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机床董事长陈永开被通缉 或因虚构债务伪造比亚迪证章

本报记者 吕方锐 陈锋 北京报道

近日一张公安部A级通缉令截图流传网络,被通缉对象为大连机床集团董事长陈永开。5月22日《华夏时报》记者对此进行了独家报道,但当时公安部方面未向记者核实通缉令的真实性。5月25日大连机床发布公告,针对本报报道回应称未收到公安部相关文件。而在前一日有媒体称通过公安系统内部信息对通缉令进行了确认。通缉一事真实性陷入疑云。

根据《华夏时报》记者目前掌握的信息,通缉令为真的可能性较大。通缉令显示的通缉原因是江西省公安厅正在侦办一起骗贷案,陈永开为该案嫌疑人,且通缉令显示其目前在逃。根据记者掌握的信息,该案涉及中江信托和惠州比亚迪电子有限公司(下称“比亚迪”)。简单来说,大连机床找到中江信托进行了融资,以比亚迪近7.6亿元债权做质押。而比亚迪事后称这笔巨额债务根本不存在,大连机床方面伪造了比亚迪的印章、签字和其他文件材料,虚构了这笔债务。

根据此前《华夏时报》的报道,刑事案件开始侦查不久,大连机床就进入破产重组。中江信托一位不愿具名的知情人表示,2017年11-12月间大连机床某副总及财务总监已被江西警方控制,董事长陈永开当时就已经“不知所踪”。

中江信托认为,刑事案件终结、涉嫌犯罪所得的一切财物追缴或者退赔前,应当中止重整程序,且已诉至最高院,这给大连机床的破产重整带来了不确定性。

追溯原因

近日联合资信关于大连机床的关注公告显示,大连机床于2018年3月26日收到江西省高院寄送的《民事裁定书》,江西省高院认为大连机床与中江信托的应收债权是否真实存疑,案件涉嫌经济犯罪,将相关材料移送公安机关处理,裁定驳回中江信托申请财产保全的诉求。

根据该公告,截至2018年3月29日,大连机床尚未收到江西省公安厅送达的关于刑事案件立案的正式书面文件。5月22日《华夏时报》记者联系大连机床内部人士时获得的说法或显示,大连机床方面有可能在当时仍未获悉刑事案件立案的消息。

进一步追溯中江信托和大连机床的案件信息,陈永开涉案的原因得以展露。

此前《华夏时报》报道(2018年3月23日《大连机床被疑虚构7.6亿债权 中江信托不幸中招》)载明,2016年8月,中江信托发起名为“中江国际·金鹤189号大连机床产业投资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下称“金鹤189号”)的产品,融资主体是大连机床,融资金额6亿元,资金用途是补充公司流动性资金。

“金鹤189号”还款来源为大连机床的经营业务收入,担保方高金科技的经营业务收入。产品主要的风控措施是7.59亿应收账款质押。根据购买产品的投资者了解,7.59亿应收账款来自比亚迪。

该理财产品不久就出现违约,利息无法兑付。中江信托则将大连机床告上法庭。案件审理过程中,中江信托发现自己可能陷入骗局。

比亚迪向江西省高院回函称,截至2017年4月11日,比亚迪对大连机床某子公司的到期应付未付货款合计约107万元,其余往来应付货款均已结清。

比亚迪强调,中江信托向比亚迪出示的《应收债权转让及回购合同》中所约定的比亚迪与大连机床的债权债务并不真实存在,比亚迪与大连机床无任何业务往来;前述合同所附带之《债权确认函》为虚假文件,《债权确认函》所显示的比亚迪公章与授权代理人签字均为伪造。前述合同、文件在中江信托向我公司出示之前,比亚迪对所有内容均不知悉。

中江信托相关负责人此前曾告诉《华夏时报》记者:“2016年8月23日,大连机床相关人员带着中江信托相关人员到比亚迪对《债权转让通知书》回执盖章,由所谓的比亚迪相关人员进行了签字和加盖公章。”

或将影响破产重整

中江信托方面表示已经在2017年5月紧急向江西省公安厅报案,江西省公安厅2017年9月对涉嫌骗取贷款进行立案侦查。2017年11-12月间,大连机床某副总及财务总监已被江西警方控制,董事长陈永开不知所踪。

在此期间,大连中院公告大连机床破产重整。中江信托的说法是,大连机床重整管理人等相关负责人曾到江西南昌与中江信托进行接触,希望刑事案的办理不要影响大连机床重整。但中江信托明确表示,自己是大连机床涉嫌刑事犯罪的受害人,同时受众多社会投资者之托。按照先刑后民的原则,中江信托要求尽快查清案件,追回被大连机床骗取的财产,维护投资者利益。

中江信托认为,刑事案件终结、涉嫌犯罪所得的一切财物追缴或者退赔前,应当中止重整程序。这给大连机床的破产重整带来了不确定性。

根据前述联合资信的公告,中江信托申请财产保全的诉求被江西省高院驳回。中江信托已向最高院提起上诉。

由于大连机床已经进入破产重整程序,根据破产法规定,禁止债务人对债权人的个别清偿行为,因此中江信托同时要求大连中院对大连机床等企业重整案件停止审理,且要求大连机床等企业退回犯罪财产。

本报5月22日报道陈永开可能被通缉的消息后,也有大连机床托管机构人士通过中间人向记者核实消息的真实性,这也说明大连机床方面对刑事案件进展并不知情但极为关心。

据记者了解,中江信托上述诉求未得到大连中院及大连机床管理人的认可,目前重整相关工作仍在推进。

5月25日《华夏时报》记者多次拨打大连机床方面的管理人电话,提示已关机。

乐观的消息是,大连机床母公司大连高金科技发展有限公司申请对名下另一子公司威海华东数控股份有限公司(华东数控,002248.SZ)进行破产清算,威海市中院未予受理,且认定后者对于自身债务“明显具有清偿能力”。大连高金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是“金鹤189号”的担保方之一,其子公司清偿能力将为大连机床减压。

根据公开信息,早在2017年8月大连机床集团已经被最高人民法院公示为失信公司。近日大连机床关于8只债券违约的公告显示,截至2018年3月29日,共有114家债权人向管理人申报债权,申报总金额超过225亿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