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节还剩七分钟的时候,杜兰特风也似突破被防守人迎面挡了上来,脚下一顿身体已经不受控制的阿杜颇有经验地把球朝篮筐一甩,安稳地把自己摔在一旁,可意料之内的哨声迟迟未到,他面无表情地起身回防,心不急也不气。

第一节还剩3分钟的时候,杜兰特正面对垒字母哥,只见杜少一个似曾相似地拜佛,字母哥被点起晃飞到了一旁,现场一阵惊呼声中阿杜迷踪步突入,一阵仓乱的防守中他被推挤着,球一抛又摔到了场外,这一次还没有哨声,汗不停地淌下来,他无奈地抹一把站起来,心里有点急了。

休息了大半节之后,也不知是被字母哥长臂缠绕得太难受,还是想保留体力助攻队友,再次登场的杜兰特进攻的锐气削减了几分。勇士一连串的失误让雄鹿几次反击暴扣得手。他开始又急了起来,拼命摆脱开字母哥后一套交叉步突入,同样的一阵推挤后摔倒在地,这一次他索性径直走向裁判,也不管一侧的库克还在组织进攻,针锋相对后愤然离场,他是真的气急了。

这个赛季的杜兰特,可能还没有什么里程碑式的数据。只有五次驱逐领跑全联盟,要知道,他可算不上是联盟恶汉,在这个赛季前他总共只有过两次被驱逐。很多人喜欢从数据解读球星的表现和行为选择,我敬佩数据分析带来的严谨和理性,但我同样认为球员不是机器,如果一切都能用数据解释那球员恐怕就是有代码的计算机了。杜兰特的性格恰恰是极具分析价值的。

他太特别了,初入联盟拒绝队友们夜店派对的邀请背着书包行走在训练馆与家之间。在雷霆拿下MVP时潸然落泪感谢威少感谢母亲。后来的一个决定让他在联盟里“人设崩塌”,仿佛被推到了一个十恶不赦的地步,而且要注意,是他真正发自内心想要推翻曾经的自己,后来他迎战旧主时杀红了眼,总决赛上一剑封喉,拿到冠军时在香槟里烂醉,休赛季拿着小号疯狂乱怼,赛季再来已是技犯王的恶名。

一个在真实和仓皇中徘徊的人,真的很可怜。从原生家庭来看,杜兰特和库里,汤普森他们很不一样,从小在球星家庭里长大的水花兄弟都很“柔”,这不仅反映在他们的性格里,也反馈在球场上,他们总是不慌不忙,追求着一种优美,但是有时刚劲不足。而杜兰特因为从小在街区的球场打着野球,母亲的期望令他始终背负着包袱远离那些帮派,一心练球,这是那个纯真心善的“书包杜”。可长期处在自我压抑中的他,心里与生俱来的好胜心,一股“刚劲”随着舞台越来越大,也越发强势起来,“书包杜”和“死神杜”像是一对不可解开的矛盾彼此撕扯着,分离着,积累到了去年夏天终于火山一般喷薄而出,他选择放弃整个世界,只是随心随性。

记得主场对战雷霆他像是不知疲倦的机器,一次次突进内线暴扣,暴扣之余他也许会有苦涩吧,因为他对雷霆并没有恨意。客战雷霆时他被全场的嘘声和纸杯蛋糕所冲击,他被逼到绝境,他反而更加无畏,比赛场上勇士畅快淋漓拿下雷霆,可我看出他在煎熬。他抓住机会和威少互喷垃圾话,又在罗伯森情急的时候赶紧冲上去头顶头,他在掩盖。他害怕如果不是剑拔弩张,难掩心头苦涩。那一刻杜兰特是假的。

全明星赛上所有人都有意无意将他和威少联系在一起,一次心照不宣的配合,带着一点不情愿,又仿佛隐隐有一种助力。他们在一堆人的起哄声中像是高中偷偷恋爱的情侣,那一刻我们不知道他们在想什么,只有他们自己知道。那一刻的他是真的。

又一年的俄城比去年还要冷一些,他又回到了这里。与上次不同,少了全城的喧嚣嘘声,只有一部分真心爱着他的人来接机。他们有些人还怀旧地穿着雷霆球衣,有些人害怕他对雷霆已有恨意,悄悄买了蓝金色的衣服穿上。他接过一支又一支笔,认真的签上名字,蓝白还是蓝金,对他来说已经没有区别。回到熟悉的场馆里,有些人拿着带戒指的海报来祝福他,他却有点不知所措。这一刻他又是真的。回到场上他又假装愤怒地暴扣,喷垃圾话,头顶头,宣告着他毫无悔意毫不留情,他演的很真,骗过了所有人,但他没有骗过自己。比赛结束,他说,剑拔弩张是假的,对这里得爱是才是真的。

勇士需要杜兰特的那份“刚劲”,需要他嗜血如魔的疯狂,需要死神怒目一剑封喉的表现。但这还只是他的一面。因为真正的死神可怕的不是怒目嗜血,而是刀影如秋风扫叶。我不知道他是否是联盟第一人,也不知道他还有多少空间,巅峰又有多久,但我知道有一天当他放下一些东西,刚柔并济,才是至强死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