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人物钟十五报道

11月5日,宋夏在微博上写道:“在我小学的时候,我的表哥对我进行了长达六年的性侵……我承认我是一个怂包,时至今日才敢开口,对不起。”

宋夏告诉每日人物,表哥比她大五岁。当时,5岁上小学的宋夏并不知道表哥在做什么。直到初一,她才知道“这样子做是不对的”,拒绝了他。

在宋夏的讲述中,六年的性侵经历让她陷入了长达四年的抑郁。2017年12月11日,18岁生日当天,唯一一个没有给她负面评价的男友与她分手后,她第一次自杀。

在后来将近一年的时间里,宋夏尝试了五次自杀,不断洗胃、插管,进出医院。最近一次选择轻生,是在今年11月1日。

因抑郁症困扰,上大学的宋夏目前休学一年在家。

2017年9月,宋夏将这件事分别告诉了她早已离异的父母。父亲宋辉回应称,“既然事情过去已经这么长时间了,你现在告诉我也没有任何意义,就把它忘了吧。”

宋夏父亲宋辉称,自己一开始不愿意去相信这件事,但宋夏每次病发时,都会反复念叨这件事。至于如何解决这件事,他想寻求一个合适的解决方法。现在的当务之急,是给宋夏治疗抑郁症。

宋夏的表哥王迅向每日人物否认了性侵的事实,他称,“我绝对没有性侵,没有对她做过那些事。”

11月7日,自杀抢救过来的宋夏出院了。第二天,她向当地派出所报警了。

11月8日,当地派出所向每日人物回应称,此事正在调查。

安徽18岁女孩自曝5岁遭表哥性侵,抑郁四年五次自杀,称已报警

宋夏

遭性侵时仅5岁,不知在做什么

宋夏家在安徽北部的一个城市。5岁时,因为父母做医疗生意,经常不在家,还经常吵架,母亲便经常把她送到姑姑的家里。

姑姑家有个年长她5岁的表哥叫王迅。宋夏称,吃完饭睡午觉时,“当时可能是年龄小吧,觉得睡一张床没有关系。”

但就是那时,“躺在床上,他就抱着我,让我摸他的下体,摸完之后还让我用嘴含他的下体,还问我一些很恶心的问题,比如说什么味道啊,好不好吃啊,喜不喜欢啊这类问题。”宋夏描述当时的情形。因为年纪小,没有意识,那时宋夏并不知道是在做什么。

这持续了六年,只要去姑姑家睡午觉,就会发生这件事。直到初一,宋夏有了性启蒙,“(同学间)相互之间也都会说一些玩笑话,但对他们来说是玩笑话,在我身上却是真实发生的。”她才懂得“(表哥)这样子做是不对的”。

此时的表哥王迅快上大学了。“他早就应该意识到了(不对)。”宋夏说。

宋夏记得最后一次,是在表哥王迅生日那天。当时,宋夏还精心准备了一份数字油画的礼物送给表哥。

中午一点半左右,宋夏记得,“他把我叫到房间给我看色情录像,并且让我用手抚摸他的生殖器官,问我大不大什么的。”当时,宋夏很恐惧,“一直在哭”,在宋夏的强烈要求下,王迅让她回家了。“他可能也怕我会说出去。”宋夏事后猜测。

“这件事就到此为止了。”宋夏回忆,之后,表哥王迅对她的态度变得非常恶劣,“他跟他同学出去玩,带着我,就会让我付钱,把我称之为‘钱包’。再后来给我爸爸说我的坏话。”

宋夏说,自那之后,她与表哥的联系便少了。最后一次见王迅,是在2016年。

11月7日,每日人物联系到宋夏的表哥王迅,他否认了性侵的事实,称,“我绝对没有性侵,没有对她做过那些事。”

王迅承认,自己与表妹的关系发生转变,也正是在宋夏初中时期。“小时候我们关系比较好,经常一起玩,玩玩具啊、看电视。”不过对宋夏口中的联系少了,王迅解释称,是表妹上了初中后的 “叛逆期”所致。

被男友说“不干净”,四年抑郁,五次自杀,全因幼时经历

王迅还告诉每日人物,自己从母亲那得知,宋夏的精神似乎有问题。有一次他与宋夏父亲、自己的舅舅宋辉吃饭,聊起这件事,宋辉向他称“你不要再戳我痛处了。”他便没有追问。

而在宋夏的讲述中,正是六年的性侵经历让她陷入了长达四年的抑郁。

宋夏称,自己确诊得抑郁症,是在她念高一的时候。

这一年,她也交了自己的第一个男朋友。宋夏想把这件事倾诉出来,但没有别人会听她说了。所以“只能从感情上来寻求倾诉,获得满足感。” 她把幼时被表哥性侵的事,告诉了男友。谁知,男友得知其经历后,辱骂她,说“她不干净”。

