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看了马努-吉诺比利15年球,从他25岁看到了40岁,这已经是莫大的幸福了,我们可以和子孙后辈吹嘘,你们看的都是什么狗屁巨星,爷爷我看过马努-吉诺比利打球。

很难想象,我们熟悉的篮球场,没有马努-吉诺比利将会是什么样子?

如果没有马努-吉诺比利,NBA想必会很枯燥,小后卫们只会原地胯下运球,却不知道突破的路线可以如此七扭八拐,后卫们只会传直线球,却不知道篮球也可以传出弧线,可以像足球场上的长距离大弧线香蕉球那么风骚,可以从对手的胯下穿过,塞到队友的手中。

如果没有马努-吉诺比利,欧洲步这个技术,将由德维恩-韦德推而广之,由泰瑞克-埃文斯、詹姆斯-哈登来发扬光大。当然,我们只能记得其中一种变化了,也就是右脚向右、左脚向左的固定套路,可是绝不会有”左脚向右,右脚向左“的拧麻花的步法了。我们的世界,依旧会有”欧洲步“、”迷踪步“,可惜再也不会有“蛇形突破”和”鬼之切入”了。

如果没有马努-吉诺比利,美利坚合众国天下无敌的梦之队不会在2002年本土印第安纳波利斯惨败,更不会在2004年希腊雅典戴上一枚屈辱的铜牌。区区南美阿根廷人,不会连续羞辱他们两次。

如果没有马努-吉诺比利,波波维奇的战术体系,不会进化到这个地步,不会允许这么多群魔乱舞般的传球和跑位,不会允许那么多异想天开的进攻,他会一直坚持邓肯帕克内外结合的打法死撑到王朝崩溃。

如果没有马努,马刺会在2005年总决赛倒在活塞五虎的铁桶阵下,会在2008西部决赛死在纳什的致命追身三分下,没有人会在最后时刻躺在半空中把球送进篮筐。如果没有马努,2009-2010赛季后半段,老弱病残、主力全部带伤的马刺西部前八都保不住,连续十多年的50胜记录也不会出现。

如果没有马努-吉诺比利,邓肯手掌会很痒,世上没有一种物体能比马努的脑袋令他的爪子感兴趣了。如果没有马努-吉诺比利,帕克突到无路可走的时候,皮球就不知道交给谁了,马刺战术执行失败的时候,总归需要一个人来失误和打铁,没有马努,那就只能自己背锅了。没有马努-吉诺比利,马刺在那些艰难困苦的时刻,就没有人豁出去孤注一掷,拿自己的健康和名声去赌胜利。没有马努-吉诺比利,马刺会少三个冠军,失去80%的五佳球集锦,也会失去一小半的失误,更不会有一脚蹬破球鞋、内裤放进冰箱、单手击落蝙蝠的奇葩事件。

如果没有马努-吉诺比利,波波维奇会觉得一肚子火没有地方发泄,一肚子牢骚和冷笑话无处诉说,只能终日借酒浇愁,缠绵醉乡了。

如果没有马努-吉诺比利,马刺的其他菜鸟后生们会在艰难而黑暗的现实面前看不到前途和光亮,也没有人会在仅有的几分钟替补时间内送出几个击穿防守的神奇传球,让他们轻松得分,刷出不太难看的数据。

如果没有马努-吉诺比利,世界篮球和NBA,都会失去一个异类,失去一个FIBA公认的十年最伟大运动员,失去一个FIBA历史上最伟大的国家队队长,失去一个阿根廷篮球史上的马拉多纳,失去一个奥运会历史上唯一的MVP,失去一个NBA历史上突破最犀利的第六人,失去一个四冠得主,600场以上历史胜率仅次于拉里-伯德的人物,我们还会失去这一套风格和动作,再也不会看到有人能够蛇一般穿过防守,扭进内线,隔着两个人暴扣,再也不会看到有人单手一挥,皮球如精确制导导弹一样,或贯穿全场,或击穿防守者的裤裆,或划出一道类似于足球香蕉球一样的圆月弯刀,直达队友的怀中。

他今年40岁了,虽然看起来还能打,但他毕竟40岁了,这必然是他最后一个赛季,再过一年,我们终将失去欣赏他在天空中飞舞的权利,我们终将失去这位篮球场上的大艺术家,但我们都会庆幸,我们此生看过马努-吉诺比利打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