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两天,天弘余额宝货币基金的7日年化收益率依然徘徊在2.5%一线,未有起色。11月14日,余额宝收益率还跌破2.5%至2.4990%,11月16日最低到过2.4960%。

我身边的朋友感叹,余额宝的存在已经“鸡肋”。从此前每日限制购入总额需要早起“抢”份额,现在跌得大伙都没兴趣买,中间只隔了几个月时间。

余额宝收益率跌至2.5%:货币基金失宠了?这么“鸡肋”谁还在买?

曾经的“现象级产品”

回顾余额宝的历史,可谓互联网金融时代首屈一指的“现象级产品”。2013年5月29日起,支付宝开始对接天弘增利宝货币基金,开启了“宝宝类”理财产品时代。

现在回想,那真是开启了我们认知空间的一款划时代产品。除了T+0的活期的钱还能有这么不错的利率外,有一点很多朋友没有细嚼,那就是余额宝其实打通了证券账户和消费账户啊(投资项和经常项)。比如你想买个爱马仕,不能当场刷你的股票账户,说“来,抛掉一手茅台,来个包”吧?但你在天猫买东西,就真的刷了你的余额宝这个货币基金了呀?

还记得运作伊始,余额宝的收益率在3%左右;随后一段时间,收益率稳步上升,2013年末2014年初时,收益率一度高达6%以上;2014年1月2日,7日年化收益率最高达6.7630%,一时间众多投资者争相购买,当时我在媒体写稿老用“存款搬家”这词儿,银行招架不住啊。余额宝规模也巨额增长;随后较长一段时间,收益率维持在4%左右。

不过,2016年9月,余额宝的收益率曾一路下探至2.3%左右;如今余额宝的收益水平,也越发逼近历史低位。

公募中的战斗机

其实不仅余额宝,近期其它货币基金的收益率也是连连下跌,在当前的市场背景下,货币基金作为公募中的战斗机,难道是要失宠了?

其实并没有那么容易。

数据为证。WIND数据显示,2018年三季度货币基金规模(净值)增加4851亿元至8.92万亿元,占全部基金比重继续攀升,高达67.46%。

中金固收最近的报告指出,三季度权益市场继续下探,市场风险偏好下移,带动资金流向风险低的货基和债基。两只场内货币基金华宝现金添益和银华交易货币三季度增长规模最大,远超余额宝旗下所有货币基金规模增长总和(几乎为其两倍),两者合计贡献了约600亿的增量。

余额宝收益率跌至2.5%:货币基金失宠了?这么“鸡肋”谁还在买?

再说回余额宝吧,除了最早接入余额宝的天弘基金,为了满足合规要求,目前接入余额宝的货币基金已达13只,多为今年5-10月份接入余额宝的。这些货币基金规模的增长主要得益于天弘余额宝规模的分流,天弘余额宝本身规模三季度净减少1308亿元,但要是看余额宝接入的所有基金,三季度净值总规模还是增加了324亿元,虽然风头的确是不及当年。

余额宝收益率跌至2.5%:货币基金失宠了?这么“鸡肋”谁还在买?

三季度货币基金收益率下行是行业整体表现。中金报告指出,三季度货基平均收益率再度下行57bp,均值降至3.3%。

从收益率变动分布上看,仅有1%的货基实现了收益率的增长,28%的货基实现了高于3.6%的收益率,约有24%的货基其当前收益率已低于3%。货币市场利率大幅回调推动货基收益率进一步走低。债基、短期理财及其他产品继续对传统型货基造成一定分流。

都“鸡肋”了谁还在投?

我身边最好的观察对象,就是我妈。我妈这种价格敏感的上海老太太,一见货基不划算了,就立刻用脚投票,把钱搬去了略有可替代性的短期银行理财。货币利率走低,谁还在加仓,我带着好奇的心继续扒数据发现:三季度货币基金规模的大幅增长,主要是得益于机构投资者的青睐。

中金报告显示,分费率统计的货币基金规模净增来看,中低费率产品净增规模大幅上升,高费率产品净增规模较上季度大幅下降,中低费率产品净申购的大幅增加表明机构净申购大幅回暖,而高费率产品净申购规模大幅下降表明散户净申购意愿大幅走弱。

不想错过热门资讯?您可设置第一财经资讯为星标公众号

余额宝收益率跌至2.5%:货币基金失宠了?这么“鸡肋”谁还在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