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缺乏的不光是梦想,还有价值观

就在昨天,腾讯再度站上了舆论的风口浪尖,因为它对科技自媒体「差评」的投资。

作为这一轮质疑声浪中的最强音,知名自媒体人三表在其文章《腾讯大如藏獒,说到底还是狗》中说道:

「差评」一家以「洗稿」起家的自媒体,毫无原创力可言,是科技圈最勤劳的搬运工,长期蹲守知乎、微博、公众号等各平台,东扒西扒,改头换面,甫以「广点通」的流量加持,迅速成长为粉丝众多的大号。

这是一个在腾讯判定「洗稿」无力,「广点通」流量血汗工厂导入的背景下成长为「头部自媒体」的最好范本。

腾讯作为微信公众号体系的构建者,去投资一个洗稿起家的公众号,这是一个坏到不能再坏的示范效应,是用金钱为洗稿者投票,腾讯价值观存在问题。

在质疑出现后,腾讯公关总监张军很快做了几点解释:

  1. 支持原创,打击洗稿,但难界定;
  2. 业务团队决策不能代表腾讯的价值观;
  3. 差评如果违规照样处理。
腾讯缺乏的不光是梦想,还有价值观

但这样的回应并没有得到外界的认可,随后科技圈的大V林军,葛甲,陈中,一直到keso,都纷纷加入论战,大家都认为:不管投了多少,是哪个部门投的,都代表了腾讯的价值观。

随后keso的一篇《给腾讯一个差评》,将整个事件推向了高潮。当晚23点07分,pony马化腾在朋友圈留言称:“没有做好尽责调查,我们会负责任解决好。”

腾讯缺乏的不光是梦想,还有价值观

随后,在接近24点的时候,腾讯官方发布声明,如下:

关于腾讯兴趣内容基金(TOPIC)投资自媒体账号“差评”一事,在业界引起较多争议,公司将重启更加严格的尽职调查程序,如与腾讯保护知识产权的原则不符,我们将协商退股。

虽然退股还没有定论,但pony和腾讯官方的双重表态,迅速地向外界表达了一则讯息:腾讯很快地修正了自己的错误,价值观没问题。

投资一家自媒体,3000万的投资额度,对于诺大的腾讯来说自然是一件小事,而为了这件小事,在几个小时之内,腾讯和马化腾都出面做了回应这无疑是非常神速。而在笔者看来,这一方面以体现了腾讯对价值观的看重,另一方面也因为腾讯非常清楚:如果这件小事一直被外界抓住不放,会让越来越多的眼光聚集到腾讯的投资价值观之上,而在这个方向上腾讯并非洁白无暇。

2014年,曾在云科技任职的程苓峰写下当时名动江湖的雄文《阿里命门在产品,腾讯命门在封闭》,在文章中他认为:腾讯的命门是封闭。(原因是)腾讯的业务线太广,不管做什么,一旦要开放,先遇到的是内部的业务部门跳出来说我要做。国家队横行霸道,它根本没法真开放。

并以当时腾讯的两大项目“微生活”(生活服务)与“微购物“(电商)为案例,表示因为内部人凭借特权在做因而做不好,而且在他看来,腾讯应当只把控命脉,而其他都的开放出来。

“游戏由腾讯自己做,没问题。游戏你最强,没谁比你做得更好。游戏最赚钱,这是你的根。在商言商,理解。安全自己做也没问题,是国防。自助广告系统也没问题。社交广告也是你最强,是拿下又一个Facebook千亿市值的内核。但其它的都该开放出来,尤其你不擅长的,否则腾讯的未来一定承载不起。“

而站在几年后的时间节点来看,这篇文章的影响深远:首先,确实如他所说微生活和微购物两大项目都折戟沉沙,由腾讯投资的新美大与京东来替代;其次,腾讯自此之后逐渐走上开放路线,除了部分核心采取自营以后,其他的业务都是开放出来让其他公司来做,而开放的核心手段就是投资。

而沿着腾讯投资的开放思路看过去,过去对所有行业都喜欢搞自营的腾讯,慢慢升级了自己的打法,将微信所能覆盖到的所有行业进行了细分:自己能做大做强的及利润丰厚或战略意义重大必须牢牢掌控的行业它都会选择自营,而那些自己无力经营,或者利润稀薄需要通过众包来摊平成本的行业,它就选择开放,然后通过投资在行业扶持企业来收割行业红利,最终通过投资回报来反馈腾讯自身。

