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耳其军队听谁的?地球知识局

(⊙_⊙)

每天一篇全球人文与地理

地球知识局——土耳其政府军

NO.532-土耳其政府军

作者:镁野

配图:孙绿 / 校稿:猫斯图 / 编辑:棉花

凯末尔革命之后,土耳其的国土上还没有出现过一位如这位国父一般强势到把全国的军政大权都揽入怀中的总统。但也许很快,人们就能在埃尔多安身上看到这种强势的权威了。政变之后,埃尔多安的权威越发上升,政府与军队之间的界限也远不如过去一般明确。

土耳其军队听谁的?地球知识局

土耳其有得是人

为了收揽更多的权力,也可能是受迫于自己的支持者,埃尔多安甚至将矛头指向了美国。随着大选的提前,土耳其的未来正在变得越发难以预测。

今天的文章,就一起重新梳理土耳其政府与军队之间的恩怨情仇。

军队:由强到弱

2017年4月修宪成功之后,埃尔多安成为第一位真正掌握土耳其宪法所授予军事权力的土耳其国家元首。土耳其宪法的第104条和第117条规定使总统埃尔多安成为土耳其军队的最高统帅(代表大国民议会),总统有权决定是否派出作为北约第二大军事力量的土耳其武装部队。

两方面都不能放松

土耳其军队听谁的?地球知识局

这一权力埃尔多安利用起来很慷慨,至今已经两次下令土耳其的军机、坦克和部队到叙利亚作战。而这深深改变了以往土耳其军队与民选政府相互制约的局面。

土耳其从去年8月起

派遣地面部队介入叙利亚内战

土耳其军队听谁的?地球知识局

过去,在北约部长级会议上,当其他成员国的军队指挥官都坐在文职领导人背后时,土耳其的指挥官们却是坐在他们国防部长旁边的。尽管土耳其的国防部长并不掌握军事指挥实权,但这毕竟是一个具有军事性质的职位,和欧洲文职官员的对立已经能够看出土耳其军方具有很高的话语权。

而且国防部长和军队司令虽然在名义上都服从于总理,但军人们并不会乖乖听命行事,出头叛逆之事时有发生。军队和民选政府之间长期维持着一种微妙的平衡。

上一次事件的影响恐怕至今未平

土耳其军队听谁的?地球知识局

但是近年来,土耳其的这种军民关系模式正在发生变化。在正义与发展党(AKP,简称“正发党”)执政的十六年里,土耳其武装部队慢慢变得衰弱,并受到政府排挤。17年修宪,差不多是埃尔多安政府与军队矛盾的一次总清算,并且以军队大败而告终。

表面上看,埃尔多安取得了胜利,获得了越来越大的国内权力。然而建国以来绵延多年的军队管理模式的改变与总统权力扩大,对土耳其和埃尔多安本人来说,却未必是完全有利之事。

政府所一直主张的在叙利亚对库尔德人的打击行动,很有可能变成一个土耳其未必能脱身的泥潭。

陷入库尔德人民的汪洋大海

土耳其军队听谁的?地球知识局

总统:由弱到强

2018年1月20日,土耳其发起“橄榄枝行动”,悍然进入叙利亚清剿库尔德人武装。作为政治家的埃尔多安摇身一变,成为新任军事指挥官。

2018年1月23日,土耳其哈塔伊省

人们目送土耳其部队前往叙利亚阿夫林

土耳其军队听谁的?地球知识局

在这场行动中埃尔多安既是个冒险家,又是个务实主义者。当他向支持者就入侵叙利亚的行动发表讲话时,言语间充斥着民族主义和伊斯兰主义的热情。

土耳其国内的众多库尔德人自不待言

叙利亚境内也是重要的库尔德人聚居区

而叙利亚境内还有一部分

土库曼人(事实上土耳其人)

土耳其军队听谁的?地球知识局

无论战场上的结果如何,至少埃尔多安已经为自己创造了一个土耳其平民信任的、史无前例的军事角色。这种角色的转换,对于埃尔多安在民众眼中塑造无可取代的形象非常有利,对即将到来的大选更是好处多多。

有更多计划可以解锁了

土耳其军队听谁的?地球知识局

其实在土耳其,自1982年宪法修订通过以来,尽管宪法中有关军队司令权力的条款没有改变过,但是政府首脑掌握军事实权的事情也不是没有先例。

比如1980年政变后,图尔古特·奥扎尔当政时期就像他的后任埃尔多安一样,决心建立个人权威。而这却挑战了军官们的特权。

土耳其前总统Turgut Özal

土耳其军队听谁的?地球知识局

1987年,当时还是总理的奥扎尔指定托伦泰(Necip Torumtay)将军为总参谋部新任总长,遭到了长期以来习惯自作主张的军队高层反对。两年半后,作为当时土耳其第一位背景完全平民的总统,奥扎尔坚持土耳其应支持美国领导的“沙漠之盾行动”和“沙漠风暴行动”,并因此与总参谋部关系紧张,托伦泰辞职以示抗议。

除此之外什么事都没发生,军队没有搞事,也没有人对奥扎尔的政策指手画脚。

可奥扎尔之后,政府对军队的指导权并没有延续下来。更通常的情况下,是平民政府在军队面前总是很被动。

厉害的

土耳其军队听谁的?地球知识局

1997年6月,在土耳其第一个伊斯兰主义政府被迫下台之前,土耳其总参谋部与以色列建立了战略联系。然后,总参谋部甚至在没有通知总理内卡梅廷·埃尔巴坎的情况下,在伊拉克发起针对库尔德工人党(PKK)的军事行动。

