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17日,安徽省纪委、省监察委官方微信公号“安徽纪检监察”通报了一则官员落马消息:安徽省芜湖市鸠江区委书记茆斌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在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消息只有这短短的一句话,涉及的官员级别也不高。但是,通过梳理茆斌的简历,不难发现这位落马官员的特殊之处——从他在2018年3月履新、就任鸠江区委书记至今,仅仅过去了7个月。


区委书记履新7个月即落马,曾有干部当选1小时就被“双规”


这名区委书记从履新到被查,间隔如此之短,可谓是“光速落马”。无疑,在众多落马官员之中,这种情况并不多见。一名干部“光速落马”,实质上有着两层内涵,第一层内涵,说明的是这样的干部往往在履新之前就已问题重重,而另一层内涵,则意味着当地的纪检监察部门十分雷厉风行,出手“稳准狠”,如此才能在一名干部履新不久之际,直接将其“斩落马下”。

7个月的间隔,对于查处一名官员而言,无疑已经十分之短。但“海运仓内参”(id:hycplb)在查阅了以往的一系列新闻之后,惊讶地发现:原来这还不是以往被查的履新时间最短的干部。俗话说“强中更有强中手”,以往各级纪检监察部门的办案效率,也是“人外有人、天外有天”,颇有一些干部,在履新后没主政几天,就因为涉嫌违纪违法,迅速沦为了被查的对象。

在这些落马更加“迅速”的案例当中,离今天最近的,便是7月11日落马的广东省委常委、统战部部长曾志权。当天,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发布消息,称曾志权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而距离他在2018年4月刚刚履新广东省统战部部长,只过去了3个月而已。


区委书记履新7个月即落马,曾有干部当选1小时就被“双规”


而2017年落马的原河南焦作市委常委、副市长王宏景,履新之后被查用时更短。王宏景落马背后是一张家庭集体腐败网——他的哥哥(国家统计局原局长王保安)、嫂嫂(银河证券原副总裁霍肖宇)、弟弟(平顶山市湛河区委书记王宏希)此前均已落马。

据《焦作日报》报道,2017年1月22日,焦作市人大常委会第24次会议任命王宏景为焦作市副市长。然而,不过40天时间,3月1日上午,在焦作市十二届人大常委会第25次会议上,王宏景副市长职务被免去。从任职到落马前后不过40天时间,焦作坊间为此称其为任职“最短命的副市长”。

但是,这些人履新之后的落马速度,依然不是最快的,而且履新之后迅速落马的,也不乏级别更高、职位更关键的人物。


区委书记履新7个月即落马,曾有干部当选1小时就被“双规”


2014年底到2015年初,解放军中的纪检监察部门办了一件“大案”,那就是对第二炮兵(如今已改组为火箭军)连续两任副政委的立案侦查。2014年12月,时任第二炮兵副政委于大清被军事检察机关立案侦查。于是,同为中将的张东水在12月底接替了于大清的职务,出任第二炮兵副政委。但是,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张东水履新之后,屁股还没坐热,他就也因涉嫌违法犯罪,在2015年1月被军事检察机关立案侦查,前后用时不过十几天。

不过,如果真的要评选出一位履新之后落马速度最快的“冠军”,恐怕谁都比不上2003年落马的贵州省长顺县原政协副主席、计划局原局长胡方瑜。当时,据《新京报》报导,2003年3月13日中午12时,胡方瑜在当天的贵州省黔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长顺县政协换届选举中当选为政协副主席。没想到,这场换届选举才刚刚结束不到1小时,胡方瑜就被纪检机关宣布“双规”,令人十分惊讶。这个记录,恐怕在未来也很难被打破。

归根结底,这些干部在履新后迅速落马,原因还是在于他们自己早有问题,只不过基于侥幸,才未在履新之前就被查处。但是,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在反腐工作不断升级加码的大形势下,他们的问题迟早会被发现。随着制度反腐的“篱笆”越扎越牢,我们相信,纪检监察机构查处涉嫌违纪违法干部的效率只会越来越高。

(资料来源:安徽纪检监察、中央纪委监委网站、新京报、央视网、财新网等)

撰文 / 杨鑫宇 编辑 / 苍 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