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这不再是黄金时代,但也是白银时代,” 麦肯锡全球董事合伙人周宁人针对资管新规之后的财富管理行业作了这样的判断。

5月21日,全球管理咨询公司麦肯锡今天发布了《资产管理与财富管理,胜利之门再度开启——最好的时代,最坏的时代》。报告显示,2017年中国资管行业“急刹车”,加上数字化技术和非银机构的蚕食,至2025年传统银行资管和财富管理业务收入将下滑18%。想要“翻盘”,银行必须加大科技投入,加强人才培育。

中国银行资管短板:几十个人管上千亿资产

资管新规这个“杀威棒”有多厉害?

报告显示,2012-2016年,中国资管市场度过了黄金五年,管理资产规模年复合增长率高达42%。其中银行理财更是增长的核心驱动力,年复合增长率高达75%。但是,2017年中国“大资管”市场突然急刹车,年增速下滑到8%以内。

报告称,以“回归本源”为主旨的资管新规落地,标志着中国过去五年建立在“监管套利和隐性刚兑”之上的“大资管”和“大财富”行业的超常规发展将告一段落,旧模式下发展起来的百万亿级存量业务应监管要求需在2020年前完成转型。

与此同时,监管并非行业面临的唯一挑战,数字化技术正在颠覆传统业务模式。麦肯锡预计,至2025年,传统银行资产管理和财富管理业务收入在金融科技的冲击之下将下滑18%,资本收益率将因此下降30%。此外,非银机构不断崛起蚕食市场蛋糕。对于很多银行家而言,行业似乎正在步入一个最坏的时代。

但是这个最坏的时代也可能孕育着最好的机会。首先,个人和机构的财富管理和资产管理需求仍然强劲。麦肯锡预计,至2021年,中国个人财富将达到158万亿元人民币,其中,居民非现金和存款的金融资产配置占比将不断提升,从目前的51%左右提升到56%以上;同时机构投资者也在加速成长,过去五年其管理资产增速也达到了20%以上。

不仅如此,根据国际经验,银行凭借其强大的客户资源、完整的账户体系和一体化的业务能力,在资产管理和财富管理领域优势明显。报告称,银行系资管占据全球前20大资管机构排行榜的半壁江山,并在全球前20大私人银行排行榜上占据17个席位。提前引领转型的国内银行将很可能继续成为未来中国“大资管”和“大财富”市场的主导力量。此外,互联网金融监管趋严也为银行创造了有利的环境。

麦肯锡全球资深董事合伙人曲向军表示:“银行资管业务对于银行具有重大战略价值。放眼国际领先银行,资产管理业务的股本回报率(ROE)普遍在20%以上,远高于银行业平均水平,同时其管理费模式带来了稳定的收入,能够很好地护航银行穿越经济周期。”

曲向军称,资产管理是典型的高投入高回报业务。以国际领先的银行系资管公司为例,其资管业务的成本收入比一般都超过70%,主要投入集中在投研团队和科技建设。但是,国内银行对资管部门的投入普遍不足,对比国内目前管理资产规模超过2000亿元的基金公司,员工基本都在400人以上,而中国多数银行资产管理部只有几十人,亟待加大投入。

再与国外银行作比较。以摩根大通为例,2016年摩根大通整个资管公司有员工2万人,其中将近1000人作分析、组合管理和市场策略。摩根大通全行有20多万员工,5万员工专职做IT和大数据,占比为17%左右,资管占了其10%左右的收入。而国内一家股份制银行,全行几万名员工,资管部门100人不到,却管理着上万亿资产。此外,摩根大通董事总经理级别平均在职年限15年,人才流失率只有5%,是通过市场化的薪酬机制把他们留下的。而投入、人员、市场化机制、风控四方面,国内银行都很薄弱。

财富管理是银行“未挖掘的处女地”

除了资管行业,个人理财领域也在资管新规落地之后面临调整。

“在过去的刚兑和非标驱动的财富管理中,理财产品到了瓶颈期,2018年开始会加速退出这个市场,而一些多元化的产品会进入到公众的财富管理渠道,现在对银行来讲是面临巨大的转折点。”周宁人表示。

周宁人认为,未来五年虽然已经过了个人理财行业的黄金期,但也是个白银期。公司的金融市场增速受到很大的挑战,而个人的财富是抗经济周期的,是相对稳定的,而且在持续的增长过程中,“对银行来讲,这是没有被充分挖掘的处女地。”

麦肯锡报告显示,中国居民资产配置中存款类比重逐年下降,到2017年占比已经下降到49%,但欧美国家这一比例是20%到30%之间,中国居民存款比例依旧偏高,个人理财占比上升空间大。

周宁人指出,中国银行理财存在五个短板:

第一是用户没有分层,银行客户经理拿到新的产品都打一遍电话,不管你是中老年人群、家庭妇女还是白领,一刀切。

第二是产品体系单一,中小银行第三方产品引入仍停留在公募基金和基础保险产品阶段,同时储蓄和本行理财产品几乎占财富管理金融资产绝大部分,很多理财还有刚兑性质,投资者意识不到超出固定收益水平要承担风险。

第三是以产品销售为导向,不考虑为客户创造价值,客户流失率高。

第四是合规风险突出,“飞单”频发。

第五是团队薄弱,能力不足。大多数国内银行理财经理配置不足,所谓的贵宾客户专属理财经理,其实往往一个人需要服务800-1000个客户,而国外领先银行一名理财经理一般服务200以下的客户。

曲向军称,中国的银行家们需要掌握5点,来完成业务模式重塑和转型,包括建立全市场投资能力,加强主动管理,驱动开放产品平台建设和净值化转型;提升专业化咨询顾问能力,加强研究和投顾团队搭建;发挥客户优势与协同潜力,依托商行的客户基础和多元化业务构建差异化竞争力;大力投入人才团队建设,基于以资管子公司为代表的组织创新,建立市场化人才机制;拥抱日新月异的金融科技,强化智能投顾、智能投研等新技术在资产管理、财富管理全价值链的应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