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16日,印度尼西亚廖内省警察局总部遭武装分子袭击,造成包括1名警察在内的5人死亡。这是一周内印尼发生的第4起恐怖袭击事件。这一系列恐怖袭击,均与极端组织“伊斯兰国”脱不了干系。

在伊拉克和叙利亚遭遇重挫后,“伊斯兰国”在中东控制的地盘大幅缩小,影响力急剧下滑。在此背景下,该组织一些势力开始向印尼等东南亚国家渗透。

在印尼,成立于2015年的“神权游击队”,甫一成立便宣誓效忠“伊斯兰国”,并已成为印尼本土“伊斯兰国”支持者的中坚力量。令人担忧的是,这样的组织不在少数。英国广播公司报道称,目前已知有多达30个印尼恐怖组织宣誓效忠“伊斯兰国”,其中部分甚至宣称要在东南亚正式建立一个“伊斯兰国”的省区。

印尼系列恐袭,折射出整个东南亚的反恐困局。由于社会和地理环境复杂,东南亚深受恐怖主义之苦。除了印尼的“神权游击队”组织,外界熟知的还有活跃在菲律宾南部的阿布沙耶夫武装分子和“穆特组织”武装分子,这些组织不时与军警发生冲突,去年还一度占领马拉维市。

为应对恐怖威胁,印尼等东南亚国家从多个层面发力:在国家层面,从法律、情报、金融、反恐力量建设、减贫等方面出台措施,不仅打击恐怖主义,而且努力消除其滋生根源;在地区层面,在东盟框架内设立一系列反恐合作机制,如设立东南亚反恐中心、启用犯罪情报共享数据库等;在国际层面,分别同美国、欧盟等国家和组织签署了反恐合作宣言或协议。

这些反恐机制在预防和减少恐怖袭击方面发挥了一定的作用。但是,由于种种原因,东南亚反恐合作中的很多项目存在“有机制、少实质”的问题,加之该地区恐怖主义势力活动的复杂性和渗透扩散的严峻性,原有反恐合作机制不断面临新的挑战。

今年1月,印尼、马来西亚、菲律宾、新加坡、泰国和文莱达成一项旨在加强区域安全多边合作的情报合作协定,代号“我们的眼睛”,用于消除“伊斯兰国”在中东受挫后,其武装人员回流东南亚所引发的新威胁。但此次连环恐袭的发生似乎表明,“我们的眼睛”看得还是不够远、不够清。

印尼恐袭折射东南亚反恐之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