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看到,最近一段时间整个朝鲜半岛的局势都是在向缓、向好方向发展。但就在本月,发生了风向性的转折。

朝核试验场废弃在即,特朗普如法炮制“伊核协议”?军情+

不久前,朝鲜外务省宣布,将于5月23日至25日间,择日进行朝鲜北部核试验场废弃仪式,并邀请国际记者团到现场采访。据美国“北纬38度线”监测网站曝光的卫星照片显示,朝鲜已经开始拆除核试验场前期工作,几座重要的运营建筑物和较小的棚屋已被夷为平地。

5月22日上午,中俄美英等多个国家的媒体记者,受朝鲜邀请从北京出发前往朝鲜,见证核试验场废弃仪式。值得注意的是,这么重要的场合却缺了韩国记者的身影。

这还要从本月16日说起,朝鲜未请韩国记者到场,显然与近期的美韩军演有关。就在朝鲜公开废弃核试验场展示诚意之时,美国却仍大肆军演“极限施压”,这让朝鲜一怒之下叫停了原定16日的北南高级别会谈。

朝鲜外务省第一副相还在16日当天表示,对单方面强迫朝鲜弃核的对话不感兴趣,有必要重新考虑即将举行的朝美两国首脑会谈。美国白宫对此回应称,将会独立评估朝鲜威胁退出美朝首脑会谈的可能性,目前美国国务院仍在按计划为下个月的会谈进行筹备工作。显然,朝鲜的这一举动使得原本看起来正一切向好发展的半岛局势陡生变数。

回顾早些时间,在美国总统特朗普宣布双方会谈定档6月12日新加坡之后,朝鲜官方就迟迟没有给予明确证实。眼看美朝首脑会谈日期在即,美朝双方却接连亮黄牌,“朝核”问题既是当下世界的最热议题,也是美国总统特朗普发力的战略目标,面对这样的形势,特朗普真的能玩得转么?一意孤行之下,又会不会弄巧成拙?

“朝鲜态度的转变,背后有几大结构性原因。”国际问题专家金灿荣认为,一是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认为自己有了可以拿出手的“牌”,有了“核大国”自信;二是制裁对朝鲜起到了一定的作用,朝鲜的经济发展受到很多限制,如果长期持续下去,必然是得不偿失的;三是来自美国方面的因素,朝鲜方面如果选择不跟美国谈判,那么面临的直接危险可想而知,“猫和老鼠”的游戏不可能没完没了;四是韩国方面释放出的善意,让朝鲜方面认为可以尝试接触。综合这些因素,朝鲜方面作出的战略决策本质上还是想要跟美国方面直接进行谈判,而此前特朗普也表达过希望谈判的意愿。

但在军事问题专家杜文龙看来,美国的这些大规模演练不停止,实际上是对即将进行的会谈起到了施压作用。比如,美国具备强大的作战能力,还有“5”字开头的作战方案,能够对现在的朝鲜构成致命打击。所以目前朝鲜把“两废”当成一个和谈条件,第一,废掉核弹,需要的是在国际社会见证之下全部销毁;第二,拆除核设施,包括一系列科研机构全部销毁。实现“两废”,是组成和谈的基本条件。

所以说,如果朝鲜不能实现“两废”,那么,美将会施行“5”字开头的作战计划。特朗普也是在向包括朝鲜在内的周边国家暗示:如果谈,我有条件;如果打,我有能力。

可以想到,美国一味“极限施压”可能会适得其反。朝鲜宣布废弃核试验场,至少表明了朝鲜的诚意。美国将一系列施压信号释放出来以后,也就是特朗普单方面规定的这条红线(谈判路径)有可能对会谈起到一些积极作用,其目的还是把对手压在谈判桌上,按照美国提出的要求进行谈判。

“有专家认为,美朝双方都认为是自己促成了这次会面,金正恩提出了会面,而特朗普则认为,这是因为他的施压造成的结果。”中央电视台驻美国记者王萌表示,现在时间和地点都已经确认了,或许就是下一阶段互相试探的开始。比如说,朝鲜方面在几天前针对美韩军演的表态;再之前,蓬佩奥关于朝鲜发展经济的表态。说白了都是在谈判前的一种试探。举个例子,如果朝方提出以减少美国驻韩军队数量,作为开启无核化的前提条件,就会让美国无法接受,也会让作为盟友的日韩两国失望;而反过来,朝鲜也不会愿意率先做出让步,减少驻军,只可能和无核化同步推进。

一方面,虽然特朗普政府无疑希望能够达成实质性的协议,但是双方之间的任何一个不小心,都会打破目前辛苦营造出来的氛围;另一方面,伊核协议的问题在美朝会谈之前,可以说扮演了一个非常微妙的角色,对于特朗普退出协议的决定,美国媒体主要有两种分析,支持的观点认为特朗普在这个时间点提出退出协议,最希望传递给朝鲜的,就是他对于伊核协议中,“日落条款”的不满,以此来打消朝方希望参照伊朗模式的愿望,体现特朗普对于真正实现无核化的强硬态度;而反对的观点则认为,单方面退出伊核协议,会给朝鲜方面一个不好的示范,提醒他们美国政府的政策,缺乏延续性。有专家认为,特朗普将伊核和朝核问题同时操作的方式,无疑是一个高风险,但同时也是一个高回报的举动。

值得一提的是,当初奥巴马签订伊核协议,并没有通过美国国会的批准,而是使用了总统的权力,因此,也无法写入美国法律,这也正是特朗普可以轻易宣布退出的原因。

所以,在朝核问题上,如果有达成协议的可能,特朗普会选择一个相对简单的类似操作,还是会通过国会,给自己的谈判成果带来保护。这既可以看出特朗普想要获得突破性成果的决心,也可以看做这是从长期发展方向解决朝核问题的一个重要参考。(文/竹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