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美国总统特朗普宣布退出伊核协议后,美国政府将公布针对伊朗问题的“B计划”。

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5月21日报道,这一反击伊朗的“B计划”将由美国国务卿迈克·蓬佩奥(Mike Pompeo)于当地时间21日上午9时(北京时间21日21时)发表。这是蓬佩奥出任国务卿后的首场重要外交政策演说,演说的地点选在了保守派政策研究机构传统基金会(Heritage Foundation)。

另一方面,据伊朗国家通讯社(IRNA)援引伊朗政治事务副外长阿巴斯·阿拉奇(Abbas Araqchi)的消息报道称,在伊朗的要求下,联合全面行动计划委员会会议将于本周五举行,美国将缺席这一会议。伊朗外交官称,会议将围绕伊核协议,伊朗期待看到欧洲人确认他们是否能够履行协议所规定的义务。

退出协议的美国和留在协议内的各方看似在了两条平行的道路上。

对伊朗也要极限施压?

据CNN援引政府官员消息称,新的“B计划”是要组建一个全球联盟,向伊朗施压以胁迫后者重返谈判桌,参与“新安全架构”谈判。

“我们需要一个新的安全架构来解决伊朗的整体威胁。”美国国务院政策规划主任布莱恩·胡克(Brian Hook)18日向媒体透露,除了伊朗核问题外,新的协议还将包括导弹、导弹扩散和导弹技术、伊朗对恐怖分子的支持,以及伊朗在叙利亚、也门等地的激进暴力活动等。

然而,批评者认为,在执意退出2015年签署的《联合全面行动计划》(JCPOA,也称伊核协议)后,美国想要与伊朗达成一份更广泛的协议无疑是场“白日梦”。

“一个更大、更好的协议就是个‘白日梦’。”前美国国务院官员、核不扩散专家罗伯特·艾因霍恩(Robert J. Einhorn)直言,“(美国)真正的目标应是通过极限施压来削弱(伊朗)政权。”

但是,对伊朗“极限施压”后的终极目标,美国政府似乎尚无一个明确的结论。

对于一些美国官员而言,通过“极限施压”更迭伊朗政权并非不可言说的秘密。CNN称,有记录显示,新晋美国国家安全顾问约翰·博尔顿(John Bolton)一年前向一个伊朗异议团体发表讲话时就曾直言要推翻伊朗政府。

但新任国务卿对此的立场稍显温和,蓬佩奥认为,考虑政权更迭尚为时过早,应通过施压促使伊朗忙于处理国内事务,从而从叙利亚、也门和其他热点问题中收手。

“特朗普政府并没有考虑清楚美国在叙利亚、黎巴嫩、也门,甚至对伊朗导弹计划等问题上的立场和所追求的目标是什么。特朗普只是想从原来的伊核协议中退出。”美国华盛顿近东政策研究所主任大卫·波洛克接受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采访时评论道。

欧洲的愤怒与嫌隙

除了美国自身尚不清晰的政策目标,欧洲盟友的态度也为美国“组建一个全球联盟”的“B计划”蒙上阴影。

在特朗普不顾法、德、英三国领导人的游说而执意退出伊核协议,尤其在美国政府宣布将制裁继续履行与伊朗企业合约的欧洲企业后,大西洋对岸的愤怒与嫌隙渐生。

据美国《国会山报》报道,欧洲理事会主席唐纳德·图斯克(Donald Tusk)在上周的一份声明中猛烈抨击了特朗普,并暗示欧洲不能再依赖其老盟友。

在刚刚过去的这个周末,欧盟派出气候行动与能源委员卡涅特(Arias Canete)赴德黑兰为挽救伊核协议而做出努力。

“在德黑兰与伊朗外长扎里夫讨论如何捍卫和全面实施伊核协议,致力于保护欧盟投资并推动欧盟与伊朗的贸易关系。”卡涅特在他的推特账号上公布了此行的目标。

卡涅特的德黑兰之行显得诚意十足。

据半岛电视台报道,在与扎里夫会面后,卡涅特向媒体许下了欧盟的承诺:“我们的信息非常明确,这是一个有效的核协议。”

