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周报记者 罗仙仙 发自深圳

近日,中建投信托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建投信托”)发布《关于变更公司名称、增加注册资本、变更住所、修改公司章程的公告》。这意味着,中建投信托正式成为股份制公司,同时注册资本由16.66亿元增至50亿元,跃居信托公司注册资本前十排名。公告中称,增资由截至2016年末经审计净资产账面值折为股份公司股本总额,公司股权结构和股东出资比例保持不变。

在去年12月底,中建投信托就曾召开股份公司创立大会,并组建了公司经营管理层班子。这一历经半年的股改终于尘埃落定,中建投信托“将以此次股份制改造作为新起点”。

而在完成股改之际,已在中建投信托任职5年的总经理刘屹突然请辞,新领导班子也面临着改变。对此中建投信托称:“刘屹因为个人原因提出离职申请,公司也安排了代为履职的人选,将按程序报监管部门。”

中建投信托始创于1979年,总部位于杭州,前身为浙江省国际信托投资公司,是国内最早经营信托投资业务的公司之一。2007年,中国建银投资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中国建投”)收购浙江国投的全部股权。目前在中建投信托股东中,中国建投持股90.05%,建投控股有限责任公司持股9.95%。

时代周报记者联系中建投信托,欲了解下一任总经理人选与股改后的发展,中建投信托公关人士表示“公司暂不接受采访”。

高层变动

5月8日,中建投信托在其官方公众号发布了关于公司总经理变动的公告。对于执掌中建投信托5年的总经理刘屹突然请辞的原因,中建投信托表示,刘屹因为个人原因提出离职申请,公司也安排了代为履职的人选,暂由副总经理谭硕代为履职,将按程序报监管部门。

自2013年1月份开始,刘屹正式出任中建投信托总经理,同时他也担任中建投信托党委委员、董事。现年46岁的刘屹,曾供职于中国建设银行河南省分行、百瑞信托有限责任公司、华泰资产管理有限责任公司,已有25年金融从业年限。

从中建投的组织架构来看,总经理一职事关整个信托公司的发展。从经营数据来看,2013-2017年这5年期间呈现稳步增长态势,分别实现营收10.24亿元、11.58亿元、15.34亿元、17.23亿元、18.19亿元,净利润分别为5.32亿元、5.89亿元、7.51亿元、8.52亿元、10亿元。

在去年年初,中建投信托董事长王文津上任履新。王文津来自控股股东中国建银投资公司(以下简称“中国建投”),其还担任中国建投党委组织部部长、中建投咨询公司董事长。

实际上,2016年12月,中国建投已经在内部作出公示,杨金龙不再担任中建投信托党委书记,由王文津担任党委书记。一般而言,在中建投信托内部,董事长同时担任党委书记,彼时杨金龙卸任党委书记也预示着公司董事长即将变更。

据了解,1955年出生的杨金龙,2012年12月由中国建投推举到中建投信托出任董事长,同时担任党委书记,此次卸任董事长属于到龄退休。

目前暂代履行中建投信托总经理一职的谭硕,现年46岁,曾任职于四川省涪陵市人民政府办公室(中国建设银行下派挂职锻炼)、中国建设银行四川省分行、四川美益投资有限公司,在2014年12月起担任副总经理。

中建投信托不愿具名的接近管理层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董事长去年年初到任,上任一年多行事依旧是比较谨慎,目前公司正是处在新老领导的交替中。”

值得一提的是,信托行业高层近两年变动频繁。据不完全统计,2017年信托行业董事长及总经理级别的高管变动超20次。进入2018年高层的变动仍在继续,已经发生的高管变动还包括原爱建信托总经理张建中职、中泰信托总裁周雄等。

高管密集离职与信托行业转型大背景叠加相关,无疑是信托行业转型压力的写照之一。华东地区某信托公司人士杨扬(化名)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在打破刚兑、失去通道业务后,信托公司资产管理能力和品牌信誉度、留住高净值客户都是公司发展的大问题,发展陷入瓶颈就需要有新人带来新思路和更多资源。”

