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16日,美国司法部特别检察官罗伯特·米勒对特朗普竞选团队开展的“通俄”调查已有一年整。这一天,“猛料”迭出:国会参议院司法委员会公布特朗普总统的长子小唐纳德等人在2016年大选期间会见俄罗斯律师的详细听证记录;参议院情报委员会宣布支持美国情报机构关于俄干预美国2016年总统选举的结论;特朗普财务文件被披露,显示他曾为私人律师迈克尔·科恩“报销”大笔费用,其中2016年的“首笔报销”金额超过10万美元;特朗普新律师、前纽约市长鲁道夫·朱利安尼宣称米勒已告诉特朗普律师团队他不会起诉总统。

朱利安尼20日表示,米勒的“通俄”调查将于9月1日前结束。特朗普当天也发推文反击,他将要求司法部调查他在2016年竞选时,是否遭到奥巴马政府司法部或联邦调查局(FBI)渗透或监控。

一年间,米勒调查范围不断扩大,涉及人事日渐增多,但有无“实锤”(确凿的证据)迄今仍不明朗。调查还会走多远、挖多深、何时以何种方式收场,均属未知。

锐参考|特朗普“通俄门”被调查一年整,到底查出了什么?

2017年6月21日,罗伯特·米勒向参议院汇报“通俄”调查进展后离开国会山。(路透社)

进展:起诉19人3家公司

一年来,米勒调查的风吹草动频繁跃上美国报章头条。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陆续起诉了一批特朗普竞选团队成员。不过,尽管调查发现他们与俄罗斯方面或亲俄人士存在交往或某种形式的联系,但并无任何指控与特朗普竞选团队有无“通俄”问题直接挂钩。

这一年,米勒调查团队总共起诉了19个人和3家公司。其中,去年10月,米勒团队以洗钱、密谋反美、作伪证等12项罪名首先起诉前特朗普竞选团队主席保罗·马纳福特及其长期商业伙伴和副手、前特朗普竞选团队成员里克·盖茨,今年初又追加32项指控。首次起诉马纳福特和盖茨当天,特朗普竞选团队外交政策助理乔治·帕帕佐普洛斯同意认罪并与米勒团队合作以换取轻判。目前,马纳福特对所受指控一概否认,盖茨则承认两项罪名并同意与检方合作。

去年12月,米勒调查团队再次撼动美国政坛——前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特朗普竞选团队重要成员迈克尔·弗林就向FBI撒谎的指控认罪并同意与米勒调查团队充分合作。作为认罪协议的一部分,弗林之子预期将被免予起诉。

今年2月,米勒团队起诉13名俄罗斯个人和3家俄罗斯公司,指控他们在美国2016年大选期间,利用美国社会的种族和文化分裂,开展针对特朗普竞争对手、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希拉里·克林顿的负面宣传。当天,米勒团队还起诉岳父为俄罗斯富豪的荷兰律师亚历克斯·范德兹万,指控他就自己与前特朗普竞选助手关系进行虚假陈述,范德兹万随后认罪并同意与米勒团队合作。当月,经营一家在线网络服务公司的加州商人理查德·皮内多也就提供虚假银行账号的指控认罪并同意与米勒团队合作。

此外,米勒团队还在华盛顿特区和弗吉尼亚州召集大陪审团传唤证人,在特朗普表示愿意接受米勒询问后向白宫开具“问题清单”。直接由于米勒的“移交查办”,纽约联邦检察官下令搜查特朗普私人律师迈克尔·科恩的办公室、住所和旅馆房间,没收手机、电脑和大量资料。此后,科恩在大选日前向艳星斯托米·丹尼尔斯支付封口费并由特朗普报销一事(“艳星门”)被进一步曝光。科恩本人还被曝利用特朗普私人律师的身份向企业揽钱牟利,与俄罗斯富豪也疑似有金钱往来。“艳星门”和科恩台面下的作为,为“通俄”调查走向提供了更多可能性和意外。

争议:调查权限与偏见

2017年5月17日,在特朗普突然解除时任FBI局长詹姆斯·科米职务所引发的舆论风暴中,司法部副部长罗德·罗森斯坦紧急宣布:“任命特别检察官调查2016年美国选举中俄罗斯的干预及相关事项”,调查范围包括“俄罗斯政府和与特朗普竞选相关的个人之间的任何联系和/或协作,以及直接从调查中产生或可能产生的任何事项”。

