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舍得给员工发工资么? 对不起,在澳大利亚维多利亚州你可能将面临最高10年的监狱时光。

近日澳大利亚联邦政府正在讨论是否要将克扣工资列入刑法的问题。在维多利亚州,州长Daniel Andrews于当地时间本周六宣布了工党提交的议案。根据此议案,一旦工党在今年11月份维多利亚州的选举中取得胜利,那么克扣工资的老板们将面临最高10年监禁并处罚金10万澳币。连续7年蝉联世界最宜居城市的墨尔本就位于维多利亚州。

同样,在澳大利亚最大城市悉尼所在的新南威尔士州,工党也宣布一旦赢得明年三月份新州的选举,工党将把克扣工资入刑,并重点解决年轻人通过求职网站找到工作以后的薪酬和福利待遇问题。

克扣员工工资要被判刑?澳大利亚或立法替打工者讨薪

工党(The Australian Labour Party)建于1901年。在1890年代到1900年代,工党和行业工会一起组成了澳大利亚工人运动(labour movement)。多年以来工党的政策一般倾向于澳大利亚中产和低收入家庭,与鼓励自由市场经济和商业发展的自由党形成对比。

但即使如此,在联邦层面将克扣工资入刑在工党内部某些官员看来也是一个充满争议的领域。正如工党劳动关系问题发言人Brendan O’Connor所说, 虽然某些老板的行为,如走私劳动力和现代奴隶制应该接受刑罚,但“劳动关系应该是民法范围内的事情。工党相信高昂的民事惩罚,尤其是针对那些大公司的民事诉讼,对解决公司内部系统性的克扣工资是十分必要的。如果个别州认为应该修改刑法,那是各个州的事。”

澳大利亚联邦就业与小企业部(Department of Jobs and Small Business)部长 Craig Laundy 也表示,在最近一次公平就业巡查组(Fair Work Ombudsman)对酒店业突查中,大多数雇主犯的是管理上的错误。他认为这些错误最好是用教育的方式让雇主改正,而不是把他们送进监狱。

但交通行业工会全国秘书长(Transport Workers Union national secretary)Tony Sheldon可就没有那么客气了。他认为:“是时候停止用轻描淡写的语言来描述(克扣工资)这件事了。这就是偷,政府和法律应该就这种偷窃行为有相应的惩罚措施。偷员工钱的老板就是应该进监狱。”

除了克扣工资以外,新南威尔士州工党最关心的还有网络找工作带来的种种风险。新州劳动关系(Industrial Relations)发言人Adam Searle表示,随着科技创新不断发展,很多求职者会(在网上签订)非标准合同,这些合同既不在州也不在联邦法律管辖范围内。他表示:“需要一个新的架构来确保(网络求职者)受到最低工资和基本福利的保护。工党有意向让零工经济(gig economy)中的工作者能像任何其他员工一样受到最低工资和安全工作环境的保障。”

克扣员工工资要被判刑?澳大利亚或立法替打工者讨薪

与澳大利亚工党对劳工权益的态度形成鲜明对比的,是5月21日美国最高法院对于Epic Systems v. Lewis一案的裁决。在5-4的投票中,美国最高法院宣布签订仲裁协议的员工将不再拥有就拖欠工资进行集体诉讼的权利。 这意味着,如果员工拒绝放弃参与集体诉讼的权利的话,那他/她将很有可能得不到工作。

对此最高法院大法官Ruth Bader Ginsburg在她的少数派意见中写道:“这个多数裁决实在是错的太离谱。这个结果将对联邦和州曾经颁布的旨在保护弱势工人利益的法条造成巨大的冲击。”

克扣员工工资要被判刑?澳大利亚或立法替打工者讨薪

Epic System案件正是由克扣工资而起。员工们认为自己个体力量太渺小,且不能负担得起巨额的诉讼费用,因此他们成为了集体诉讼的原告。他们的雇主则认为联邦仲裁法案(Federal Arbitration Act)使他们不能拥有集体诉讼的权利,因为他们已经被迫签订了放弃诉讼的合同。同时法学教授Michele Gilman认为, 由于仲裁过程不对社会大众公开,对于企业来说即使输了仲裁,也没有诉讼的压力来改变企业行为和文化。

那么,克扣工资的现象在美国到底有多严重呢?据“经济政策研究中心”(Economic Policy Institute)去年的数据显示, 在美国10个人口最多的州,有240万员工因实际薪水少于法定最低工资而每年损失80亿美元。这种形式的克扣工资影响低收入员工总数的17% ,且横跨各个人口类别,不分年龄种族性别。

如此来看,住在墨尔本的24岁小哥James Lea无疑是幸运的。上个星期,在针对千禧一代的线上工会组织---United Voice 的帮助下,他成功地从工作过的餐馆和咖啡馆讨回了13000澳币。在接受《悉尼先驱晨报》的采访时他说:“是时候改变法律来帮助被剥削的打工者了。这样我们就不用整天为了应有的权益而斗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