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去年经济数据有一些改善,而今年以来宏观数据也保持了平稳,但是市场对经济的悲观预期依然很浓烈。不过我认为,今年经济没什么太大的压力,平稳仍是主基调。从总量角度看,以GDP为核心的指标将继续保持平稳;从结构上看,虽然有些领域有向下的压力,但是也不能忽视在有些领域改善也是非常明显的。关键的问题是要分清楚,改善的力量和向下力量哪个更重要。

第一,改善的领域是哪些?工业生产的改善是非常明显的,工业增加值数据也一直超市场的预期。今年虽然一度因为春节较晚导致的复工较晚而让市场担心,但是一旦这个因素过了之后,工业生产还是表现的不错。为什么工业生产不错?毕竟从2014年开始,经历了几年时间,工业去产能去库存是非常彻底的,而目前在库存不高,工业企业利润不低,总需求并不太差的情况下,工业生产自然会保持不错。也就是说,工业生产是真正的经历了此前的调整,现在已经处于非常健康的状态。

出口改善也是大趋势,毕竟全球经济处于恢复的阶段。当然,一季度以来的贸易战的不确定性加剧了市场对出口的担心。但是现在随着中美贸易谈判,贸易战得到缓和。虽然中国这边会加大进口,进而导致净出口的下降,但相对贸易战,还是有很大的区别:如果爆发贸易战,贸易环境恶化必然导致中国出口和进口都会下滑,顺差会下降;而不打贸易战,尽管顺差也会一定幅度的下降,但是出口不会受到影响,进口会更多一点。而且如果真正的降低关税,老百姓的消费热情能够被激发出来,并非坏事。以汽车为例,今年以来,奔驰宝马的销售增速接近20%,远高于国产品牌(整体销售增速3-4%),消费升级是非常明显的。

需要补充的是,前期政府说要刺激内需,是因为担心贸易战,而不是因为投资的下滑。毕竟投资下滑的趋势已经几年了,政府没说要刺激内需,反倒是前期贸易战愈演愈烈,政府才有刺激内需的说法。

第二,不好的是什么?投资增速不好,特别是基建投资。当然,投资趋势下行已经有好几年了,首先下行的是制造业投资和民间投资,而当时房地产投资和基建投资还可以,一定程度上对冲了制造业投资和民间投资。近期制造业投资和民间投资其实已经底部企稳了,基建投资下滑的就比较快。

其实这种切换是非常容易理解的。政府的政策都是逆周期的调控,制造业投资和民间投资是市场化的力量,基建投资则反应了政策的力量。房地产投资其实介于市场化力量和政策化力量之间,既有市场化的部分也有政府调控的部分。当经济开始下滑,市场化力量对经济支撑力度减弱的时候,政府开始逆周期调控,大规模上马基建投资并放松房地产市场,以此来托底经济。2017年开始,政府发现市场化的力量例如工业生产,出口等开始改善后,政府也就不需要托底经济了,自然也就会撤出政府化的支撑经济的力量,例如打压房地产,开始约束地方政府债务以降低基建增速。所以基建投资的下滑是政府主动而为。

这里要说一下房地产市场,由于兼具市场化和政府化两股力量的博弈,虽然政府一直在打压,但是从市场化方面看,确实房地产市场又非常强,所以两股力量较量后,房地产呈现较强的韧性,比单纯政府化力量决定的基建要好一些。

第三, 虽然每个月的消费速度也有波动,但是整体看,消费还是非常的平稳,这可能是中国经济保持平稳的最大因素。毫无疑问的是,这几年中国经济确实是在转型,和消费相关的领域,吃穿住用行享乐都表现的不错。每到周末,大的购物中心停车都是麻烦的事情。消费占经济的比重很高,又表现的平稳,中国经济数据自然也就非常的平稳。

当然,也又不少分析侧重于消费群体的某一个局部,强调各种原因可能导致消费平稳难以延续,但我觉得目前的中国社会,高收入人群,中等收入人群和低收入人群的阶层划分已经非常明显和清晰。不同的人群,消费的标的差别很大,因此把不同的人群放一起比较并没有太多的意义。当然,不管什么人群,这几年都出现了消费升级,也都遵循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的人性本质。消费要大幅下降的前提是收入的大幅下降和消费冲动的约束,目前看是不可能的。

综合上述的分析,我认为从经济结构上看,还是出现了分化:

(1)经济中市场化的力量在恢复。例如,工业的超预期改善,民间投资和制造业投资的底部企稳,毕竟前期调整的比较充分,现在改善是有基础的。出口也是市场化的力量,得益于全球经济复苏的大背景,大趋势也是改善的。虽然前期贸易战的担心引发了市场对出口的担心,但现在贸易战缓和了,所以出口也不用过于担心。

(2)政府主导的力量更多是逆周期的调控,市场化力量不行的时候,政府主导的力量要起来托底经济,现在市场化力量改善了,政府主导的力量也要适度的退出,毕竟刺激是有副作用。所以,基建的下滑是政府主动调控的下滑。

(3)房地产具备市场化和政府主导双重特点,表现出较大的韧性;消费处于转型大背景,也非常的平稳。

不可否认,经济在每个阶段都有好的因素,也有坏的因素。所以市场也都能找到可以乐观或者悲观的因素。但是我觉得更应该关注市场化的部分,当这部分力量不行的时候,政府会放松政策,并利用自己可以调控的力量来托底经济;而当市场化力量开始恢复的时候,政府则会收紧政策,并退出自己可以调控的力量。现在无疑是后者,这表明政府本质上并不担心经济,那么我们担心经济还有必要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