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美国宠儿”与“中东孤儿”

以色列提姆纳国家地质公园。

5月15日,由于美国阻挠与反对,联合国安理会未能通过对加沙流血冲突进行独立调查的动议。安理会辩论期间,美国和以色列大使因受多国代表“围攻”离场进而呈现世人熟知的场景:在讨论巴勒斯坦问题的多边国际场合,美以这对盟友总是形孤影单。对以色列而言,充当“美国宠儿”不是长久之计,摆脱“中东孤儿”才是安邦上策。然而,零和思维与战略短视,使以色列未能扩大中东乱局红利,反而因拉美国站台和加沙冲突再陷外交与道义失分境地。

5月14日,美国不顾国际社会普遍反对和质疑,将其驻以色列大使馆从特拉维夫迁移到争议城市耶路撒冷,此举给以色列带来精神安慰的同时,更凸显了以色列的道义孤立:据以色列《国土报》称,只有32个受邀方确认出席开馆,但最终只有22位光临。根据分治巴勒斯坦的联合国181号决议,耶路撒冷不属于参与分治的任何一方。即使以色列夺占耶路撒冷并单方面宣布其为首都,但包括与以色列建交的绝大多数国家都拒绝承认。事实上,自从启动巴以和平进程,以色列历届政府也将耶路撒冷前途列入通过谈判解决的“最终地位”问题。以色列现政府推动美国搬迁使馆将单方意志强加给巴勒斯坦,显示其缺乏公正、持久解决争端的诚意。

自新世纪初以来,伊拉克战争、伊朗核危机和接踵而至的“阿拉伯之春”成为中东新热点,陷入停顿的巴以和平进程持续被边缘化,以色列承受的国际压力明显减弱而成为纷乱中东的平静港湾。然而,迁移使馆被美以刻意安排在巴勒斯坦分治70周年,安排在以色列“光荣独立”而巴勒斯坦人历史苦难开始的5月14日。这一将自己快乐建立在他人痛苦之上的做法既不道德也毫无必要,事实上也将几个月来的流血冲突推向新高潮,巴以争端再次被世界聚焦,而以色列因过度使用武力备受国际舆论谴责。

诚然,加沙边界的抗议活动是由哈马斯组织和鼓动,被打死的巴勒斯坦人中50人是该组织成员,但按以方说法他们也只是试图穿越边境,且没有导致任何以军伤亡,更何况受伤的2800多名示威者都是平民,以色列拒绝接受国际调查本身也表明难以理直气壮。以军发言人日前对美国犹太社团承认,以军没有将伤亡最小化,哈马斯赢得媒体公关胜利。抛开具体对错与因果不谈,这场风波与流血,折损最大的是以色列的国际形象,而美国因在耶路撒冷归属问题上拉偏架,失去作为和平进程监护者应有的中立立场,从长远讲这也不利于保护以色列这个“宠儿”。

哈马斯已于去年5月1日发表具有转折性意义的建国主张,变相接受以色列吞并大部分巴勒斯坦历史土地的事实,不再主张消灭以色列,采取了与阿拉伯国家联盟统一的对以立场,即坚持“以土地换和平”,并呼吁美国抓住机遇推进巴以和谈。此后,哈马斯与主和派实现和解并归顺鸽派领导人阿巴斯,而且以色列方面也承认,哈马斯一年多来未曾组织暴力袭击,甚至多次提出长期停火建议以打破封锁。但是,以色列对哈马斯上述积极姿态不仅拒绝积极回应,相反继续追杀其海外领导人。这种固化思维表明以色列现政府奉行丛林法则和追求单边零和,无助于与巴勒斯坦各方建立互信和重启和平进程。

中东之乱导致地区格局大变,伊朗势力西扩给以色列造成重压,但同时也促使沙特阿拉伯与以色列越走越近形成“不盟而盟”,沙特也在向巴勒斯坦施压推动和平进程,这些都是以色列的战略利好。但是,迁馆风波和加沙流血不仅让沙特这样的国家进退两难,也让与以色列建交的埃及和约旦陷入巨大压力。

5月初,巴勒斯坦全国委员会为了抗议美国迁馆,要求巴解组织“冻结”对以色列的承认并停止与其安全合作,还呼吁阿拉伯国家与以色列断交。美国迁馆及加沙流血冲突,导致另一个伊斯兰大国土耳其驱逐以色列大使并敦促伊斯兰国家对以色列采取集体行动,刚改善一年的土以关系再陷危机。

以色列也曾长期拒绝与巴解组织对话,但拉宾政府抓住巴解组织承认以色列的战略机遇而开启奥斯陆和平进程,进而推动巴勒斯坦过渡自治,使巴以冲突朝着和平解决迈出一大步。事实上,所有阿拉伯国家和绝大部分伊斯兰国家与以色列关系正常化的唯一障碍,就是巴以冲突悬而未决。如今,曾长期从中作梗的哈马斯改弦更张并伸出橄榄枝,如果以色列不抓住机会推进和平进程,它将永远无法改变“中东孤儿”的局面,而一直以“美国宠儿”自持,迟早会变成美国负资产而自误。(作者:马晓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