米勒随即发表只有一行字的声明:“我接受这一责任,将尽我所能履行。”这是他至今最后一次公开发声。过去一年里,他没有接受过访谈,没有举办过记者会,也没有发表过任何讲话,媒体几乎拍不到他的照片。

米勒是保守派共和党人,资深联邦检察官,当过12年的FBI局长。米勒被任命时,两党罕见地对此一致称赞。但时隔不到一个月,针对米勒调查的批评和非议就浮出水面,并不时出现特朗普考虑解除米勒职务的传闻。一年来,特朗普再三指责米勒调查是“猎巫”式政治迫害。近日,副总统迈克·彭斯公开要求米勒“为了国家利益”尽快结案。在特朗普支持者中,质疑米勒调查的政治和舆论声浪不断升高;而在特朗普反对者中,就米勒调查能否查出“实锤”,怀疑和悲观的声音也在增多。

与此同时,米勒的支持者不断展开“捍卫行动”。一年来,林赛·格雷厄姆等参议院共和党政要提出动议要立法保护米勒不被解职;中情局前局长约翰·布伦南公开表示支持米勒调查;多名民主党国会参议员警告,如果特朗普解除米勒职务,可能造成宪法危机。

对米勒调查的质疑主要有两点:首先,是否超出所获调查权限。米勒去年5月受命进行调查,翌月特朗普的一名私人律师就提出这样的指责;随着被起诉的人员增多,米勒调查范围不断扩大,这样的质疑越来越多。米勒的支持者则声称,根据罗森斯坦发布的授权声明,米勒可以就他可能发现的任何罪行进行调查。

其次,调查过程中是否存在偏见。特朗普的支持者质疑说,米勒和科米私交甚笃,米勒作为FBI前局长,也十分在意FBI的声誉,这些因素可能导致米勒在调查中有失公正。今年早些时候,米勒调查团队的重要成员彼得·斯特尔佐克手机短信曝光,斯特尔佐克被指对特朗普存在偏见并因此被调离,但由此引发的舆论风波已使不少美国民众产生米勒调查存在偏见的印象。

走向:难摆脱政治算计和争议

面对争议、质疑、猜测和各种渠道的爆料,米勒及其调查团队一直保持沉默。一年来,他们给外界的最深印象可能就是个个嘴严,只做不说,纪律严明。

这自然也导致悬念丛生。不管美国还是国际上爱看热闹的吃瓜群众,一不了解究竟多少人、哪些人被米勒团队传唤询问,二不清楚米勒团队究竟收集掌握了哪些证据,三不清楚各种渠道的爆料中,哪些可能成为司法证据,哪些只是经不起查验的泡沫。最受关注的终极悬念,则在于调查结果会否让米勒建议国会启动弹劾总统的听证会。

按照罗森斯坦的授权声明,米勒调查重点在于俄罗斯是否及如何干预2016年美国总统选举。但从一开始,包括白宫和国会,各方都聚焦于特朗普竞选团队有无“通俄”。围绕与特朗普有切身关系的调查内容,又出现三个备受关注的着重点,一是2016年美国大选中,特朗普竞选团队有无蓄意“通俄”;二是当选总统后,特别是解除科米FBI局长职务时,特朗普有无滥用总统权力妨碍司法;三是米勒调查范围如此广泛,还会连带查出什么殊难预料,特别是已经衍生出的“艳星门”将走向何方,特朗普私人律师科恩会否成为新的突破口。这些都已形成新的悬念。

从米勒生平经历和所组调查团队情况看,参加过越南战争的米勒行事一丝不苟,强调“坚持到底”,注重专业主义。他调集资深警察和检察官组成的调查团队精明强干,经验丰富,被认为具有一流职业水准。据美国媒体报道,特朗普竞选助手之一迈克尔·卡普托在接受询问后感慨于米勒团队对特朗普竞选团队的了解程度,称如果美国国会参众两院的“通俄”调查是用网捞鱼,“特别检察官就是在用渔叉猎鱼。他们知道瞄准的是什么,并且非常精确”。

随着中期选举临近,美国党争更加激烈。不难想见,米勒调查未来无论得出什么结论,都不太可能让所有人满意和信任。尽管如此,作为迄今最具专业性和最少党派色彩的独立司法调查,米勒调查结果可望具有最受认可的法律效力,而米勒调查的质量和公正性,不仅关乎特朗普执政前景、两党政治博弈以及美俄关系,也考验着美国司法的尊严和信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