营收多年未突破

纵观中建投信托近几年的经营情况,其资产规模处于上升趋势。截至2017年末,中建投信托存续信托项目规模为1702.46亿元,较2016年1160亿元同比增长46.76%,资产分布在房地产业务占比最高,达到44.39%,在基础产业、实业、金融机构领域的信托资产分布较为均衡,占比均在12%左右。

但在营收上,中建投信托的增长则较为缓慢。据其2017年报显示,中建投信托2017年实现营业收入18.2亿元,同比增长5.63%;实现净利润10亿元,同比增长17.37%。中建投信托在营收和净利润上的增速,2017年末较2015年末分别增长18.57%、33.15%,较2013年分别增长77.63%、87.96%,这与信托业整体经营业绩增幅情况较为一致。

据中国信托业协会数据,信托全行业2017年末实现经营收入1190.69亿元,较2015年微增1.24%,较2013年增长43.93%;2017年全行业实现利润824.11亿元,较2015年与2013年的增幅分别为9.7%和32%。

但对比同处华东地区的安信信托却有着较大差距。安信信托在2017年实现营收收入55.92亿元,净利润36.68亿元,营收与净利润在2017年末较2015年末分别增长89.23%、113%,较2013年末分别增长536.17%、1214.69%。

在主营业务上,中建投信托2017年新增信托项目269个,规模1386.72亿元,同比增长82.64%;截至2017年末清算信托项目200个,加权平均实际年化收益率在7.64%左右,低于整体行业的9.42%,但较2016年提升了近0.4个百分点。对此,上述接近管理层的人士未予置评,仅表示“公司处于稳定发展中”。

另外,中建投信托2017年在ABS项目、现金管理类项目以及影视消费信托等领域有所突破,累计推进资产证券化业务规模达580亿元,且自主营销规模同比增长了70%。而其持有国泰元鑫资产管理有限公司24.3%的股份,在2017年为其带来了1318万元股权投资收益,这也是中建投信托在长期股权投资中持有三年以上并带来收益的企业。

时代周报记者注意到,中建投信托在主动管理类信托项目规模占比达到了61.2%,但中建投信托却在近两年因陷入硅谷天堂定增“风波”,新三板投资基金遭遇大幅亏损,部分投资者将其投诉至银监部门,在主动管理能力上频受质疑。

公开信息显示,硅谷天堂于2015年8月发布股票发行方案,募资30.7亿元,发行对象包括2名公司原股东及28名新增投资者,其中就包括中建投信托。时至2016年中旬,硅谷天堂股价跌破定增价格。中建投信托多次错过止损时点,时至今日,当时参与定增的相关投资者仍然深陷亏损之中。

据媒体报道,近期中国信托业协会陆续下发2018年信托公司行业初评结果,目前在2018年初评中进入A评级的公司仅有19家,包括百瑞、华润、平安、五矿、中融等信托公司,但中建投信托并不在列。

据了解,行业评级体系涵盖四大板块,包括资本实力、风险管理能力、增值能力、社会责任板块,而评级结果直接影响信托公司在业务规模扩张、业务模式选择、创新业务开展。

“B评级公司得分通常是其中一个板块失分,或者是整体业务相对平淡,C评级主要是过去一年有较多重大问题或是公司资产规模仍未发展起来等情况。”杨扬补充道。

在去年9月,中国银监会浙江监管局发布了对中建投信托的行政处罚单,原因为“违规以信托财产为自己牟利;利用受托人地位赚取不当利益”,处以罚款人民币70万元。不完全统计,2017年全年各地银监局对信公司共开出罚单24张、涉及信托公司18家。在公布罚款金额的罚单中,中建投信托的70万元的罚金成为了去年处罚金额最高的。

这在暴露公司内控不严的同时,也成为了评级靠后的一大因素。

第三方评级机构发布的《2017年度中国信托行业信用研究报告》中表示,2018年信托业整体面临调整和收缩,预计2018年信托监管将继续强化,行业整体面临调整和收缩,系统性规范整顿将带来优胜劣汰。

履新一年的董事长王文津与人选未定的总经理两位“将帅”,又将带领中建投信托走向何方?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