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24日,法国总统马克龙飞往圣彼得堡,对俄罗斯进行了为期两天的正式访问。法国总统府爱丽舍宫表示,马克龙要与俄罗斯总统普京举行具有实质内容的会谈,他要在双方的分歧中寻找共同点。

马克龙见普京“互相欣赏”,寻“最大共同点”仍难掩深层矛盾

普京和马克龙夫妇合影。

这是马克龙首次访问俄罗斯。一年之前,俄总统普京应邀访问巴黎,与马克龙曾在巴黎凡尔赛宫会面。

在两位元首会晤后的联合新闻发布会上,马克龙也认可了莫斯科追求在国际舞台上取得领导力。马克龙提议同普京在国际关系问题上共谋对策,他表示,在多边合作的基础上可以建立新合作模式,“让我们彼此靠近”。在普京看来,“法国是我们传统、可靠的老伙伴”。

从“最深的矛盾”讲到“最大的共同点”,两位领导人在肯定对方的同时也坚定地坚持自己的立场。

普京送花,马克龙接受邀约看世界杯

在俄罗斯,马克龙受到充满礼节性的接待。普京在欢迎前来参加圣彼得堡国际经济论坛的马克龙夫妇时,向法国第一夫人布丽吉特献上了一束鲜花。在两位元首的正式午餐中,俄罗斯的黑鱼子酱、冷红菜汤、鲟鱼块和来自克拉斯诺达尔边疆区的葡萄酒都被端上了餐桌。

在会谈结束后的新闻发布会上,马克龙被问道,是否打算来观看即将举行的俄罗斯世界杯。他回答说:“如果法国队打进了决赛,我就来给他们加油打气。”他还表示,世界杯可能成为他与普京再度会晤的又一契机。

普京与马克龙举行了长达三个多小时的会谈,并且用了一个多小时回答了记者提问,甚至为此而推迟会见国际投资界代表。

马克龙此次访俄,也带来了庞大的经济团队。据法国媒体介绍,马克龙的经济团队有能源、汽车制造、医药、超市连锁欧尚、食品达能等财团。尽管欧盟从2014年7月开始对俄罗斯展开了长时间的经济制裁,法俄经济贸易不降反升,从2016年的133亿美元升为2017的155亿美金,增幅为16.5%。法国在俄罗斯500个企业雇佣了16万名工作人员。推广法国海外经济的法国商务投资署与俄罗斯前外交部长伊万诺夫、俄罗斯国际事务委员会主席频繁接触,扩大法国在俄罗斯的影响力。

普京表示:“法国是我们传统、可靠的老伙伴。为什么说可靠?因为法国在国际事务中一直有自己的立场,无论在任何情况下都致力于捍卫本国主权。我们对此高度评价。”普京指出,这种品质是稳定的保证,而在国家间的事务以及经济中,稳定尤其重要,“我们非常希望法国朋友和公司能够在俄发展获益。”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欧洲所副所长王朔对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指出,马克龙当选的大背景就是顺应了法国国内要求变革的声音。马克龙要在国内改革,需要增强政治互信,在外交上的举动一定能起到加分的作用,能够巩固他的政治地位。所以,一方面马克龙主导欧洲一体化,同时又在国际舞台上穿梭往返,游走于各个大国之间,实行“以外养内”的策略。

中国社会科学院欧洲研究所助理研究员赵纪周对澎湃新闻指出,“马克龙继德国总理默克尔之后旋即访问俄罗斯,没有访问莫斯科,来到政治意义不是很突出的圣彼得堡,这对他来说是比较好的一个访问由头或是借口,会减小他访俄的阻力、使得意图不是很明显。其实法国同俄罗斯在具体领域的合作并没有像德俄那样直接和迫切,这次访问对于法国来说,寻找政治和外交上的得分考量可能会更多一些。”

法俄真能“彼此靠近”吗?