埃尔巴坎下台以后,一个不稳定的左右翼联盟接管政府,总参谋部军官再次下令在伊拉克开展另一项军事行动,新总理梅苏特·耶尔马兹也是什么都不知道。

也许是有鉴于此,正义与发展党于2002年11月上台后,开始改变土耳其民选领导人与军队之间的关系。国家安全委员会是军队影响政策和政治的主要渠道,而正发党的前任政府已经开始着手改变土耳其国家安全委员会的组成(往里兑水安排自己人),以利于平民领导人。

国家安全委员会(MGK)在之后增加更多平民代表

土耳其军队听谁的?地球知识局

但军方还是把控着安全委员会,此项改革的效果可以说是微乎其微。埃尔多安和时任总参谋长之间似乎还为此达成了一个君子协定,尽量避免因改革加剧政治混乱。

到了2007年,情况急转直下,军方试图阻止正发党的阿卜杜拉·居尔成为总统。埃尔多安和其背后的正发党对此极为警惕,决定与伊斯兰教士法士拉·居伦(Fethullah Gulen)的追随者合作,伪造证据、上演假审判以肢解武装部队。

从2002年到2013年,居伦运动与AKP和

埃尔多安在政治上进行了全面合作

土耳其军队听谁的?地球知识局

受到恐吓的军方发动一连串清洗行动,针对疑似居伦派的军官和不忠的军人展开大肆搜捕。讽刺的是,现在土耳其当局却指控藏匿在美国的居伦建立了一个恐怖组织,并指责该组织是2016年7月未遂政变的幕后黑手。

这次军方内部动乱让军方元气大伤,人心惶惶,至今仍无法挑战埃尔多安。虽然还不能说土耳其政变时代已经结束,但埃尔多安的长期在位,似乎的确使过去土耳其军民关系的模式,略微发生了改变。

2016土耳其政变

土耳其军队听谁的?地球知识局

国家:前途未卜

叙利亚战争的复杂性,是多年来埃尔多安鼓励和哄骗美国政府进行干预的原因。有了美国的插手,土耳其可以不必为这场冲突投入自己的力量。然而由于无法说服美国,在2016年7月政变失败仅仅五周后,埃尔多安决定亲自冒险,命令仍未恢复的武装部队进行“幼发拉底河之盾行动”。

突突突,“为土耳其守住幼发拉底”

土耳其军队听谁的?地球知识局

这是一场埃尔多安趁七月政变后人心惶惶,借在土耳其政坛获得的巨大支持顺水推舟发动的战事。可惜事实证明,这是一场拙劣的闪电战,组织不严密,指挥不得力,耗时七个月才完成。

库尔德人大举攻略ISIS的地盘

在拿下曼比季后继续西进

一旦与西部的库尔德人连成一片

土耳其支持的叙利亚反对派将毫无生存空间

所以必须把库尔德人挡在幼发拉底以东

土耳其军队听谁的?地球知识局

然而,因为亲正发党的利益集团已控制大部分土耳其媒体,这一行动的代价在舆论中被弱化。

其实从土耳其国家安全的角度来看,入侵叙利亚是一场必然的战争,以防止“恐怖主义/分裂主义”活动在其边界肆虐。无论成败,埃尔多安都要拿出最凶猛的态度向支持者显示自己维护国家安全的能力。

正发党logo,像不像一家能源公司?

土耳其军队听谁的?地球知识局

所以时隔一年,2018年年初土耳其又一次发动了“橄榄枝”行动,并且略加变动了行动策略,改为挺进叙利亚曼比季镇、并向东推进至伊拉克边界。

曼比季仍是库尔德人

在幼发拉底河以西的坚固桥头堡

土耳其军队听谁的?地球知识局

然而在该区域的除了库尔德武装叙利亚人民保卫部队(YPG)之外,还有美国特种部队协同作战。而且叙利亚人民保卫部队是库尔德工人党属下的一个分支机构,在打击伊斯兰国的战斗中,它是美国大部分地面部队的重要组成部分,深得五角大楼青睐。

库尔德势力与美军部署高度重合

他们才会之前清剿ISIS的关键力量

土耳其军队听谁的?地球知识局

换做以往土耳其的总指挥官大概不会以这种方式挑战美国的权威。然而鉴于华盛顿与叙利亚人民保卫部队的关系,以及土耳其在此事上产生的愤慨,与美国唱反调明显有助于埃尔多安获得更多民众的支持。“橄榄枝行动”前,埃尔多安的民意支持比2016年未遂政变之后有所下降,行动成功后则稳住了这些动摇的支持者。

战争是政治的延续这句话,在土耳其用另一种倒转的方式向世人展现了它的正确性。

没有谁是无辜的啊

土耳其军队听谁的?地球知识局

到目前为止,站在埃尔多安的位置上看,他在新角色中表现得不错。他确立了土耳其对外军事行动的目标,确保土耳其的地缘政治利益,同时集中精力管理国内事务,并维系住了自己在国内的权威以保证所定计划的实施。

不管人们认为安卡拉在叙利亚的军事行动是否具有正当性,在土耳其,民选政府控制武装部队已成事实。埃尔多安有着权力主义的世界观和现实主义的政治操作,军队很有可能最重成为他手中变革土耳其未来的工具。前一位这样干过的土耳其军队总司令,是穆斯塔法·凯末尔·阿塔图尔克。

但是凯末尔是挂着前进档开军车的,埃尔多安呢?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