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部电影,让被好莱坞歧视多年的亚裔彻底翻了身

全亚裔阵容的电影《摘金奇缘》连续三周拿下北美票房的冠军,是当下好莱坞最火爆的电影,口碑票房双丰收——对于亚裔演员来说,这是一个扬眉吐气的时刻。而在这背后,则是亚裔演员在好莱坞数十年的蛰伏。

文 | 秋池

编辑 | 金石

这是好莱坞几乎从未出现过的状况——由全亚裔班底打造的《摘金奇缘》连续三周雄霸北美票房冠军,在烂番茄的媒体好评率维持在92%,是当下好莱坞最火爆的电影。

有人评价,“按照好莱坞的制片标准,这是一部欠缺野心的电影。”首先,它只是讲了一个稀松平常的灰姑娘的故事——女生瑞秋聪明、善良、贫穷,男生尼克英俊、多情、富有,两人遇到彼此,坠入爱河。然而灰姑娘嫁给王子的路途从来坎坷,棒打鸳鸯的恶婆婆费尽心机拆散他们,但两人的爱情在全世界的反对下愈加坚定,打怪升级,终成正果。

整部电影的剧情和大部分的爱情喜剧片没什么两样:除了扮演恶婆婆杨夫人的杨紫琼撑起了全剧最激烈的冲突,其余的部分,男女主角深情相爱,配角插科打诨,一切都在意料之中。

其次,整部电影没有启用任何一位在好莱坞有号召力的大卡司,片中的所有演员都是黄皮肤的亚裔。只是,这样的“没野心”却是这部电影最大的野心——全亚裔,成了这部影片最大的亮点,这样的阵容好莱坞睽违已久,上一次出现还是25年前俞飞鸿参演的《喜福会》。

这样一部电影出现在好莱坞的亚裔演员争取平权运动的当下,于是具有了超越电影本身的象征性意义。

1

“对我而言,能看到一个全亚裔演员班底是非常重要的。25年?我甚至不明白为什么花了这么长时间。”杨紫琼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

为什么花了那么长的时间?原因不难找,亚裔面孔在好莱坞一直处于边缘地带,某种程度上,他们就像电影里的灰姑娘瑞秋,在对方那个光鲜的世界里,她永远是被调侃的对象,拼尽全力去靠近,却依然不被接纳,在杨夫人淡淡地一句“我们不是一类人”前溃不成军。

好莱坞很早就有亚裔面孔,1920年代,华裔女演员黄柳霜凭借《海逝》里精湛的演出在好莱坞声名鹊起,在星光大道上留下了“Anna May Wong”三个词。她的东方面孔满足了好莱坞对于亚洲的好奇和窥视,此后她的职业生涯一直在荧幕上扮演心狠手辣、妩媚神秘的东方女性。她无法逃开这种角色的安排,好莱坞的剧本里没有其他样子的东方女性,她说:“我很厌倦自己的作品,为什么中国人总是演坏人?而且是那种杀气腾腾、毒蛇猛兽一般的恶棍?”

这部电影,让被好莱坞歧视多年的亚裔彻底翻了身

华裔女演员黄柳霜在《海逝》中的演出。 图 / 网络

近一个世纪过去了,世界被互联网碾平,西方对于东方古老神秘的想象被渐渐消解,越来越多的亚洲面孔出现在好莱坞,但和一个世纪前相比,很难说亚裔演员的处境变得更好或是更糟,“黄柳霜”们似乎在不同的时代遭遇着相同的辜负。

他们不得不和新的刻板印象作斗争。在好莱坞电影里,亚裔男演员通常会被选中扮演戴眼镜的技术宅、助理等功能性角色,女性演员则多数扮演按摩师、性工作者等温顺安静的角色。出演过Netflix剧作《铁拳(IronFist)》的亚裔男演员刘易斯·谭(Lewis Tan )曾在接受CNN采访时描述过这种困境:“我们亚裔男演员不是演忍者、书呆子就是僧侣、医生,角色大多是四番、五番的位置,亚裔女演员大多扮演和白人约会的性感女性。”

“不是负责提供信息,就是极客;不是怪咖,就是性工作者。我们太厌倦了,再也不想看到自己扮演这些角色了。”泰裔演员PunBandhu告诉媒体。

根据美国南加州大学的一项研究显示,亚裔美国演员在好莱坞几乎不会有出演主要角色的机会,一般情况下他们能获得的台词不超过全剧台词的5%。

更糟的是,有时候连这些机会也被抹杀了。

当剧本中出现亚洲形象时,好莱坞有一种“洗白”的惯性,即在故事背景下选择使用白人演员,比如《奇异博士》里扮演古一法师的蒂尔达•斯文顿(TildaSwinton)、《攻壳机动队》里饰演草薙素子的斯嘉丽·约翰逊,这种“洗白”使亚裔演员失去了本就不多的机会,曾有某位亚裔演员表达过这种痛苦:“当白人演员得到亚裔角色时,就像是否认了我们的存在和我们的声音。”