早在2017年7月的二十国集团汉堡峰会上,马克龙就同普京实现了会面。但在此次会谈之前,法俄关系并非一帆风顺。在今年3月的俄间谍在英中毒事件中,法国跟随英国等国家对俄罗斯进行谴责。4月,法国又连同美英对叙利亚实施空袭。

赵纪周介绍称,去年5月,马克龙就曾接到过普京的访问邀请,直至今日实现访问。他认为,马克龙4月访美碰壁后,希望获取俄罗斯的支持。

当时,马克龙试图说服美国总统特朗普不要退出伊核协议,但未果。法国媒体指出,特朗普退出伊核协议,并威胁恢复制裁伊朗以及与伊朗做生意的欧洲公司,这让法俄的立场有了共同点。两国都在伊朗有利益,都不希望废掉伊核协议。尽管双方的分歧大于共识,但是普京毕竟在国际重大问题上是绕不过去的角色。

在两位元首会晤后的联合新闻发布会上,法国也认可莫斯科追求在国际舞台上取得领导力。马克龙说:“我察觉到俄罗斯在一些国际问题上不可替代的作用。”这种态度在中东事务上表现明显。马克龙提议同普京在国际关系问题上共谋对策,他表示,在多边合作的基础上可以建立新合作模式。马克龙认为,这样的方法符合两国利益,“让我们彼此靠近”。

如果说欧俄间“最深的矛盾”是乌克兰问题,那么“最大的共同点”就是伊核协议问题。王朔指出,“关于伊核协议,现在明显是俄罗斯不太愿意修改条约。美国退出以后,俄罗斯本着‘你要遵守就遵守,要不遵守就出去’的态度,认为没有必要为了特朗普的单边主义做法和率性而为而做妥协。欧洲人最期望的就是,能通过跟普京的这种交流,让普京能够同意欧洲提出的方案,对现有的一些条例做些修改,能够把美国再拉回到新的协议上来。这是马克龙和默克尔最想达成的事。”

马克龙也谈到和普京讨论了伊核问题,“我已经跟普京先生表达了其他关切的问题,包括在2025年后的伊朗核项目、弹道导弹项目和其他地区问题。我们已经同伊朗总统鲁哈尼就这些问题开始了对话。这个对话是有生命力的、可行的,只要各方都遵守2015年达成的协议。”

赵纪周解释道,法国在伊朗的经济利益更大。因此,如果法国向俄罗斯寻求支持,伊核协议得以继续执行的话,它可能出于维护法国在伊投资或者是减少投资损失方面的需求。但在伊朗问题上,比较复杂的一点是涉及争夺地区霸权的问题。俄罗斯在伊核问题上,更多地注重政治或者军事安全,它跟法国之间的分歧是存在的。实际上要达成一个共识,也是有困难的。

王朔分析称,伊朗核问题影响到欧洲人的家门口。换句话说,叙利亚问题没解决,伊朗再出现一些新的地区争端,大量的难民跑到欧洲去,受影响的还是欧洲人。从安全方面来讲也是件麻烦的事。对俄罗斯来讲,它的利害关乎程度没有欧洲那么大。所以,双方有契合点,但态度又不完全一致。

“切身利益决定欧洲要关心这件事。但对于欧洲人来讲,他们很清楚达不成什么结果,但又不得不去做,这属于欧洲的矛盾,也是马克龙的一种想法……马克龙跟默克尔的使命都是一样的,就是尽可能地去劝说对方,更多地是把信息传递过去,让他们能够重新回到谈判桌上来,尽可能地寻求一个妥协。”王朔说。

“并不看好法国的这种努力,”赵纪周说,“法国跟俄罗斯达成的共识,在美国强烈的制裁政策出台后,可能会烟消云散。”

此外,乌克兰问题和叙利亚问题仍然将是横在西方与俄罗斯之间的难题。

“如果说德国和法国以前的一些领导人对于俄罗斯还有一些幻想的话,期望普京把俄罗斯改造成像西方国家一样,但这个事实证明想法的破灭。只要克里米亚问题存在,欧俄之间就不可能回到以前的状态。” 王朔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