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笑来回应录音泄露门事件:起诉陈伟星要走刑事流程

雷帝网 乐天 7月6日报道

近日,一段疑似“币圈首富”李笑来的谈话录音被曝光,引发了币圈行业地震。李笑来今日回应称,被录音的感受是自己傻逼。

“吴子龙夫妇把我出于好意的私下谈话录音并放出去,也非常缺德。”

李笑来还特别提到泛城资本董事长陈伟星,称委托律师在杭州互联网法庭对他发起了起诉,起诉他诽谤。在他上蹿下跳胡说八道的时候,一直没有跟他对骂,只是要求他提供证据。

“在微博上给他 24 小时准备证据。72 小时过后,我向法院提出了诉讼。用法律保护自己,是很艰难的,但,我也别无他法。”

李笑来说,陈伟星这种人,其实真的是很难对付的,因为他总是高举着“正义的大旗”,跟他对着干,就好像是我要跟正义对着干似的。

“他每次撕咬的时候,都搞得好像我要是反对他,就是反对行业公开透明似的 —— 可问题是,我真的赞同行业公开透明。”

李笑来还说,本来起诉陈伟星诽谤,走的是民事流程,现在看来,必须走刑事流程了。他靠臆想诽谤的,不仅仅是李笑来个人,还有李笑来投资的 BIGONE 交易所。

陈伟星对此也做出回应,称李笑来“圈粉割傻逼韭菜”录音事件被曝光以后,居然在今天宣称已经在法院起诉其揭露他制造骗局,是伪首富和骗子是侵犯他名誉权。

陈伟星还说,自己的诉求非常简单,李笑来只要愿意承诺并履行“不贪污,公开并合理使用向散户募集的公共资金”,就公开赞赏其行为,并愿意赠送他1000万感谢其为行业发展做贡献!

据悉,李笑来近期谈话内容涉及众多区块链项目以及币圈人物,包括老猫、neo、以太坊、Ripple、易理华、罗振宇、孙宇晨、赵长鹏等。

在这段长达50分钟的录音中,李笑来脏话连篇,称老猫曾经是nobody,自己帮老猫火起来的。帅初做的是空气币,自己帮帅初卖了6个月的空气币,因为他骗人模式简单。

“有个骗子交易所叫币安,有个骗子叫孙宇晨,你怎么能落后他们,要加速做事。”

李笑来点评说,赵长鹏人品不好,跟徐明星一样有黑历史。赵长鹏不太懂技术,只不过因为大家都关了,他没有关,大家都退,他不退,就因为赵长鹏是加拿大人,否则没有赵长鹏什么事。

陈伟星当时直言不讳的说,“首骗被爆录音,‘走向财富自由之路的方法就是,组织个粉丝社群,发个币给他们,换走他们的钱。’”

以下为李笑来回应原文:

李笑来回应录音泄露门事件:起诉陈伟星要走刑事流程

这两天很多人问我,被录音的感受,我的回答都是一样的:

自己傻逼呗。

几乎每时每刻,我都觉得之前的自己很傻逼 —— 这事儿我公开都说过。什么“人设崩塌”之类的评价,肯定不是了解我的人做出的,我哪里有什么人设啊?我被如此这般大量关注才几天啊?人设个屁啊!

我本来就是个粗人,私下经常讲脏话,只不过我不笨,我读书很多,思考很深,会写清楚的文章,也会做有意义的演讲。我个人并不认为私下说粗话是什么坏事,当然,公开讲粗话确实不好,因为那会影响太多人的心情,也不礼貌。

被“曝光”的那段录音,应该是在 2018 年 2 月 4 日。当天是厦门区块谷总经理吴子龙夫妇来找我的时候,他们俩偷偷录音的 —— 我自己当然不知道在被录音,所以,理论上来讲,我并无意对着大众喷脏话,而当场听的两个人,也知道我的脏话并不针对谁。

被录音,被传播,还被有意曲解,当然不爽,而吴子龙夫妇把我出于好意的私下谈话录音并放出去,也非常缺德,然而,此人还在我的微信通讯录上,为什么呢?因为我希望这对夫妇能看到这个事儿是他们夫妇俩真的有问题。

易理华还在硬币资本的时候,主张要做个收费群 —— 就是后来大家所知道的 “600ETH” 群,在当时的环境下,我觉得也挺好,就同意了(只不过当时就说好,群内的人在一年内若是赚不够 600 ETH 的话,是要退这 600 ETH 的)。