2

《摘金奇缘》原著作者是新加坡人关凯文,他记得在这本书刚上市时有人找到他,建议他把主角写成白人,他拒绝了,那是属于他自己的故事,他很难想象主角突然变成了一个白人。

对此,瑞秋的扮演者康斯坦斯·吴说:“我很高兴凯文能够坚持立场。对某些事情说‘不’其实需要很大的勇气,尤其是你会害怕,如果不答应的话一切都会溜走。”在这部电影之前,她最为人所知的作品是关于美国移民题材的ABC(美国广播公司)喜剧《初来乍到》。而这部电影的男主角——马来西亚籍的亨利·戈尔丁几乎没演过什么像样的角色,他能够出演这部电影源于被导演团队的会计举荐,平时,他的主业其实是运动和旅游类电视节目主持人。

对亚裔的歧视不只存在于桌面下的规则,甚至允许被公开化。2016年的奥斯卡颁奖礼上,三名亚裔小孩被请上舞台,他们身着黑色西装打着领结,手里各拎着一个黑色公文包,扎着小辫的女孩戴着黑框眼镜。

主持人洛克说:“他们派来了最敬业、最准确和最努力的工作代表,欢迎朱铭、凌葆和大卫·默斯科唯茨。” 台下大笑。那几个形容词代表了美国人对亚洲人的刻板印象:学习努力、数学好。洛克紧接着说:“如果有人不喜欢这个笑话,可以用你的手机发推特吐槽,不过你的手机也是这些孩子们做的。”他暗讽了亚洲的童工问题。

这部电影,让被好莱坞歧视多年的亚裔彻底翻了身

2016年的奥斯卡颁奖礼上,主持人洛克和三名亚裔小孩。 图 / 网络

这些玩笑明显开得有些过头了,引发了亚裔的激烈抗议。李安联合其他亚裔导演向奥斯卡官方发联名抗议信,信中写道:“奥斯卡典礼因为对亚洲人诠释的手法荒腔走板而蒙尘,我们想知道如此缺乏格调与冒犯人的桥段怎么会发生?”

康斯坦斯·吴也参与了这场抗议,她在推特上写道:“让小孩子列队似地站在台上,也不给他们说话的机会,只是为了讲一个种族主义笑话,这是一种退化,也很恶劣。”

对于好莱坞的亚裔演员,类似的的困境无处不在,康斯坦斯·吴曾在一次采访里无奈地说:“我在一个漠视我的声音以及和我一样的人的行业工作,我能做的是不断敲门、建造自己的房子,并向亚裔朋友和下一代的亚裔呼吁:我们有工具、有能力,也有特殊风格,别人看不见,并不代表我们没有。”

这也许是她和其他亚裔演员参演《摘金奇缘》原因,“当其他电影不能准确地反映出他们的情绪时,他们会出现在这些电影中,并表达自己的愤怒。”扮演瑞秋闺蜜的奥卡菲娜所说。

3

《摘金奇缘》从2017年初开始筹备,导演朱浩伟开设了在线电话,说“不想错过任何人”,因为,“我们知道亚裔想要进入这个行业有多难”。

在北美上映之前,他很紧张,这部影片的表现也许将决定亚裔演员未来能有多少机会,他在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说:“如果《摘金奇缘》在第一个周末有不错的表现,不同的制片公司就会投拍大约6部以亚裔美国人为主角的电影。”他也做好了失败的准备,如果反响不好,那就“再来一次”。

他赌成功了,这部电影里连续三周拿下北美票房的冠军,对于参演的亚裔演员来说,那是一个扬眉吐气的时刻。

这部电影,让被好莱坞歧视多年的亚裔彻底翻了身

上映至今,影片烂番茄新鲜度维持在92%。图 / 受访者提供

谈到这部片子的意义时,康斯坦斯·吴说了一段动人的话:“对于那些觉得没被别人看到的人,我希望你们很快找到一个能代表你们的故事。我们并不都一样,但我们都有一个故事。我希望每一个看了这部电影的亚裔孩子,都能意识到他们能够成为自己故事的主角。”

事实上,这部电影真的做到了这一点。一位在美国生活的亚裔如此评价《摘金奇缘》,“我不觉得这部电影深刻,但它却让我感同身受,甚至在走出电影院的时候,我好像多了一份力量,也多了一份对美国亚裔的认可。我希望这部电影只是全亚裔卡司时期的开始。”

今天(11月30日),《摘金奇缘》将在中国内地上映,一项挑战也同步摆在了它的面前——它能否在中国复制同样的成功?毕竟在中国没有了族裔运动情怀的背书,这部电影也将回归电影本身,接受观众的评判。

但无论如何,电影在戏里戏外看上去都有了圆满结局:杨夫人代表的豪门最终接受了灰姑娘;在未来,亚裔演员或许也将得到更多成为故事主角的机会。

只是,这些都不是故事的终点,大团圆之后,戏里的角色和戏外的演员都还有漫漫长路要走。书和电影戛然而止,从来不会告诉我们王子和灰姑娘婚后在城堡里鸡毛蒜皮的人生,所以童话永不幻灭。从《喜福会》到《摘金奇缘》花了25年,这次高光时刻之后,我们不知道亚裔演员还要走多远的长路,才能迎来下一个属于自己的时刻。

这部电影,让被好莱坞歧视多年的亚裔彻底翻了身

影片中,世纪婚礼上,现场众人为新人欢呼。 图 / 受访者提供

文章为每日人物原创,侵权必究。

想看更多,请移步每日人物微信公号(ID:meirirenw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