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所皆知,NBA球场上,有一些潜规则存在,例如说在第四节最后,胜负已定的时候,胜方就不能扣篮,否则就会被视为不尊重对手的行为。

就如同之前勇士队的乔丹·贝尔客场对小牛队,胜负已定的时候,不仅快攻扣篮,还是自抛自扣,赛后让教练史蒂夫·科尔还特地去跟小牛道歉。

事实上,就连NBA的板凳区,都有一些我们很少知道的潜规则,例如说有一些位置是老将专属的,菜鸟则必须坐到特定的位置上。还有,一场比赛很长,那些万年坐板凳的球员,又是怎么打发时间的呢?接下来,就把一些关于NBA有趣的事情分享给大家。

2016年的时候,篮网后卫斯宾瑟·丁维迪,曾经被摄影机补捉到偷偷从纸杯里面拿出巧克力棒吃的画面。当时丁维迪就好像是个做坏事怕被爸妈抓到的小孩般,偷偷摸摸地,而才咬了一口,坐在他旁边的安德烈·德拉蒙德在耳边对他说:“唷,摄影机的红灯亮着。”丁维迪立刻意识到自己偷吃巧克力的模样被拍到了。

当时没什么出场机会,大多数会在板凳上待整晚的丁维迪说:“有的时候,板凳球员会肚子饿。那其实不是什么坏东西,就是个佳得乐巧克力棒,只是刚好那时候差不多是万圣节的时候,所以那个画面就被弄成GIF动态图了。”

只不过,现在丁维迪想要跟当初一样偷吃巧克力棒可能比较没办法了,毕竟比起生涯前两年,他现在的角色更为吃重,是篮网队的先发后卫,平均打出13.4分6.4助攻的表现。

当然了,丁维迪不是第一个这么做的球员,根据凯利·奥里尼克爆料,其实杰拉德·华莱士之前也会跟丁维迪一样,将食物藏在纸杯里面,不同的是,华莱士藏的是彩虹糖。

另外,骑士的老将钱宁·弗莱也爆过队友的料,说曾经有队友在板凳区吃晚餐,很可惜他并没有透露出那个人是谁。而即使是超级巨星,例如勒布朗·詹姆斯,也会因为肚子饿而偷吃东西。

除了偷吃东西之外,NBA的板凳区也有一些潜规则存在,例如巨星特权。

当道格·迈克德莫特在从公牛被交易到雷霆的时候,他不记得是谁跟他说了,但是当他到雷霆之后,他马上接到警告。道格·迈克德莫特说:“我被告诉不能坐在板凳区的最尾端,因为那是维斯布鲁克要坐的地方。他有两个指定座位,有很多时候他在场上的手感火烫,所以大家乐意给他更多空间。”

当然了,除了巨星特权之外,就跟当兵一样,老鸟(年龄大点的球员)总是可以多做一些尊重,这一点在NBA板凳区,也反应在座位上。

一般来说,每一队的板凳区通常会有两排,第一排通常至少会有十三个座位,第二排则至少会有六个,是给助理教练跟工作人员坐的。

而板凳区的潜规则,就是越是菜,就坐得离总教练越近。

通常菜鸟都是坐在最靠近总教练位置,或许有些人脑中会立即闪过,这是因为坐在总教练旁边,会更专注在球场上面,不敢跟队友嘻笑打闹,但其实原因不是那样。

箇中原因是,那几个位置被称之为“教室”,让菜鸟可以在视野最好的地方,观察比赛的攻守两端(因为座位比较靠近中场)。至于那些板凳区后面的位置,则是属于老将,特别是最后一个位置,更是老将眼中的“宝座”。

现在身在热火的凯利·奥里尼克说:“通常那个位置就是给老前辈坐的。每个人其实在开季就会定好位置,而且通常整年都不会变。”

所以热火板凳区最后一个位置是谁在坐呢?很好猜,是杜尼斯·哈斯勒姆,这位十五年职业生涯全奉献给热火的老将。

至于魔术,那个位置是给在联盟打滚十年的老将马利斯·斯贝茨。

另外,除了板凳区的“宝座”之外,同时,老将也有特权优先选择要坐哪个位置。

拿开拓者ED戴维斯为例,这位年轻开拓者阵中第二老的球员,跟其他老将不一样,他喜欢坐在助理教练旁边。

ED戴维斯解释为什么:你可以跟他们讨论等一下要干嘛,要做什么,诸如此类的事。

只不过,有的时候总会发生尴尬的状况,例如:球队老大也喜欢那个位置。

开拓者就发生这种状况,利拉德跟ED戴维斯一样,喜欢坐在助理教练旁边。

只不过利拉德跟ED戴维斯比起来,不仅小了一岁,在联盟的资历也少两年,这个时候该怎么办呢?

ED戴维斯表示自己会坐到旁边去。

除了板凳区的潜规则之外,大家有没有好奇过,NBA一场比赛打下来,从开始到结束,大概需要两个半小时的时间,球员真的每一分每一秒都全神贯注在球赛上吗?

就跟你想的一样,并不。而且他们打发时间做的事,或许就跟你我到公园打球,坐在场边等上场的时候是一样的。

尼克斯中锋凯尔·奥奎因说:“大概有百分之七十五的时间,我们都在谈篮球,但是其他的百分之二十五,大概就是『老天,这比赛也太长了吧。』”

所以就要找事做,就是那些复杂到爆炸的庆祝手势。

从2005-06赛季就一直摸爬滚打到现在的老将钱宁·弗莱说,现在球员比以前更加喜欢设计复杂的手势。

另外,球馆天花板的超大荧幕,除了坐在极远端的观众也可以投入在比赛之外,也给球员带来了好处:消磨时间。

钱宁·弗莱表示每个人都会看那些中场投篮,还有啦啦队表演。甚至爆料有些球员会讨论起场边的妹子,当然了,他并不会说是谁。然而,或许我们可以先排除特里斯坦·汤普森。

TT坚决否认,说:“不,我有女人了,我才不会去看场边的女生呢。我才不想被痛扁一顿。我有女朋友了,所以我不会这么做,才不会去看。”(他女友就是鼎鼎有名的科勒·卡戴珊),但是你会相信他说的这些话吗?可能连队友詹姆斯都不信。

另外,对那些上场时间很少的球员来说,如何打发时间也变成一种功课。

因为如此,奥奎因在为魔术队效力的时候,曾经跟当时的队友莫·哈克雷斯玩玩小游戏,例如说,看谁可以不眨眼瞪对方更久。

奥奎因说表示虽然要时刻专注在球场上发生的事,但是要在板凳上坐那么长的一段时间,真的有点难度。

看来,不上场也不好过,更别说大家讨论的——守着饮水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