春节前后,易理华被发现做老鼠仓之后(此事有人证和物证),我采取了息事宁人的态度,跟他聊了一下,他自己选择“安静地离开”;而我也并不想撕破脸。

当时我还安慰自己“在这样不正常的世界里,年轻人很容易遇到被扭曲的境遇”,认为“他只不过是着急赚大钱而已”,所以,“一不小心用力过猛,动作变形”……

当然,后来证明我对此人的想法和做法都是错的。此人在明知自己即将要离职的情况下,以硬币资本合伙人的身份建立了一个小密圈,前后收了将近一千万人民币。

面对几乎同样一拨人,想要证明自己是对的,就要证明对方是错的,这也许是他的思路。所以,一路下来,易理华开始视我为敌人,四处说着一些阴阳怪气的话,煽风点火。再后来就是可怕的熊市了 —— 之前的行情下行,被普遍认为是大市调整而已,春节期间搞得鸡飞狗跳的三点钟群,就是市场理解的表现……

其实很少有人真正听完录音的,绝大多数其中被曲解的地方,我看着都觉得神奇。

事实一:李笑来没有骂散户傻逼

录音里,我脏话连篇,但,对于散户的评价,我是这样说的:

“……不要骂散户傻逼!散户最牛逼……”

事实上,无论是私下里还是公开场合,我都不使用“韭菜”这个词,因为这个词本来就是莫名其妙的 —— 从来就没有人能够清楚定义自己口中的“韭菜”究竟是什么?难道,在交易市场上,赚到钱就是庄家,赔了钱就是韭菜?

整个录音里,我从来没有用过“韭菜”这个词,更谈不上“割韭菜”这个词 —— 这个词从来就不在我的语言使用范围之中。

第一个在这段录音里能找到我说了韭菜两个字的人,我就送它两万块钱,说了几次,我就送他几倍。

如果你完全找不到“韭菜”两个字,那么你就要想想了,是不是有人用心险恶,用各种惊悚的标题栽赃李笑来的谈话内容?(我都怀疑会不会有人因为我这个承诺剪辑录音硬插进去很多个“韭菜”?)

事实二:李笑来说的话是“不要盲目相信价值投资”

我的原话是,“不要盲目相信价值投资”。有没有“盲目”这两个字,句意天壤之别啊!

这个也不是我从来没有公开过的观点。投资是有时限的,不是“永远不退出”的,看长期,看短期都是投资,但,每个人的判断理解不同,于是,“盲目相信价值投资”的人一定会吃亏。国内股市里有一个段子:“如果有一个人跟你讲价值投资,那么他肯定已经被套牢了很长时间……”

而且,谈话中我举例说得很清楚,我的选择是比特币而不是莱特币,是 EOS 而不是以太坊,身体是很诚实的,无论是谁都一样。

事实三:以下一段话,是吴子龙说的,不是李笑来说的

这段话被标题党们拿来拼命做文章:

这样也更好地把至少把全国的社群再整一遍。很多也邀请我们过去,但是我们比如说公信宝的总部我们会去,因为我们可能思路还是停留在比如类似公信宝,我们会把它讲成一个成功的案例。然后呢有三个阶段嘛,第一个是关于区块链的一个讲解,第二个是讲成功案例,第三个会推一些新项目。

所以按照这样的逻辑讲下来,但是如果说第三个新的这个项目一定要成为我们主打的这个项目!所以说我们全国社区巡回一回,才有我们的价值所在。

这是吴子龙夫妇想做的事情,他们是做代投服务的,但他们手里没有项目,没有技术,所以来找我。我呢,就分享一下我的看法,希望对他们有帮助。而项目也好,技术也罢,说实话,还真不是想给就能给出去的,所以,此人后来我再也没见过。

朋友们听说之后,都骂我傻逼,跟什么人都那么实在,都劝我以后不要接触太多人了,但,我觉得吧,自己傻逼就傻逼吧,我还是得按照我原来的样子活下去,是不是?

事实四:量子链现在不是空气币

这个事儿有必要澄清一下。录音里我说,“我帮着量子链卖了六个月的’空气币’”。这里的“空气币”是带引号的。说话的当时,我是有手势的,就是用两只手比划引号那个手势。听过我演讲的人知道,我经常使用这个手势。

最初那六个月里,量子链还没有主网上线,所以只能用 ERC20 代币,所以,当时外界就把量子称作“空气币”,但我是知道他们有代码的,也请人审查过一部分,所以,我知道他们不是真正的空气币。

并且,事实是,帅初没有跳票,到了去年九月份,主网也真的上线了…… 这就好像 EOS 最初也被称为空气币,但主网上线了,并且还真的是原创,还如何被称为空气币?

