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全球媒体和民众仍对皇室婚礼如此狂热?我们找到了几个原因

自哈里王子与梅根马克尔的订婚消息一出,全球便陷入了无法自拔的皇室婚礼狂热!究竟为何我们会对它感到如此着迷?以下由各路专家为我们抽丝剥茧,揭露其背后所隐藏的行为心理学…

5月19日这天,全球都在为同件事而感到兴奋不已─那就是英国哈里王子与梅根马克尔的世纪婚礼!即使平时没有在留意皇室动向的人们,也都会被排山倒海的大量报导所影响而予以关注,更遑论已身为皇室迷的大批民众们。除了守在电视电脑前等待实况转播,许多粉丝与英国国民更选择亲临婚礼现场,并且,这样的人并不在少数。

据英国线上旅游网站Opodo统计,在5月17至19这三日,飞往伦敦的旅客较过去的同时期增加了三成以上;住宿租赁网站Airbnb也预估婚礼当周,有约42,000的旅客到访伦敦,且不只有英国首都或温莎镇,邻近的斯劳也有高达1438%的住宿率提升。

为何全球媒体和民众仍对皇室婚礼如此狂热?我们找到了几个原因

此外,尽管此场婚礼从婚宴到保安的总花费,高达了约三亿元,但据估计,它所刺激的观光人潮,将会同时带来近5亿英镑(约42亿元)的经济效益,数字相当惊人!而以上种种数据也均显示了,这场让全球都沦陷的皇室婚礼热潮,绝对比你我想像中的都还要疯狂许多。

所以,究竟是什么原因使我们对皇室婚礼如此兴奋着迷?这样的狂热现象虽无法以三言两语说清,背后的成因也错综复杂,但借由与皇室传记作者和心理学家等多位专家的访谈,我们归纳出了以下几个可能的因素。

1. 对英国人而言,皇室为他们文化相当重要的一部分

为什么无论是2011年威廉与凯特的世纪婚,还是今次梅根嫁入英国皇室,都有大批的英国民众(当然,也包括各国的皇室迷)在前一天就于现场彻夜守候,仅为了参与他们可能根本看不到典礼实况甚至新人本尊的婚礼?其一原因可能是皇室概念自小就已深植于英国人的认知、成为他们文化上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为何全球媒体和民众仍对皇室婚礼如此狂热?我们找到了几个原因

“我们从小时候的教育,就开始读有关都铎和斯图亚特王朝国王、皇后的历史,这是我们自我存在的部分背景故事。”已于英国媒体BBC担任了共计14年的皇室新闻记者Peter Hunt说,并补充道:“仍保有传统礼数的皇室婚礼,对于英国国民的国家认同相当重要;我们期望它一切完美,从典礼现场到皇室新人的婚姻都是。”

2. 这是一场人人都被邀请的盛会!

就某些人来说,皇室婚礼就如同名人的婚礼,规模甚至比最大牌的好莱坞明星要大上许多;而两者的区别,就在于一者是私人的活动,而另一者,则是人人皆被欢迎与邀请的公开盛会―即使西敏寺或圣乔治礼拜堂,实际上并没有你的观礼座位。

为何全球媒体和民众仍对皇室婚礼如此狂热?我们找到了几个原因

“君主制是英国的重要标志,而皇室婚礼则是一场全国性的派对!”Andrew Morton解释,“每个人都感到自己获邀参与,这就如同一件国家极其重要的公共事务。”

此外,Peter Hunt也说:“从公众的视角来看,它就像是个节目。透过电视,我们就仿佛有了以往不可能拥有的大规模婚礼的前排座位!”

一位皇室迷Amy Hall也印证了这个看法;在哈利与梅根的婚礼当日,花上数小时守候于温莎城堡外的她表示:“你必须看他们的服装、马车、游行等等,所有婚礼的细节;这可是在长时间内都或许无法见到的千载难逢大事件。”

3. 人们对已故王妃―黛安娜的感念,转移到威廉和哈利身上

为何全球媒体和民众仍对皇室婚礼如此狂热?我们找到了几个原因

“二十多年前,两位小王子低着头走在他们的母亲棺柩之后的画面,相信是许多人感到相当揪心的回忆之一。或许是因为我因工作需求而在现场,我知道当棺木花圈上放着哈里写给母亲的‘Mummy’小卡的这幕,已深深烙印在众人心中;于是,身为民众的我们,便因此感受到自己与他们的连结。”Peter Hunt说,“从那一刻起,过去人们对于黛妃的连系,就转而移至她的两个儿子—威廉与哈利身上。”

在这样的基础上,人们会对黛妃儿子的生活与结婚对象倍感好奇,就是个相当合情理的现象;威廉和哈里的追爱故事,便可看作是治愈伤痛的正面方式。“曾因黛妃逝世而内心受创的人们,毫无疑问地会被威廉与凯特、哈里和梅根修成正果的爱情所鼓舞。”Peter Hunt补充。

4. 当然,还有无法忽视的梅根效应

为何全球媒体和民众仍对皇室婚礼如此狂热?我们找到了几个原因

虽然英国皇室婚礼一直都受到全球极高的关注,但比起以往,此次哈里的世纪婚礼确实迎来了更多的目光;若欲探讨原因为何?他的妻子、现已成为苏塞克斯公爵夫人(Duchess of Sussex)的梅跟马克尔在其中扮演了关键角色。

这位美国《金装律师 The Suits》的前女演员,于英国皇室可说是个相当特殊的非典型存在―美国人、离过婚、拥有双种族,甚至以比大多皇室成员要高的年龄(36岁)嫁入皇室家族。

“一个拥有第六顺位继承权的英国王子,娶了一位离过婚的非裔美国电视影星?这在多年前我们根本想不到的事,现在却真真实实的发生了。”Jo Hemmings说,“即使皇室家族已逐趋现代化,这仍是非常大胆破格的一步。”

“若与哈利结婚的是一位传统的英国女孩,大众对这场婚礼的兴趣恐怕不会如现在这般高涨。”Andrew Morton也道,“尽管美国人的身分和离过婚的背景,在欧洲皇室媳妇中均分别有如Grace Kelly、Wallis Simpson等先例,但梅根依旧为这之中极为特殊的案例―尤其她嫁进的是最古老、传统的皇室家庭。”

而就Peter Hunt来看,梅根的非白人身分具有相当程度的意义(当然,这不是个应该要被注意的焦点,但对英国皇室而言,它的确颠覆了历史);“英国皇室将纳入一位非白人的核心成员!这仿佛对英国人民做出了最有力、正向的进步陈述。”Hunt说。

为何全球媒体和民众仍对皇室婚礼如此狂热?我们找到了几个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