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筑师难以解决世界的问题,但是他们仍能带来巨大的影响”,5月26日,第16届威尼斯建筑双年展开幕,双策展人伊冯•法雷尔(Yvonne Farrell)和谢莉•麦克纳马拉(Shelley McNamara)这样说道。她们用“慢食运动”来比喻建筑:“建筑就像慢食运动——有时候你进行小尺度的工作,仍然会产生影响”

“澎湃新闻·艺术评论”获悉,本届威尼斯建筑双年展的主题为“自由空间”,在此空间中,发生人与建筑的交流,在建筑师离开建筑很长时间后,建筑也能找到与人分享交流的方法。

伊冯•法雷尔和谢莉•麦克纳马拉是位于都柏林的建筑事务所Grafton Architects的创始人,她们认为建筑师没有能力对抗全球性议题,但是小项目仍然能够给社会带来巨大贡献,她们呼吁建筑师对自己工作的重要性保持乐观。

威尼斯建筑双年展今开幕:建筑虽如“慢食”,但仍影响巨大

伊冯•法雷尔(右)和谢莉•麦克纳马拉

“没有必要因为无法解决大问题而感到沮丧,”麦克纳马拉说道。“建筑师只有创造建筑的能力。但我们坚信,这能够带来小的变化,而一系列小的变化能够带来大的图景,并引领某些趋势。”但麦克纳马拉不认为这是在将大议题置于一边,“要想实现有意义的小变化,你必须了解那些大的议题。”

“身为建筑师,我们在建筑委托项目和艺术形式之间的狭路上前行。我们必须避免屈服于商业性,但同时也不能造出孤立的艺术品。我们迂回在某种现实和梦想之间。”法雷尔说道。

Grafton事务所的格言是提倡建筑中的“慷慨精神”。通过威尼斯双年展,法雷尔和麦克纳马拉想要赞美建筑师们慷慨给予的那些礼物,比如秘鲁利马工程技术大学中的那些公共空间。

威尼斯建筑双年展今开幕:建筑虽如“慢食”,但仍影响巨大

秘鲁利马工程技术大学

秘鲁利马位于南纬12度,那里有着独特的气候,法雷尔和麦克纳马拉希望以独特的方式去回应这一点。“在利马,免费的礼物源自大自然。海风能够使大学内部维持温和的气候。我们想给这所新的大学带来我们对于文化的理解。我们是来自地球另一端的陌生人,我们创造了一些我们希望能够代表这个独特地方的东西。我们的理解成为了我们的礼物:一座垂直的大学。”法雷尔说道。在那里,学生们能够探出身子,鸟瞰利马,眺望安第斯山脉,面向海洋,了解他们身在何处。

“建筑不是建造,”法雷尔说道。“它关乎寻找一些‘提高门槛’的东西,让一般的事物成为有价值的事物。”

而在本届威尼斯建筑双年展上,每一件展品都是以同样的理由所选出的。比如瑞典的一系列历史悠久的教堂,它们在入口处提供了慷慨的天篷;西班牙建筑师Carme Pinós设计的一幢办公楼,其底座嵌有一个广场;来自越南的建筑事务所Vo TrongNghia Architects设计了一座由“绿色金属”竹子建造的展馆……

威尼斯建筑双年展今开幕:建筑虽如“慢食”,但仍影响巨大

竹子建造的展馆

“我期待人们意识到,一块弧形的砖,一座美丽的桥,或是一簇盛开的樱花……所有这一切都为世界带来了美感。”法雷尔说道,“生活中的忧虑、恐惧和困难犹如海啸一般将我们吞噬,但其实,生活还是很美好,我们应该达成平衡。”

两位策展人以“自由空间”(Freespace,也有“免费空间”之义)作为本届威尼斯建筑双年展的主题,并提出了一系列诠释这一主题概念的宣言:

自由空间描述了一种建筑议题核心的慷慨精神与人文知觉,聚焦于空间本身的特性。

自由空间聚焦于建筑的免费与附加功用,实现使用者尚未说出的愿望。

自由空间赞美建筑在每个工程中都能找到额外而意想不到的慷慨的能力——即使是在最私密、最具备防卫、排外、商业限制的情况下。

自由空间提供了一个机会,来强调自然的无私馈赠——包括日光、月光、空气、重力、自然资源和人造资源等等。

自由空间提倡重新审视思维模式,鼓励用新的方式看待世界,并给出解决方案,通过建筑,让这个脆弱星球上的每一个居民都能富足而有尊严地生活。

自由空间是一个充满机遇、民主的空间,具有未经安排的、自由的功能,让不曾构想过的使用成为可能。这其中会发生人与建筑的交流,即使没有刻意设计,在建筑师离开建筑很长时间后,随着时间的推移建筑也能找到与人分享交流的方法。

建筑是既主动又被动的生命。

……

法雷尔和麦克纳马拉表示,“自由空间”指的是建筑师通过好的设计而给予的免费礼物。“我们认为建筑师不只是物体的创造者,更是空间的创造者。”麦克纳马拉说道。“在工作时,我们会寻找一些超越项目本身的东西。有时那是物理空间,而有时不是。但一旦它成为了我们计划的一部分,它就会以某种特别的方式推动设计。”

“自由空间”还和时间、历史有关:“在建筑中,时间是鲜活的,而非线性的,无论是现在、过去还是将来,它都是此刻。”麦克纳马拉说道。“它也关乎自由的思考。想象力是我们身为建筑师所拥有的最强大的工具之一。我们必须去想象尚未存在的世界。”

威尼斯建筑双年展今开幕:建筑虽如“慢食”,但仍影响巨大

在双年展的中央展馆,由Amateur Architecture Studio 带来的一件作品想要探讨中国自发性的违章建筑所具有的价值

展览现场除了建筑师们创造的“自由空间”外,还有更多存在已久的“自由空间”,甚至最平凡的门槛都得到了展出。

法雷尔表示,她们想要“表现不同的立场”。“一方面,我们有Assemble从利物浦带来的精致瓷砖,经过精巧的制作,它们成了一间镜屋的表面,还有Flores & Prats利用一束太阳光做的项目;另一方面,我们有BIG为曼哈顿所建的雨水防御项目,也有Frederick Law Olmsted对美国水牛城部分地区进行‘开化’。”

威尼斯建筑双年展今开幕:建筑虽如“慢食”,但仍影响巨大

Assemble带来的精致瓷砖

威尼斯建筑双年展今开幕:建筑虽如“慢食”,但仍影响巨大

带有广场基座的办公楼

“我们想要突显那些成功的案例,将它们再次展示在人们面前,并且让人们意识到,它们有多么可爱。”

在策展宣言的最后,法雷尔和麦克纳马拉引用了一句希腊谚语:当年老的人们种下那些他们永远不可能在其下乘凉的树木,那就是一个社会变得伟大的时候。“你必须记得,你现在所做的事情是有回响的。如果能长久地屹立,建筑一定有超越时间的内涵。”法雷尔说道。

(本文参考dezeen网站及威尼斯建筑双年展官网上相关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