因而,在笔者看来,腾讯的投资是它在自营组织形态之外生长出来的更长的一条手臂,而通过这双手臂,腾讯就可以操纵前台的这家被投资企业去经营收割一个行业的利润与资源。

2000年左右,日本人稻盛和夫提出《阿米巴经营模式》,鼓励将一个大公司从内部拆分为多个独立作战的小团体,在共用品牌与财务系统的情况下,各自按照不同指标各自发展,以激活大组织活力,是一种对组织形态的创新。

而18年后的腾讯青出于蓝,坐拥微信这艘移动互联网上最大方舟的腾讯,手握上百亿资金的强大财力+超10亿用户的流量系统+制定微信生态规则的生杀大权,在自己当裁判,自己投资的公司当运动员的模式下,可以打破组织的自我边界,针对不同的行业情况,将自身分化成:内部的自营组织+外部的被投资组织的两种形态;大家未必都是腾讯的员工,但大家共享相同资源,并共同为腾讯的利益所服务。

某种角度来看,这家前台公司不再是被腾讯投资的一家独立公司,而是腾讯在这个行业的一个分身。

而在今天的移动互联网行业,这样的案例有很多,比如像可以凭借在“诱导分享”特权而在短短2年时间之内交易量超越京东的拼多多,比如一上来就可以打通公众号与商户私域的蘑菇街,这些公司在微信生态中所享有的资源与特权都相较于腾讯自营部门并无太大差异,只是更隐蔽的造就了行业竞争之中的不公平。

而正是出于对这些“腾讯分身”们的本质认识,因而当乌镇的东兴局照片流露出来的时候,人们才会纷纷感慨:“腾讯帝国”的强大与无所不在。

也正是出于对这些“腾讯分身“们的本质认识,因而当腾讯公关总监张军要以“这只是业务部门所做的一个投资决定,并不代表腾讯集团整体价值观的”的说法试图来逃避责任的时候,人们是如此的难以接受而以至于愤怒。

虽然,未必人人可以自行总结出来,但“腾讯投资的公司是腾讯的一部分”,这个观念早已经存在于很多人的潜意识了。

从某种角度来说,没有什么比投资选择更能体现腾讯意志了,因为这是腾讯帝国自我繁殖的一部分,它投资什么就意味着它选择什么。

此前一篇《腾讯没有梦想》掀起轩然大波,作者认为:腾讯正在丧失产品能力和创业精神,变成了一家投资公司。而结合上面的分析来看,他诉说的是:腾讯内部的自营组织逐渐因为丧失产品创新能力而变得孱弱,因而将越来越多的精力与权力都向外部投资,这一支体外的长臂上转移;而这支体外长臂,因而一味追求短期利益与缺乏管制,因而使腾讯整体显得短视,进而缺乏梦想。

如投资差评这个案例上所表现的那样,为了追求资本回报,即使作为微信公众号生态的主人,为了追求利润,腾讯依然选择投资那些与原创内容创业者价值观,生命线相背离的公司,他(腾讯)慷慨激昂喊捉贼(打击洗稿者),却暗地里与「贼」喝起了交杯酒,跳起了收割韭菜的交谊舞。

随着微信生态的逐渐丰满,腾讯的影响力也通过投资布局而变得无所不在,而当它为了追逐利润,进而投资那些行业规则的破坏者与投机者的时候,在外界看来:腾讯所缺乏的就不光只是梦想,还有价值观了。

某种程度来说,腾讯今天在移动互联网时代,自己做裁判员,然后通过资本/流量/规则一系列手段投资扶持行业代理公司,进而造就竞争不公平的“玻璃门”的手法,与当年在PC时代什么业务都要做,都要自己做的霸道作法实际上是一脉相承的,虽然表面的形式不同,但内在精神内核不变:就是腾讯永远在追求一家独大,垄断地位的称霸之心与追逐极致利润的游戏基因。

腾讯缺乏的不光是梦想,还有价值观

就在昨晚,科技圈著名“扒姐”林丰蕾在朋友圈公布:刚刚获得腾讯投资的印度新闻App News Dog招聘了两名今日头条的前员工,对方在入职之前将头条重要的产品数据都带了过去。

或许,另外一场关于腾讯价值观的风暴正在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