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二代”赵晋的行贿名单上又有一人“亮相”——南京市委原书记杨卫泽的秘书张志炎。

张志炎出生于1975年,硕士研究生学历,曾任南京市委办公厅副主任。杨卫泽落马时,他和杨的妻子同时被带走接受调查。

如今,张志炎的案情得到披露,他充当地产商赵晋的“内线”,向赵提供了杨卫泽的日程安排信息。

不要小看“提供日程安排”,这很有可能为赵晋围猎、腐蚀杨卫泽铺上了“垫脚石”。赵晋的公司在南京至少拿下8块地,总成交额超过33亿,基本都和杨卫泽有关。

检方的起诉书披露,张志炎于2012年至2014年间,在提供杨卫泽日程安排信息、协调解决地产项目施工等方面为赵晋谋取利益,先后非法收受赵晋给予的现金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约93万元。

奇葩的是,赵晋曾送给张志炎一幅张大千的书法作品,2014年初,他又花30万从张的手里“买”了回去。

被“官二代”围猎,秘书出卖部级领导行程

至于张志炎的领导杨卫泽,则因直接或者通过其妻受贿约1600余万元,被判刑12年6个月。

赵晋是江苏省委原常委、秘书长赵少麟之子,在父亲的庇佑下,他用金钱开道,编织了一张庞大的政商关系网,敛财足迹遍及江苏、山东、河北和天津。

被“官二代”围猎,秘书出卖部级领导行程

在赵晋的“朋友圈”中,包括数名部级干部,例如河北省委原书记周本顺,天津市政协原副主席武长顺,国家行政学院原常务副院长何家成,山东省委原常委、济南市委原书记王敏,江苏省委原常委、南京市委原书记杨卫泽。

赵晋与周本顺之子周靖关系很好,周本顺之妻段雁秋甚至将赵晋认作“干儿子”。赵晋出事后,周靖曾找周本顺协调帮忙,周本顺当时自身难保,于是劝儿子好自为之,与赵晋划清界限。

为了围猎、腐蚀这些干部,赵晋不惜投入重金。他曾在北京玉渊潭南路的高档小区缘溪堂打造一处会所,连买带装修耗资1亿元,王敏就是这里的常客。

中纪委网站披露,中央八项规定出台,特别是中央整治“会所中的歪风”通知下发后,王敏仍然置若罔闻,于2014年6月,借在中央党校学习之机,潜入赵晋在北京的会所吃喝玩乐。

十八大后,王敏借到北京参加中央全会、“两会”等机会,多次给赵晋打电话,明示暗示让其送钱。

赵晋还经常亲自出面,“打点”一些具体经办业务的厅处级干部,在天津市就不下5人:市城投集团原董事长马白玉、市委城乡规划建设交通工委原书记沈东海、河北区建委原副主任杜娜丽、河北区政协原主席崔志勇、市规划局东丽区规划分局原局长王樾。

赵晋的手还“伸”到了中纪委,拉拢了两名“内鬼”罗凯、申英。罗凯从赵晋那里先后低价购买了四套住房、两间商铺,而他则在自己联系的天津地区多次为赵晋在土地审批、工程项目等方面提供帮助。罗凯通常并不直接向地方官员提要求,而是通过饭局把赵晋介绍给官员认识,大家就彼此心照不宣。

被“官二代”围猎,秘书出卖部级领导行程

从杨卫泽到张志炎,他们级别有高低、权力分大小,但都被赵晋一一“拿下”,原因在于思想滑坡松懈、追求奢侈享受、放松了对我的要求。只有严以修身、严以用权、严以律己,脑子里始终绷紧党纪国法这根“弦”,才能挡住别有用心者的“围猎”。

更多精彩内容,欢迎关注长安街知事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