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莱-汤普森出生在俄勒冈州奥斯威戈湖区,他和库里一样,他也是一位NBA职业球员的儿子,这真是一种奇怪的缘分。他的父亲米切尔效力于波特兰开拓者队,但幼年的克莱-汤普森对父亲的印象并不深刻,他更关心父亲的队友——“滑翔机”德雷克斯勒,这位得分后卫是当年的超级巨星,仅次于乔丹的后场大杀器。德雷克斯勒是父亲米切尔的好朋友,也是他们家的常客,克莱小时候只能转动着眼珠子,看着父辈们高谈阔论——那是他们的篮球。

米切尔家有三个孩子,马歇尔、克莱和特雷西,马歇尔最大,特雷西最小,克莱排行老二,但在小时候,克莱与哥哥弟弟打球的时候都占不到便宜,特雷西虽然小,但发育快,身材总比克莱大一圈,所以克莱谁都打不过。

克莱回忆道:“特雷西比我小一岁,但看起来大很多,所以我打不过他。马歇尔能打过我们俩,我就成为那个永远被欺负的人。那真的很恼人。我们会有很激烈的篮球对抗——一对一,一对二之类的。那是我在中学进步飞快的原因。”

在克莱15岁的时候,他终于第一次在球场上赢下了马歇尔。“任何有兄弟在NBA的球员都会告诉你这件事的意义,从小到大,你最想在球场上击败的就是你的哥哥。”打完那场球之后,马歇尔气的飞起一脚把皮球踢飞了,克莱这辈子都没找到过那颗球。

虽然克莱-汤普森出自篮球世家,身体里流着篮球的血,但他高中篮球的水平却很让人质疑。克莱一家搬到加州之后,他在圣玛格丽塔打球,那里的球员都是甲级联赛的水平。和他们相比,克莱很是平庸。很多人指出他移动缓慢、打球缺乏灵气和创造力,弹跳和对抗也不出色,更是看不到侧翼防守的潜力。但他的投射让所有人印象深刻,高中教练德巴斯克说,“我现在手下的几个孩子觉得自己是射手。我只会说,‘不,克莱-汤普森是个射手。’他只需要运一步找到空间,然后命中就行了。”

然而教练渐渐发现他并不是个不聪明的球员,他很善于利用自己的天生优势和动作习惯,教练回忆说:“一开始我觉得他移动起来很慢,但后来我发现他是滑步防守的。他的臂展让他可以防到很大一片区域。我知道自己批评他防守不尽力是个错误。”到了高二的时候,克莱已经是个相当不错的侧翼防守者。

高三时,汤普森入选了区最佳阵容第二队以及橘子郡最佳阵容第三队;高四时,汤普森场均得到21分,带领圣玛格丽塔天主教高中以30胜5负的战绩进入到了州三级联盟冠军赛。在州冠军赛决赛上,汤普森投中7个三分球,刷新了这项赛事的纪录。当年他当选了州三级联赛年度最佳球员MVP,还入选了西部地区最佳阵容第一队和EA体育全美最佳阵容第二队。

但汤普森并不是一个善于交流并表达自己的孩子,杰里-德巴斯克至今还记得克莱-汤普森刚到南加州圣玛格丽塔高中的时候有多么安静。“高中第二年,他只说两三个单词的句子,第三年,他会说几个完整的句子。第四年,我们可以正常对话了。”

带着辉煌的高中篮球荣誉,克莱-汤普森进入了华盛顿州立大学。在NCAA的赛场上,他继续创造着属于他的神奇,大一赛季,克莱-汤普森首发打满了33场比赛,场均得到12.5分,三分球命中率和罚球命中率均位居全队之首,入选大十区年度最佳新秀阵容。大二赛季,克莱-汤普森场均得到19.6分,名列大十区第二位,成为校队历史上个人总得分达到1000分的第三快球员,入选大十区年度最佳阵容一队,并获得约翰-伍登奖季中提名。在大阿拉斯加挑战赛,汤普森轰下创纪录的43分并当选为mvp——单场43分也是华盛顿州大队史单场第三高纪录。大三赛季,克莱-普森场均得到21.6分成为大十区首席得分手,赛季733分的总得分创队史纪录,在队史总得分榜单上排名第三,再次入选大十区最佳阵容一队,成为队史第三个两度入选分区第一阵容的球员,此外,汤普森还是队史首个单赛季三次赢得周最佳的球员。2011年大十区锦标赛,汤普森投中8个三分轰下43分创锦标赛纪录。

他带着光环和荣耀进入NBA,2011年,克莱-汤普森被金州勇士队首轮第11位选中,成为了史蒂芬-库里的队友。汤普森的新秀年,正是那个倒霉的缩水赛季。他和勇士队,都处在无所适从的境地里,对于新的事业和生活,他有些惘然,他不知道该期待什么——他不知道自己会成为怎样的NBA球员。那时的他,似乎又回到了高中时期,一天只说一两个单词。

然而,史蒂芬-库里发现了他的价值,库里用夸张的语气描述这位新秀队友,“相比于纯粹的投手,他可以持球进攻,可以组织球队。这对他,对整个球队来说都再好不过了,如果他能做到这些,没人防的了他。我不知道什么促使了他的改变,也许他现在更自信,知道自己可以在人群中传出好球,可以在场上任何地方发起进攻了——简直酷炫。”

这两位NBA“球二代”,从一相逢起,就惺惺相惜。斯蒂芬-库里是德尔-库里的长子,而克雷-汤普森则是米盖尔-汤普森的次子。他们都是NBA球员的孩子,在成长的过程中,库里和汤普森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从小NBA对他们来说就没有多神秘。斯蒂芬-库里和克雷-汤普森有一大堆的明星球员当他们的叔叔,而且,从四岁开始,当别的孩子在睡前听到的故事还是童话时,他们两个人就已经开始接受季后赛故事的洗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