以上。

到这里有必要说说陈伟星了。在六月末的时候,我委托律师在杭州互联网法庭对他发起了起诉,起诉他诽谤。在他上蹿下跳胡说八道的时候,我一直没有跟他对骂,只是要求他提供证据,否则他就是诽谤,并且在微博上给他 24 小时准备证据。72 小时过后,我向法院提出了诉讼。用法律保护自己,是很艰难的,但,我也别无他法。

陈伟星这种人,其实真的是很难对付的,因为他总是高举着“正义的大旗”,跟他对着干,就好像是我要跟正义对着干似的……

行业需要公开透明,这事儿谁都知道,这事儿谁都同意,可问题在于,他每次撕咬的时候,都搞得好像我要是反对他,就是反对行业公开透明似的 —— 可问题是,我真的赞同行业公开透明。

这也是陈伟星的一贯手法。陈伟星搞了个“打车链”,然后四处宣讲,面对媒体,他是这么说的:

陈伟星:如果我做打车链失败了,可能是整个行业的失败

扯虎皮拉大旗,说的就是他这种人。他不是有幻觉,觉得“我一闭眼睛,世界就黑暗了”,而是清楚地知道怎样利用“光明正大”的说辞让自己身处所谓的“不败之地”。

然而,时间是最犀利的。时间久了,这种人的真面目就会露出来。陈伟星的打车链白皮书发布一周都不到,链塔智库发布评估报告,直指 VV Share 的代币价值体系违背经济学原理。

(1)并未解决行业痛点,多场景间缺乏共性。

(2)代币价值体系违背经济学原理。

(3)自创共识机制,实用性待考察。

(4)代币总量过大,未公布锁仓计划。

(5)项目处于早期阶段,进展不明确。

(6)团队信息披露不足。

综上,VV Share项目与区块链技术结合必要性不高,项目可行性不明确,同时信息披露不足,代币价值体系违背经济学原理,需要警慎对待。

这次链塔智库的评估,印证了我一直以来的看法,陈伟星根本不懂区块链,并且根本不懂如何认真做事。

然而,一部明显是公正客观的评估报告,由于是关于陈伟星自己的项目的,突然之间,陈伟星发现正义的大旗不在自己手中,就开始直接发疯了:

“7月5日,链塔因《“打车链”VV Share白皮书评估报告》与VV Share发起人、泛城控股创始人陈伟星产生意见冲突。

链塔分析师尝试与陈伟星就VV Share项目进行沟通,很遗憾,陈伟星似乎对自己发起的项目探讨兴趣不大,在数百人的微信群公开造谣链塔是骗子公司,并毫无根据的臆测链塔对项目的评级是收费评级。”

时间检验一切,但何曾想时间出手这么快?陈伟星你慢慢表演罢。

另外,本来起诉陈伟星诽谤,我走的是民事流程,现在看来,必须走刑事流程了。他靠臆想诽谤的,不仅仅是我个人,还有我投资的 BIGONE 交易所。

BigOne 交易所客户预存的代币,严重已经怀疑被挪用或者盗窃,官方披露的冷热钱包只有小几千个eth,200多个比特币,这些币还不如一个大户钱多,一个交易所只有这么点币不可想象。

这再一次是造谣中伤。随后,BigOne 的团队扔出了多个冷钱包地址,向用户展示了交易所的储币。陈伟星是不知道的,“100%保证金证明算法”,是我投资的币付宝创始人潘志彪发明的,后来云币也采纳,并且一直使用。

同时,这个“100%保证金证明算法”一直以来也是被其它交易所所耻笑的,但,即便 BigOne 在最不济的时候,也一直坚持使用这个算法。然而,陈伟星的这次造谣中伤,明显包含着商业目的,并且已经造成了其它企业的商业损失。

在这里,希望我的读者清楚:

李笑来没啥人设。我是啥样就是啥样。人前人后都一个德行。公开场合不说脏话,恰恰是因为礼貌。

我从来都知道,我自己就是个傻逼。

明天的我就是会觉得今天的我非常傻逼。

还有一条更重要的:

感谢跟我有关的所有团队,在这期间踏踏实实做事。

这一条尤其重要。哪个团队做事会一路顺风呢?没有。团队都会遇到各种各样的问题 —— 幸亏,在这段时间里大家专心做事,乃至于遇到的困难一一解决。现在回头看,在陈伟星动用各种可能方式造谣中伤之时,所有的团队都没有出事,安静地做事,这真是不幸中的万幸。若是在这样的时候,团队并没有专心做事,出了什么幺蛾子,那我可真是“跳进黄河都洗不清”。想想都后怕。

感谢所有专心做事的人 —— 专心做事的人最帅了。

以下是泛城资本董事长陈伟星回应:

李笑来回应录音泄露门事件:起诉陈伟星要走刑事流程

李笑来“圈粉割傻逼韭菜”录音事件被曝光以后,居然在今天宣称已经在法院起诉我揭露他制造骗局,是伪首富和骗子是侵犯他名誉权。

无奈当前的区块链就是个到处可以骗钱的产业,如果出于自我保护或者赚钱的角度,谁都不想给自己惹这种无聊的麻烦。

但如果街上有人抢劫诈骗,如果有人光天下纠集一堆平民骗取他们口袋的钱,如果有人在公共游泳池大小便,如果这个人手上武器,有着强健的肌肉,身上还纹着纹身,边上还站着一堆人帮衬,是惹还是不惹?

如果不是因为对区块链深深的爱和保护欲,如果不是忧虑这种“高深”的骗局会造成的严重社会后果,我也没那么闲功夫自己去惹一身骚。骗子自己露馅了,唯一的策略就是想搞浑整个行业,“以乱其臭”,继续浑水摸鱼。

大家要明白,区块链的骗子,并没那么难以识别,就看他们有没有把募集的资金占为己有,有没有把免费币大比例放口袋然后通过和散户粉丝喊单抛售,有没有虚构一些诱惑人相信的虚假名号,有没有不断向散户非法集资但不干正事。

代币也没那么复杂,就类似一种用算法升级版的股票,你卖了股票给别人,就是卖了承诺给别人,就得负责任,没啥好故弄玄虚!

骗子想来攻击我、拉脏我来合理化自己的骗子行径,我早有准备,重复申明几点:

1.我在区块链领域,投资了包括全球最大的交易所币安在内的的很多交易所、行情、媒体、钱包、芯片等,以及我个人的影响力,从来没有拿过一个免费币,所有的投资都是明码标价公开投资;

2.我从来没有为任何一个币打招呼上币和在公开场合喊单忽悠韭菜;

3.我已经申明多次,发起的vvs共享经济体,定义为一个科学社会实验,我个人免费为这个非赢利性基金会服务,捐赠所有个人劳动所得的免费币;

4.我反对任何我投资的公司或者我的朋友公司干贪污公共资金和欺诈收割韭菜的事情,一旦出现,我会要求撤回我的投资甚至公开说明;

5.我的影响力的作用,不为赚取别人口袋的币,而是为了赚取劳动者心中的信任,保护信息弱势平民利益和规范化行业对我来说就是一份创业责任,而非对某人的私人恩怨。

6.个人道义上,我和李笑来多次在私下沟通(包括微信沟通,都有记录),希望一起为规范行为干点正能量的事情,李笑来居然否认我和他有过私下沟通,还说徐小平老师和冯波老师组织的饭局上,高西庆教授、徐明星、李林等在场的人都可以作证他没和我吵那些事。

事实上,高西庆教授因为看我们当场吵的厉害,还特意在饭后给我发了短信,鼓励我的理想主义会感染别人,不要太着急。此外,在春节前后,李笑来因为涉嫌某些犯罪活动被边控,心情紧张让我帮忙了解,我也义务尽力了。

所以再次强调,我和李笑来没有任何私人恩怨,完全就是价值观太不一样,我既然选择拿真金白银All in进来,真的不希望看到一个所谓的“币圈领袖和导师”把整个区块链风气越搅越浑。区块链可以也应当更加阳光化。

7.现在口舌之争没完没了并不是我想要的,我的诉求非常简单,李笑来只要愿意承诺并履行“不贪污,公开并合理使用向散户募集的公共资金”,我就公开赞赏其行为,并愿意赠送他1000万感谢其为行业发展做贡献!

—————————————————

雷帝触网由资深媒体人雷建平创办,为头条签约作者,若转载请写明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