宋夏向每日人物出示的2017年抑郁自评表、焦虑自评表显示,宋夏有重度抑郁症状、重度焦虑症状。同时,她还向每日人物透露,自己还有边缘人格障碍。只是这一诊断书被她弄丢了。

安徽18岁女孩自曝5岁遭表哥性侵,抑郁四年五次自杀,称已报警

宋夏的抑郁、焦虑自评表

每日人物查阅公开资料发现,边缘人格障碍是一种介于神经症和精神病之间的心理障碍,它的成因可能是不健康的童年经历或者是脑机能障碍。患者渴望爱,但情绪起伏很大,外表常常格外的理想主义、充满快乐、令人喜爱。而当他们被负面情绪征服时,会感到强烈的悲痛,羞耻,愤怒,恐慌。有自虐倾向。

宋夏称,自己有过多次自残行为,也有过五次自杀经历。第一次是2017年12月11日,她18岁生日。那天,她与自己的前男友分手,那位男友是唯一一位在得知她的经历后,没有做出过负面评价的人。分手的原因是“我那时情绪很不好,抑郁发作”,宋夏透露。

那天晚上7点多,宋夏的妈妈买了蛋糕,宋夏跟母亲说了一句“我回屋一会儿”,回到屋里就吞了药。她吃了三四十片劳拉西泮,一种抗焦虑的药。但幸好家人发现的早,那时,母亲过来喊她吃蛋糕,发现了剩下的锡纸片,把宋夏送到了医院。

“之后的自杀的话都算是小事吧,也就是吞药洗胃,吞药洗胃。”宋夏表示。

宋夏称,自己“选择自杀,因为控制不住,控制不住有这种自残的行为。你的理智告诉你,你不应该这么做,但是你的身体告诉你,你现在想死。”

最近一次自杀是在今年的11月1日。晚上9点多,宋夏联系不上现在的男友,也联系不上自己的好友,觉得自己“有一种被抛弃了的感觉”,反复睡不着觉。于是,宋夏吃了两片药,但仍旧睡不着,又吃,又睡不着。她最终吃了一整瓶药。

“我大概吃了一百片0.5毫克的氯硝西泮,20片多塞平,还有艾司唑仑、丁螺环酮,具体吃了多少,也记不清了。”她称。

11月7日,宋夏从医院出院。

从高一至今,宋夏已经抑郁了四年,病情反复,已选择从大学休学一年。

安徽18岁女孩自曝5岁遭表哥性侵,抑郁四年五次自杀,称已报警

11月7日,宋夏出院

父亲不帮忙,发微博是自己帮自己

2017年9月份,宋夏将这件压抑已久的事分别告诉了她早已离异的父母。母亲虽然很难过,但“她是一个女人,她没有任何的办法去解决这个事情”,宋夏称。

令她失望的是父亲的态度,宋夏回忆,父亲听说了这件事,跟她说,“既然事情过去已经这么长时间了,你现在告诉我也没有任何意义,就把它忘了吧。”

父亲的态度让宋夏伤心。她知道,父亲做不了。但他哪怕只告诉表哥,“你做的不对,我女儿受到伤害了”,都比他什么都不做要好吧?”宋夏抱怨。

宋夏为此事与父亲吵过很多次,但父亲均回避了这个话题。

“他不帮我,我就自己帮自己。”宋夏说,11月5日下午4点多,她发布了一条文中开头的那条微博。

次日,每日人物联系了宋夏的父亲宋辉。他称,自己一开始不愿意去相信这件事,但宋夏每次病发时,都会反复念叨这件事。他现在愿意去相信她,一起解决这件事。

他还称,自己以前对待女儿的态度不好,是因为不了解抑郁症的症状,女儿以前的发呆、无力,他都以为是因为她不想学习。“我这两天看了抑郁症的书籍,都明白了。”

如何解决这件事,父亲宋辉也在寻求一个合适的解决方法。他认为,现在的当务之急,是给宋夏治疗抑郁症。

宋夏想的是,报警。11月8日,刚从医院出来的第二天,下午三点,宋夏去了当地派出所。

11月8日,当地派出所向每日人物回应称,此事正在调查。

(文中宋夏、王迅和宋辉均为化名。此文为每日人物原创,侵权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