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个赛季,联盟还剩下两位硕果仅存的40岁老将,两位曾经的超级得分后卫,一个外号叫“阿根廷飞人”,一个叫“加拿大飞人”,没错,他们是文斯-卡特和马努-吉诺比利。就在上个赛季,这两位还在季后赛的激烈对抗中突破暴扣,似乎完全忘记了自己的年龄。

其中的文斯-卡特,更像一个永不降落的UFO ,今天我们来讲一个属于飞翔的故事,属于人类摆脱地心引力的传说。

文斯-卡特在佛罗里达戴托纳海滩长大,两岁那年,他在家看了一场NBA直播,他被电视机中J博士飞翔的身影迷得如痴如醉。事后他在自家后院里一遍遍模仿朱丽叶斯-欧文的动作,由于他的动作太过夸张,因此那些童年小伙伴们给他取了个绰号“UFO”。他真的太想飞了。

在孩提时代,卡特的生活就与篮球融为了一体。11岁那年,一次普通的跳跃,卡特的手指就碰到了篮筐,一年后,他完成了生命中的首次扣篮。高中时代,他成为了球队中的明星,也成了对方频繁包夹的对象,他对此感到厌烦,在一次突破中,卡特原本打算以一个低手上篮收场,但或许一整场遭遇包夹的憋屈,卡特没有选择轻松得分,而是迎着防守完成了一记技惊四座的扣篮。

在北卡读大三的时候,卡特入选ACC联盟最佳阵容第一队,全美最佳阵容第二队,并成为伍登奖候选人。1997年和1998年,连续两年率领球队跻身NCAA全美四强。

1998年,他在首轮第五顺位被勇士选中,并被交易到多伦多猛龙,菜鸟赛季获得最佳新秀,第二个赛季已经成为球队领袖,场均得分25.7,入选联盟三阵,并成为历史上首位参加全明星赛的猛龙队球员。

在猛龙的岁月,只要他抢断下皮球一人快攻,全场观众就会瞬间起立。然后人们就会目睹一记让人头皮发麻汗毛倒竖浑身起鸡皮疙瘩的扣篮,或是大风车、或是360度,或是拉杆折叠扣,那力与美的结合让大家忘记了是在看篮球。现场解说员会和大家一起疯了一样大喊:“文斯—卡特——”。

那时候他是鼎鼎大名的“加拿大飞人”、“乔丹接班人”,他是两届全明星票王。西部是oK组合的地盘,而东部就是他和艾弗森的地盘。世纪初的时候,小飞侠头角峥嵘,艾弗森孤标傲世,所以那位飞在天上的卡特,更是球迷的宠儿。大家买票去看猛龙的比赛,等的就是文斯-卡特快攻时飞龙在天一般的身影。

他可能是历史上最具有暴力美学的摇摆人扣将,道金斯“巧克力炸雷”、威尔金斯“人类电影精华”、天行者飘逸绝伦、J博士凭虚御风、乔丹空中漫步。他们或暴力,或飘逸,都把各自的扣篮做到了极致,上升到了艺术的范畴,这是飞人的传承,文斯-卡特是前辈们脱离地心引力梦想的延续,身上流着飞人的血。但他却是扣篮艺术的集大成者,将阳刚和飘逸完美融合到了一起,完成了对前辈的超越,成为新一代暴力美学的开创者和大宗师。

当年巧克力炸雷-道金斯一记暴力隔扣劈碎篮板,玻璃渣子满地乱飞,有人文艺范地形容道:“知道下半场开始后38秒,莫里斯-奇克斯的传球,给到篮筐左侧的达瑞尔-道金斯,制造了一个大空档。如果黑眼豆豆那时候已经存在了,那么,大家一起唱起这首歌《Boom Boom Pow!》凭借着极强的爆发了,道金斯一记响亮的灌篮,震碎了篮板,玻璃瞬间洒满了球场,于是,1979年11月13日,这个日子在在堪萨斯城的历史上,被记录下来。虽然这不是第一次,有球员在职业篮球比赛中震碎了篮板,这记强力灌篮,将NBA带入一个新的世纪。若以艺术相比,就像是从用手指勾划的洞壁画时代,直接进入到了蒙娜丽莎”。

与之相比,文斯-卡特更是篮球艺术上的文艺复兴,他的双脚起跳拉弓战斧式劈扣,独树一帜,从来没有人动作如此大开大阖;他的单臂大风车行云流水一气呵成,从来没有人能像他一样在空中把手臂抡得如此浑圆;他的转身360度扣篮游刃有余,仿佛只是一个悠闲空中的华尔兹舞蹈。从他起跳开始,腰腹展开,单臂反拉,双腿斜挂,悬停在空中,身体每一处线条每一块肌肉脸上每一丝表情,都完美符合达芬奇的人体美学标准。人说乔丹的扣篮要用慢动作回放看,因为那样才能看出他空中滑翔的姿态;而卡特的战斧只能用常规速度看,因为这样才能体会那霹雳一样砸筐的爆炸力。他飞在空中的时候,就如J博士和乔丹那样飘逸,似乎时间已经停顿,而他狠狠砸向篮筐的那一下,却俨然是巧克力炸雷的神韵,时间仿佛加速。即使我们关闭了音响,仅仅凭着画面,耳中也能听到那震耳欲聋的一声脆响,仿佛要拆碎篮筐。自他开始,篮球不只是宫廷交响乐,更开始如《命运交响曲》一样奔腾激荡、电闪雷鸣。不只是写实主义的工笔画,更是印象派粗犷凌厉的线条、泼墨淋漓的色块、惊天地泣鬼神的狂想。

他可能真的不是地球人,尺寸之间忽然发力,拔地而起,或侧身战斧、或单手史上无敌大风车、或闪电般折叠背扣、或反转360,突破时游蛇般随意,腾空是苍鹰般悬停,下砸时天崩地裂、翻江倒海、星火坠、万物生、宇宙大爆炸。即使过去300年,你脑子里还是那个飞龙在天的影子。这不再是篮球、这是文学、这是音乐、这是无双宝物、这是人类文明遗产、这将是口口相传的人间正史。

2000年的那个全明星周末的扣篮大赛,是历史上抹不去的经典,也是所有球迷难以磨灭的记忆。卡特做了什么?他左侧轻松加速,切入篮下,跑了一个弧圈,急停,腾空而起,反向360度再加大风车,旋风一般地完成,篮筐喀喇一声响,他双脚落地,轻轻跳个不停,第一个动作就终结了比赛。全场发了疯一般的欢呼,气浪几乎掀翻顶棚,KG拿着摄影机目瞪口呆,奥尼尔嘴巴变成了O型整整十多秒,所有人都打出了满分,微笑刺客更是激动地失去控制,翻过桌子单膝跪地顶礼膜拜。半人半神冷酷地挥手,嘴里念叨的是——“its over, its o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