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警方从家中搜出284箱名牌包和72袋奢侈品后,马来西亚前总理纳吉布被要求于5月22日前往反腐委员会总部做出陈述。而比挪用公款和贪腐问题更严重的是,纳吉布或因一名蒙古模特的谋杀案接受调查。

2006年,蒙古模特兼翻译沙丽布(Shaaribuu Altantuya)在马来西亚被枪杀。遇害后,其尸体遭军事级别爆炸物销毁。

沙丽布是纳吉布前助理阿卜杜勒·拉扎克·巴金达(Abdul Razak Baginda)的情妇,反对派人士怀疑沙丽布的谋杀案与马来西亚采购法国潜艇的项目有关。纳吉布和巴金达均被指牵扯此案。

上周六,蒙古总统巴特图勒嘎向马来西亚新总理马哈蒂尔致信,要求马来西亚重审此案,找出幕后真凶。

与此同时,沙丽布谋杀案的制造者之一、马来西亚前警察西鲁(Sirul Azhar Umar)表示,如果自己能恢复自由之身,他将供出谋杀案的幕后指使人。被马来西亚当局判处绞刑的西鲁于2014年逃往澳大利亚,目前正在澳大利亚的移民拘留中心。

忘了284箱名牌包吧 纳吉布要操心的是这起蒙古模特谋杀炸尸案

模特谋杀案

2006年10月,沙丽布在位于吉隆坡的住所前遭绑架。时年28岁的沙丽布是一名模特兼翻译,通晓蒙古语、英语、汉语等多国语言,与前夫育有两个小孩。

她的另一个身份是马来西亚著名政治分析师巴金达的情妇。巴金达曾在英国学习政治和战争研究,后获得牛津大学的国际关系博士学位。回国后,巴金达成为大学老师,并于1993年创立了马来西亚战略研究中心。

除了在学术界颇有名气之外,巴金达也是纳吉布的得力助手之一。2002年,马来西亚从法国购买两艘蝎子级潜艇,协议价值超过11亿美元,正是巴金达促成了这笔交易。当时纳吉布担任马来西亚国防部长。

忘了284箱名牌包吧 纳吉布要操心的是这起蒙古模特谋杀炸尸案

有指控称在交易中,法国潜艇制造商DCNS向一家与巴金达有关的空壳公司支付了1.34亿美元的回扣。据法新社报道,去年,法国调查人员已对两名与协议相关的法国公司管理人员和巴金达提起起诉。

在沙丽布遭绑架失踪约三周后,马来西亚当局在雪兰莪州州府沙亚南一处丛林中发现了沙丽布的尸体残骸。警方在现场发现了40多块头骨碎块、脊椎骨残片及皮发残骸。

调查显示,沙丽布头部中弹身亡后,凶手在其遗体上绑上了军事级别的炸药、企图完全销毁尸体。

此案当时引发了蒙古民众极大不满,蒙古政府要求马来西亚提供相关资料,进行“公正”调查。

对于沙丽布的死因,有说法称为情杀;还有说法称沙丽布在当年的法国潜艇协议谈判中担任了翻译,要求巴金达就此支付50万美元的辛苦费。

在这起极具争议的惨案后,巴金达被认定未参与谋杀;纳吉布也否认与此案有关,同时否认与沙丽布有染。法院认定两名警察谋杀罪名成立,判处两人绞刑。

忘了284箱名牌包吧 纳吉布要操心的是这起蒙古模特谋杀炸尸案

出逃的警察

2009年,马来西亚全国警察总部特警部队警察西鲁和总督察哈里(Azilah Hadri)被判谋杀罪名成立。在案发前,两人负责部长级别官员的安保工作;据两人所述,在实施绑架前,他们从未见过沙丽布。

在审判中,法庭没有为两人的作案动机提供合理解释;与此同时,备受质疑的巴金达被认定未参与谋杀。判决结果引起了反对派的抗议,指责纳吉布和当局掩盖真相,将两名警察当做替罪羊。

2013年,上诉法院指出西鲁和哈里的审判及证据存在疑点,驳回死刑判决并允许两人保释。此后,马来西亚总检察署提起上诉;2015年1月,联邦法院推翻了上诉法院裁决、维持对两人的原判。

在宣判前,处于保释中的西鲁已于2014年底通过旅游签证前往澳大利亚。

在收到国际刑警组织的消息后,澳大利亚警方在昆士兰州逮捕了西鲁,后将其关押在新南威尔士州的移民拘留中心。

据半岛电视台调查,在被澳大利亚警方逮捕前,由于时间仓促,西鲁留下了大量日记,记录了马来西亚政府高层的联系方式。

在被捕前三天,西鲁向与马来西亚情报机构有关的人士发出一条短信。西鲁在短信中说自己有麻烦,需要1700万澳元,同时保证“老板,我永远不会回马来西亚。我不会让总理下台。”

在被捕后的前几天,马来西亚记者前往澳大利亚对西鲁进行了采访。在采访中,西鲁称自己是“受命于人”,“有杀人动机的大人物都没被抓”,“我是个替罪羊”。

西鲁曾一度表示自己将在拘留中心接受采访、让真相大白。但马来西亚官员抵达澳大利亚探视西鲁,所有采访要求此后都遭到了拒绝。

马来西亚媒体指出,西鲁的家人和孩子依然留在马来西亚。

要求重审

上周六,西鲁再度接受马来西亚媒体采访时称,如果新政府愿意对他进行赦免,“我很愿意帮助新政府了解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

本周一,在被问到是否会豁免西鲁的死刑时,马来西亚总理马哈蒂尔表示“我们不能一次把所有事情都做完了”。

被视为马哈蒂尔接班人的反对派领导人、前副总理安瓦尔(Anwar Ibrahim)则指责当年对沙丽布谋杀案的审判存在“妥协”,而当时法官不愿意传召目击证人的做法是“对法律的蔑视”。

安瓦尔表示,“我不知道纳吉布在此案中牵涉有多深,但他肯定与此案有关”。

他指出,沙丽布入境马来西亚后到遇害前的所有行踪都被“销毁了”,能做这样决定的“一定是高层”,而要搞清真相的“最好办法”就是重审此案。

马来西亚非政府机构“打击腐败与任人唯亲”的负责人辛西娅·加布里耶尔(Cynthia Gabriel)则指出,虽然现在新总理上任,但纳吉布时代的旧势力依然留在了新政府当中。沙丽布和法国潜艇案牵涉的高层人员众多,想要重新公正审理“将非常棘手”。

据法新社报道,2008年,私人侦探巴拉苏布拉马尼亚姆(P. Balasubramaniam)对沙丽布和潜艇购买案进行过深入调查,最终怀疑包括纳吉布在内的多名高官与两案有关。

但不久后,巴拉苏布改变了自己的说法并逃往印度。2013年,他返回马来西亚并声称将公布调查结果,两周后,这位侦探去世。当局称其死于突发性心脏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