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新社马尼拉7月12日电 (记者 关向东)领英(IHSMarkit)亚太区首席经济学家拉吉夫·比斯瓦斯(RajivBiswas)12日在此间表示,由于菲律宾和其他亚洲国家一样,近年减少了对欧盟市场的贸易依赖,且与亚洲国家之间的贸易额不断增长,使得菲律宾做好了准备,应对“英国脱欧”可能带来的负面影响。

本周早些时候,英国首相宣布,英国的目标是在2019年3月正式脱离欧盟。这将是英国近半个世纪以来最大的外交及贸易政策转变,各方纷纷研究其可能带来的影响以及应对措施。

据菲新社报道,比斯瓦斯表示,快速增长的亚洲市场,尤其是中国市场,已成为许多亚洲国家日益重要的出口市场,而欧盟贸易伙伴的重要性已相对下降。菲律宾十大贸易伙伴中有8个是亚洲国家,美国和德国是菲律宾十大贸易伙伴中仅有的两个非亚洲国家。

他指出,随着英国作为亚洲出口市场的重要性日益下降,该地区将不直接受“英国脱欧”后进口量大幅放缓的影响,其中菲律宾目前对英国的出口收入,不到其出口总收入的1%。

菲律宾统计局(PhilippineStatisticsAuthority)数据显示,2017年菲律宾对英国和北爱尔兰的出口从2016年的5.0106亿美元下降了5.4%至4.7394亿美元。这两个市场去年也是菲律宾第20大出口市场。

《经济学人》分析指出,德国、荷兰和法国是菲律宾对欧盟的前三大出口市场,英国甚至没有进入菲律宾的全球十大出口市场。因此,“英国脱欧”不太可能对菲律宾整体贸易前景产生重大影响。

菲律宾贸工部长拉蒙·洛佩兹(TradeSecretaryRamonLopez)此前表示,他所在部门正在研究“英国脱欧”对菲律宾贸易可能产生的影响。

洛佩兹介绍,受惠于欧盟普惠制计划(GSP+),目前有6274种菲律宾商品可以免税进入欧盟市场(包括英国),但是量并不大。(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