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SDN编者按】10 月 28 日,IBM 对外宣布以 340 亿美元的价格收购开源软件和技术主要分销商红帽(Red Hat)——这一交易不仅刷新了科技圈的收购记录,还引发了开源界的热议狂潮。但是可能鲜少有人记得,红帽的创始人之一鲍勃·杨是如何在山穷水尽的情况下成立的红帽。本文就来看看这个从缝衣间走出来的创始人。
缝衣间走出来的创始人,他的开源软件公司被 340 亿美元收购了

以下为译文:

1993年,鲍勃·杨失去了工作,正在他妻子的缝衣间里为他联合创立的公司努力工作——这家公司前一阵子刚刚被IBM以340亿收购了,成为科技史上最大的交易。杨表示,“毫无疑问,这是一次灵魂出窍的体验。”

创业早期

64岁的杨是Red Hat的前CEO、联合创始人。1999年Red Hat上市之后,他从CEO上卸任。2005年他离开了公司董事会,创立了一家在线出版公司Lulu.com,仍然担任CEO。

但此时距离杨创立市值几十亿的Red Hat已经过去了大约25年。IBM却在这个时候收购了这家开源企业软件公司,以扩展其云计算业务。

杨告诉我们,当时他刚刚卖掉上一家公司,一家计算机租赁公司,手里没有钱,也没有工作。

“我是个搞实业的商人,我的思想就是如此。并不是因为我多么聪明或多么愿意尝试风险。我实际上是个很差的学生。”杨说。他曾经在多伦多大学就读。因为在学校的学习成绩很差,杨认为自己不适合找工作,而应该去创业。“所以就我的情况来看,创业才是职业生涯中的低风险道路。”

实际上,杨于1976年大学毕业之后就开始创立了一系列公司。他的第一个业务是租赁打字机,客户的办公室位于偏远的多伦多周边,旁边就是一家饲养鱼虫的农场。同时,他大学时的朋友也开始在大公司里担任会计和律师。“我的朋友当时对我的职业选择并不是很赞同。”

1984年,杨创立了Vernon Computer Rentals,开始搞起了计算机租赁业务。在1989年的经济大萧条中苦苦挣扎之后,杨把公司以大约2000万美元卖给了Greyvest Capital,作为CEO的他从这次交易中获得了大约400万美元。但是,这次交易要求杨在Greyvest工作,并要求他利用交易所得购买公司的股份。不幸的是,在交易结束后仅仅一个月,Greyvest就陷入了“严重的财务危机”,公司股票剧烈下跌,使得杨在公司的股份变得一文不值。

Greyvest最终辞掉了杨。

“现在,我丢掉了工作,还有三个孩子,一大笔贷款,手头的资产价值还不如15年前大学毕业时的价值。”杨如此评价1993年时他的境况。“但是要不是那次灾难,我也不会扎进开源软件并创立Red Hat,也就不会有后面的历史了。”

Red Hat成立

幸运的是,杨在计算机行业的经验让他能在软件销售市场找到机会,为科技公司修改并定制软件以适合其需求。“作为工程师,拥有源代码和修改源代码的授权的好处就是,你能完全控制你使用的技术。”杨说。

杨说,在上世纪九十年代早期,Red Hat是唯一一家提供开源软件的公司,因为甲骨文、微软甚至IBM等大型竞争者都没有认识到源代码对客户的价值。“我只是个卖打字机的老头子,”杨说。“我喜欢卖东西给客户,除此之外我什么也不会。”

1993年,杨创立了一家公司,在开源的Linux和Unix操作系统上销售软件。杨与身处北卡罗来纳的软件工程师Marc Ewing联合(后者为公司起了Red Hat这个名字,这个名字参考了Ewing在大学时戴的红色棒球帽)。杨将他新生的公司与Ewing的开源Linux软件公司合并,并搬到了北卡罗来纳州的Durham(Red Hat现在的总部位于Raleigh)。

杨出任CEO,利用他的销售背景专注于公司运营,而Ewing负责软件工程。

由于手里没有钱,杨必须想办法搞到启动资金。因此他做出了令人费解的一个决定:他和Ewing利用信用卡来借钱。

“世界上到处都是银行的信用卡申请,我们就逐个填写申请表,他们就会发给我一张5000美元额度的信用卡。”杨说。“然后我就用这5000来付上一张信用卡的欠款。最后我从这些卡上上弄出了50000美元,这在1994年是很大一笔钱。”

杨的信用卡债务最后达到了大约50000美元,分布在至少八张不同的信用卡上。“我认为这是非常有创意的贷款。”杨开玩笑说,他的妻子觉得他该“进监狱”了。实际上,正是因为杨的妻子Nancy,杨的这一套利用信用卡的伎俩才能成功,因为她的信用额度比杨高。

杨现在称她的妻子为Red Hat获得最初成功的“最重要的个人贡献者”。“没有我的妻子Nancy的信用评级,我甚至都没办法获得能让我们盈利的资金。”他说。

杨和Ewing最终在1995年利用信用卡借贷给公司提供资金,成功地发布了第一个盈利的新版本的开源软件,最终使得他们付清了信用卡的欠款。

离职Red Hat

时至1998年,Red Hat每年的销售额高达500多万美元,第二年这个数字翻了一倍,到了一千万美元。到1999年Red Hat IPO时公司的估值为几十亿美元,此时杨依然是CEO。

在IPO之后杨辞去了CEO的工作,将公司交给了Matthew Szulik,当时他是Red Hat的总裁,负责Red Hat的上市过程。(Szulik担任CEO直到2007年,前达美航空COO Jim Whitehurst继任。)

尽管杨获得了成功,但他在谈到职业生涯时依然不失风趣和幽默感(他的LinkedIn上Lulu.com的职位为“洗咖啡杯的人”),谈到Red Hat的隆重退场时他迅速对他的合作者和继任者Ewing、Szulik和当前的CEO Whitehurst等人表示了感谢。

“这场价值340亿美元的成功跟我没有任何关系。我只是在寻找最初机会的时候做了一点小小的贡献。而机会的实际执行要归功于比我更聪明的那些人。”

创业还在继续

杨还于2005年退出了Red Hat的董事会,对此的解释是,他更适合连续创业,而不是在公司担任日常的管理职位。

因此,杨于2002年创立了Lulu.com,然后继续担任CEO。第二年,他买下了他家乡的加拿大橄榄球队Hamilton Tiger-Cats。他还花了很多时间研究其他项目,如无人机技术公司PrecisionHawk(他于2015年至2017年担任其CEO),以及他妻子的手工制作材料公司Needlepoint.com。

杨在离开Red Hat之后卖出了全部股份,所以他获得的现金仅仅是IBM收购价格的零头。但杨依然在离开Red Hat获得了几亿美元,他说他不后悔在IBM收购之前卖掉Red Hat的股份。他利用这些钱“做了许多有意思的事情”,比如建立Lulu.com,以及支持家乡的橄榄球队等。

“如果我保留Red Hat的股份,或许我能比现在做得更好。”他说,“但我不后悔我当时的决定,因为我过去15年经历了许多事,这些是作为一个Red Hat投资的管理者时体验不到的。”

原文:https://www.cnbc.com/2018/11/01/before-sale-to-ibm-for-billions-red-hat-started-in-cofounders-closet.html作者:Tom Huddleston Jr.,CNBC Make It的企业作者,之前担任财富杂志和美国律师报的记着。译者:弯月,责编:郭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