,对毒品零容忍。

他的对手佩德罗不仅没有国内主要党派的支持,还曾经是一名左翼游击队的成员。58岁的他在17岁时就被招募进入了哥伦比亚M19(4月19日运动)组织,这是一个主要由学生和知识分子组成的左翼游击队。他没有亲身参与战斗,但依然当选了组织的领导人之一。25岁时,他被哥伦比亚军方俘获,后称他被虐待并关押了18个月。获释后,他当选了首都波哥大市长。

在2010年,他曾参选过总统,但是他相对激进、有民粹色彩的竞选只为他赢得了9%的选票,主要来自波哥大本市。但是这一次,他的竞选却得到了全国选民的一致认可。

在意识形态方面,由于曾参与游击队的背景,他对委内瑞拉前总统查韦斯和古巴前领导人卡斯特罗赞赏有加,还表示希望在哥伦比亚建设社会主义经济体制。在毒品问题方面,他则不愿意与美国过多合作。“哥伦比亚没有什么外交政策可言,”佩德罗在三月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那不过是美国外交政策的一个延伸,在美国给毒品战争的资助下形成的一种从属关系。”

对于某些哥伦比亚人来说,一个左翼候选人几乎是和恐怖主义一般的存在。

“我们还是没法把左翼不当成游击队看待,”波哥大罗萨里奥大学政治学教授帕尔玛(Oscar Palma)说。尽管在竞选中,佩德罗已经一再重申他并不是正式的游击队员,但经历过武装袭击和动乱的哥伦比亚公民仍然对他存疑。有人还认为他的左派意识形态会让哥伦比亚的国家体制面临崩溃。他们不希望看到大幅度的经济体制改革,更不想看到哥伦比亚陷入如委内瑞拉一般的经济危机。

但也有些人对于左翼持同情态度。

哥伦比亚人也许还记得,他们的上一个自由派总统候选人豪尔赫·埃里耶瑟·盖伊坦(Jorge Eliecer Gaitan),在1948年迎来的是被刺杀的命运。在这名倡导社会公平的著名演说家死后,哥伦比亚首都波哥大爆发了名为“波哥塔索(Bogotazo,意味位于波哥大的暴力事件)”的暴乱,摧毁了波哥大市中心的大部分建筑。随后哥伦比亚更是经历了长达10年的动乱,史称“暴力年代(La Violencia)”。这个时期也成为了后来令人头痛的FARC及ELN等左翼游击队的摇篮。

“他(盖伊坦)在将要当选总统的当口被人刺杀了,”作家阿瓦雷斯(Juan Álvarez)对BBC表示,“这是哥伦比亚为何没有左翼领袖的第一个真正的解释,因为他们都被消灭了。这几十年来,他们都是被精准打击的对象。”

佩德罗对自己左翼身份的劣势心知肚明,他在竞选中一再强调自己和委内瑞拉选举无干,更强烈批判了委内瑞拉现任总统马杜罗。但是面对哥伦比亚人对左派强烈的偏见,他似乎百口莫辩。

“哥伦比亚无疑是一个对左派有着恐惧的国家,”政治科学学者迪亚斯-克鲁斯(Nicolás Díaz-Cruz)也说,“(佩德罗的)竞选方针指向了某种恐惧:一个和委内瑞拉、和“卡斯特罗查韦斯主义”有直接关系的左派候选人即将接掌最高权力。”

想当哥伦比亚总统,就要做好被刺杀的心理准备,历史已经数次证明了这一点。佩德罗也面临着死亡威胁:在三月,佩德罗的车队在前往哥委边境城市库库塔(Cúcuta)准备竞选活动时遭到投石袭击,甚至还有传言称针对佩德罗的暗杀行动已经在计划中。

可以说,目前领先的杜凯巧妙地利用了哥伦比亚人对左翼的怀疑和畏惧心理,将自己的竞选方向坚定地地指向了佩德罗的反面。杜凯在选民的心中是一名对商业和贸易相对友好的候选人,许多右翼选民也期待他能解决国家近期的财政问题,增加外汇收入,保持GDP增长。在世界银行发布的排行中,在哥伦比亚进行贸易活动甚至比在中国或南非这样更成熟的市场还容易。曾经作为银行律师、拥有强大政治背景的杜凯,在这方面显然更得心应手。

