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暮音 首席创业官

2018年5月17日,抖音与7家省博物馆共同推出《戏精博物馆》短视频,就在这条“正能量”视频在朋友圈疯狂刷屏的时候,5月18日就有网友发现在微信分享《戏精博物馆》H5已不能打开,无法观看。

2018年5月22日晚间,抖音短视频官方微信号发文称,抖音在腾讯视频上传的多个视频被腾讯以“不宜传播”的理由强制下架。这些视频既包括宣传国内博物馆的视频,也包括宣传正能量的视频合集。抖音称,所有视频被下架的理由均是“您的视频封面图可能含有不宜传播的内容,因此无法通过审核”。

抖音剑指腾讯封杀:君子就该正大光明一决高下

剪不断,理还乱的视频之争

早在2018年5月8日,字节跳动创始人兼CEO张一鸣就在朋友圈率先发难,剑指腾讯封杀阻挡不了抖音发展的步伐,与腾讯公司董事会主席马化腾在朋友圈爆发一场激烈口水战,将字节跳动与腾讯的暗斗推到聚光灯下。之后的半个月时间内,字节跳动旗下抖音接连指责腾讯旗下的微视抄袭、微信封杀、腾讯视频无故下架抖音视频。

双方的矛盾最初始于短视频。在此领域,腾讯与抖音形成直接竞争的产品为微视。然而,从过去数日抖音开始发难,对腾讯的指责已经从微视蔓延至微信、腾讯视频等产品。抖音称微信公众号“快微课”虚构视频来源,损害抖音声誉,将腾讯诉至法院并索赔100万元。

而面对抖音下发的战书腾讯也曾给予还击:5月18日发布《关于升级外链管理规则》其中第二条“外部链接不得在未取得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等法定证照的情况下,以任何形式传播含有视听节目的内容”这疑似就是针对抖音而指定的管理规则,但不久后腾讯就撤回了这条规则。

君子之争的竞争方式

面对此次事件抖音总裁张楠转发至朋友圈并评论称:“讲真,正当的产品竞争,那是君子在战场上一决高下,怎么做好产品体验,更好的服务用户,才是一场公平体面的较量。搞垄断、搞小动作,用自己的市场地位和渠道阻隔用户,去伤害用户体验,这真的有失大将风度,也伤害了我多年的尊敬。”

张一鸣也在朋友圈直言:微信的封杀,微视的抄袭搬运,都挡不住抖音的步伐。

腾讯到底是不是故意封杀抖音戏精H5,对此腾讯公司公关总监张军表示,若一个H5链接投诉量过大,机器会进行拦截,然后通过人工进行提取判断,看拦截是否正确,如果错了就恢复它。而博物馆H5通过人工提后发现,确实存在诱导分享,所以停止了其访问。

不论是有意还是无意封杀,这都是一种比较欠妥当的处理办法。一个行业有竞争才有活力,良性的竞争会促使着这个行业质的发展,而一味的阻挠遏制只会让这个行业从充满希望的朝阳事件蜕变成一个黄昏产业,这并不是任何人乐见的结局。

君子之争 其争也君子。

望所有行业都能以此为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