“他(扎里夫)向我们要求必须有具体的解决方案来实施欧盟的承诺,这是我们完全认可的。”卡涅特补充道。

自2015年伊核协议签署后,欧洲国家与伊朗的经贸往来大幅提升。去年,欧盟与伊朗的贸易总额超过200亿欧元,其中大部分出口是机械和运输产品,大部分进口产品是能源相关产品。

然而,面对美国政府的最新制裁警告,丹麦航运巨头马士基油轮(Maersk Tankers)、德国保险商安联集团(Allianz)和意大利钢铁制造商达涅利(Danieli)都已宣布计划停止或完全放弃在伊朗的业务。

法国能源巨头道达尔也警告称,除非获得美国当局的豁免,否则它将退出耗资数十亿美元的伊朗南帕尔斯气田开发项目。

对此,欧盟委员会17日表示,将启动一项禁止欧洲公司和法院遵守美国对伊朗制裁的法律。据半岛电视台报道称,欧盟正在考虑在核查德黑兰遵守伊核协议的基础上,通过为后者提供新的信贷额度、加强能源合作、执行欧盟法律等方式,促进欧洲公司与伊朗的业务。

卡涅特补充称,欧盟已提出一项建议,绕过美国金融体系,直接向伊朗央行以欧元计价支付伊朗石油。“欧盟会考虑这一点,”卡涅特说,欧盟需要迅速实现与伊朗的石油贸易。

但是,《华尔街日报》指出,上述措施将有助于在美国的投资与商业关系很少的中小型欧洲公司在伊朗开展业务,但对大型跨国企业的作用寥寥。

报道称,欧洲国家躲避美国制裁的能力是有限的,且没有经过检验。

伊朗:不会重新谈判

“实际上,他们(欧洲)一直服从着华盛顿的决定。”伊朗《德黑兰时报》主编穆罕默德·格雷德同样表现出不安。

为此,伊朗外长扎里夫向来访的卡涅特敦促欧盟给予伊核协议更大支持。

“在目前情况下,欧盟的政治意愿还不足以维持核协议,”扎里夫说,“伊朗期待欧盟进一步加大在伊朗的投资。”

对于欧洲拉近与伊朗关系的努力,布莱恩·胡克显得颇为乐观,“我们非常同意欧洲人的观点,远超出我们的意见分歧。”胡克向媒体坚称,人们夸大了美国与欧洲之间的分歧。

不仅如此,布莱恩·胡克对于伊朗重返谈判桌也非常乐观。

“新的制裁措施将给伊朗带来经济压力,正是经济压力在几年前将伊朗带向了谈判桌。”布莱恩·胡克强调,伊朗人民对政权的不满也将帮助美国政府说服德黑兰再次回到谈判桌上。

但伊朗方面对此尚无妥协的姿态。“我们不会考虑重新谈判。”伊朗前驻黎巴嫩和叙利亚大使穆罕默德·雷扎·拉乌夫·谢伊巴尼告诉澎湃新闻,“我们当时(2015年)已经谈判过了,各方都签了字,也被安理会所承认,安理会还通过了相关的决议。如果重新谈判的话,谁能站出来保证新的协议不会再次被推翻?谁能保证新的美国总统或者特朗普本人不会再次提出对协议不满意?因此,我们不同意再次谈判。”

过去两年间,伊朗正借助伊核协议重返全球市场。伊朗石油部长尚甘尼(Began Zanganeh)称,伊朗正致力于将每天的石油产量从当前的380万桶提高到420万桶,并吸引了2000亿美元的投资。而美国重启制裁无疑将阻碍这一目标的达成。

“美国对伊朗的新制裁将放缓投资效果。但它不会阻止我们。”尚甘尼说。

然而,尽管表态强硬,伊朗政府也将不得不考虑国内的紧张局势——去年底,以鸡蛋价格上涨为由,伊朗爆发2009年以来最大规模抗议浪潮;过去数月,伊朗汇率产生巨大浮动,钱庄门口挤满了兑换外币而不得的民众。

在制裁的阴影下,经济问题将成为伊朗政府面临的最大难题。

“伊朗内部的经济困境,意味着该国正处在一个‘非常爆炸性的时刻’。”美国智库布鲁金斯学会的伊朗裔学者苏珊娜·马洛尼(Suzanne Maloney)担忧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