但佩德罗则不同,据一名经济学家称,投资者对佩德罗抱有“深深的恐惧”。他们不愿意看到委内瑞拉的经济困境在佩德罗的手下重演。

但也许对投资者来说,佩德罗的胜利并非百无一是。他表示自己将遵守和FARC的停战协定,而自己的左翼出身也对安定武装力量有所帮助。可以预见的是,如果杜凯当选总统,他严厉打击FARC的政策可能会打破已经趋于和平的现况,届时哥伦比亚的经济是否会受到影响还非常难以判断。

虽然二人政见不同,但竞选手段却相对一致:和许多其他拉美国家元首一样,他们更愿意使用民粹主义的手段来获取选民的心。其结果当然是让竞选越来越激进和两极化,但是左翼能得到今天的地位,却也是近年哥伦比亚政治中难得一见的风景。

虽然杜凯和佩德罗目前在民调中占优,但这不代表此次选举只是他们两人的游戏。除他们之外,还有三名强劲的候选人准备瓜分选票,包括前副总统赫尔曼·巴尔加斯(Germán Vargas Lleras),前麦德林市长塞尔吉奥·法哈尔多(Sergio Fajardo)以及与FARC和谈的主要谈判官翁贝尔托·德·拉·卡耶(Humberto de la Calle)。

在去年选战刚打响时,巴尔加斯一度凭借良好的执政履历和经验大幅度领跑民调。在担任副总统期间,巴尔加斯曾经领导过国内基建项目,并主导交付了10万余套福利住房。在选民心目中,他是一个“有效率的决策者”,而他宣布辞去副总理一职参选总统也是民心所向。本次选举中,他主要以保守、低风险的“体制内人士”形象参选,拥护现任政府的大部分政策决定,并希望进行税制改革,以此刺激外来资本和企业家入驻。同时,他还希望完成一项重大基建工程:4G网络的铺设,他在副总统任内就已开始参与这一工程。

法哈尔多在麦德林市时期政绩斐然:作为拉美大毒枭帕布罗·埃斯科瓦尔(Pablo Escobar)老巢麦德林的市长,他肃清了麦德林的毒品贸易,洗清了麦德林“拉美毒都”的名号。在踏入政坛前,他是一名数学教授,带有一些学院气的他希望能发展哥伦比亚的教育事业、科技产业和人才市场。他是一名中间派偏左的候选人,相对起佩德罗来说,他的政策纲领中更加重商。

而本次选举中年龄最大的候选人,现年72岁的德·拉·卡耶则是一名经验老道的外交官兼谈判家,促成了FARC和现任政府的和谈。在竞选中,他表示会尽全力维护和谈成果,也将着力解决官僚腐败问题。同时,针对哥国内高发的性别暴力和职场性别歧视,他希望成立一个妇女事务部解决上述问题,改善哥国的性别平等状况。

作为曾为现任政府效力的官员,德·拉·卡耶和巴尔加斯可以说是被现任总统桑托斯(Juan Manuel Santos)拖了后腿:桑托斯任期内的经济改革进展缓慢,民众对精英阶层执政的不满,以及各种腐败丑闻,都让这位总统的声名狼藉,以至于现在在他即将离开总统宝座之时,他的支持率只有14%。自然而然地,选民也对和桑托斯有关系的德·拉·卡耶和巴尔加斯失去了兴趣。

无论本次选举谁将当选,他们首先面临的必然是哥伦比亚目前的财政问题。虽然身为拉美第四大经济体,并且GDP 还在稳步上升,但推进财政改革并非易事,尤其是在哥伦比亚目前相当割裂的国会当中。有分析称今年GDP将有2.7%的增长,比2017年的1.8%有所进步,但是假如选举带来新的政治波动,这一数字还只是猜测而已。

“如果(新任)政府不在前6个月内稳定财政形势,穆迪和惠誉(Moody’s and Fitch)就要降低我们的评分了,”花旗银行首席经济学家加利尔(Munir Jalil)表示了忧虑,“(那样的话)投资者会离开,还贷就会出现大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