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经实习记者 余佩颖 每经记者 蔡鼎 每经编辑 郭鑫

据《金融时报》报道,周一(5月21日)随着美元直线上涨2%,1美元可兑换4.90里拉,土耳其货币里拉再创新低,成了当日表现最糟糕的货币。不过从四月中旬以来,土耳其里拉的跌幅已超过12%,而在2018年的总跌幅目前已达到17%。此外,土耳其政府的债券也同样大幅下跌,其10年期债券收益率从14.65%上涨至15.29%,而后小幅跌落至14.96%。

土耳其债汇双杀!美元复苏引发部分新兴市场焦虑

美元的复苏引发了新兴市场的一阵不安,据《华尔街日报》报道,印度尼西亚央行上周四四年来首次上调利率以应对其货币的贬值,巴西货币雷亚尔已在最低点盘旋超过两年之久,明晟新兴市场指数指数已自1月的高点下降了10.72%。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留意到,在美元复苏的大环境下,市场逐渐对新兴市场转为较消极的态度,尤其是对那些经常账户赤字、高美元债务、政治局势不稳定和高度依赖石油的国家最为担忧。

土耳其里拉跌破记录 央行却迟迟不肯行动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近一个月以来,美元指数的升幅已超过3%,目前达到93.57,步步逼近94高位。

土耳其债汇双杀!美元复苏引发部分新兴市场焦虑

随着美元的复苏,土耳其里拉一路下跌,据《金融时报》援引荷兰合作银行新兴市场分析师Piotr Matys,他预测土耳其的家庭和公司都可能会相应减少消费和投资,“在目前的环境中,土耳其经济还有可能会加速其美元化的过程。由于里拉的贬值,日益加重的外汇债务负担将成为引起土耳其经济风险的一个主因”。

土耳其目前的经济状况让投资者迫切希望土耳其央行能够采取有力的行动,然而其总统雷杰普·塔伊普·埃尔多安(Recep Tayyip Erdogan)对于高利率的反感情绪似乎仍在持续。“一边里拉持续贬值,另一边土耳其央行却仍不情愿采取行动,这真的让人难以置信!”Piotr Matys进一步表示道,“土耳其里拉的持续走低不仅会对其国内的通货膨胀带来不利影响,同样还会增加经济硬着陆的风险”。而土耳其经济硬着陆的风险增加,即意味着土耳其的经济增长可能不仅是一个短期的向下波浪式的运动,而是在未来2~3年内都可能无法回到原来的一个高点。这对土耳其经济可能造成更加深远的不利影响。

截至记者发稿,里拉呈微幅上涨,1美元可兑换4.58里拉。

一石激起千层浪 部分新兴市场身陷震荡

除了土耳其里拉面临一路走低的困境之外,南非的货币兰特也同样在美元复苏的环境之下遭遇打击,昨日(5月21日),兰特触及了自去年12月以来的最低点。据《金融时报》报道,这也意味着南非新任总统西里尔·拉马福萨(Cyril Ramaphosa)所带来的经济增长也不过稍纵即逝。

土耳其债汇双杀!美元复苏引发部分新兴市场焦虑

这一波美元复苏激起的涟漪不仅仅是在土耳其或者南非,印度尼西亚央行四年来首次加息,上周香港金管局再度买入59.9亿港元以支撑不断走低的港元,巴西货币雷亚尔也持续在低点徘徊等等。

据《华尔街日报》报道,过去几年来,投资者纷纷涌入新兴市场购买股票和债券。而在这个寻求回报的过程中,那些重要的宏观经济或政治问题往往被暂时抛在脑后,因为在新兴市场所获的这些回报让发达国家发行的股票和债券相形见绌。然而现在美元走强,收益率上升,一方面减弱了外国资产对投资者的吸引力促使投资回流至本国,另一方面还加重了以美元为计价单位的外汇的偿还负担,曾经被投资者一时抛在脑后的问题近期都日益凸显出来。

道明证券(TD Securities)北美外汇战略的主管马克·麦考密克(Mark McCormick)在接受《华尔街日报》采访时说道,“市场现在已经开始意识到他们需要关注那些基本问题以及评估哪些国家在这场震动中是最脆弱的”。

而让投资者们最为担忧的是那些经常账户赤字庞大的国家,这些赤字包括商品和服务、贸易和投资收入,以及依赖外国投资为政府支出或财政赤字融资的国家。这些国家在这波美元走强中被置于更为危险的处境之中。而政治问题也同样令投资者们忧心忡忡。

但据分析师们表示,今天的新兴市场的经济发展在某种程度上也充当了这波震动的保护盾牌。在这场混乱来临前,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4月发布的《世界经济展望》的预测,印度的经济增速预计在7.4%的高度,印度尼西亚和马来西亚有望达到5.3%。

另一方面,据《华尔街日报》报道,一些国家包括南非、墨西哥以及巴西都缩减了他们的经常账户赤字,部分国家还已经承诺了将要发起或者已经发起了经济和政治的整改,这些举措也一定程度上支撑了国家的财政状况。

然而,对于在这场混乱中遭受打击较为严重的那些国家,他们在能够作为盾牌的经济发展状况方面也表现得不如人意。相较亚洲经济的快速发展,这些国家却在艰难挣扎,今年阿根廷的经济增速预计仅为2%,墨西哥为2.3%,哥伦比亚为2.7%,巴西为2.3%,而南非仅仅只有1.5%的经济增速。

每日经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