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著名建筑设计师林伟而,在今年的香港国际家具展 IDFFHK(International Design Furniture Fair Hong Kong)上展出的最新作品。

这个最小套间总共只有18平米,却变魔术般分隔出了两室一厅一厨一卫和阳台,两间卧室分别位于洗手间和厨房的上方。

也就是说,上厕所或是做饭都得弯着腰,早上从床上坐起来,就有可能和天花板猛烈撞击。

但是等等!我印象中的香港可不是这样的。

小时候看 TVB,警察小哥和律师姐姐们住的都是大房子,有落地窗有海景,还有专属的书房。

还记得《刑事侦缉档案4》,警察古天乐打算和心理咨询师宣萱结婚,两个人看中了一套两居室,总价200万,那是1999年,古天乐和宣萱说,以后夫妻一人供一点就可以搞定啦。

比如《使徒行者》里,还在黑社会手下做小虾米的林峰,住的房子虽然不大,却很温馨。

还有这样的:

这样的:

所以香港人到底是怎么住的呢?

根据百度百科,香港辖区总面积是1104.32平方公里,截至2014年末相关数据统计总人口约726.4万人,人口密度排在全世界第三。

有报道指出,香港住宅楼多在30-40层以上,有的达到了70层,普通的一家四口平均居住或者拥有面积约37.2-74.3平米的空间,可以说非常紧张。

这一点倒是和港剧《缺宅男女》里演的很像,一个房子里挤着三个兄弟姐妹的小家庭,因为居住面积的紧张和生活的窘迫,时常发生摩擦,有人说,这是“港版蜗居”。

今年6月,国际人力资源机构公布了最新全球外派员工的生活成本研究,香港是亚太地区生活成本最高的城市。

这份研究指出,在香港市中心,单间月租约1.6万港元,三居室月租约3.9万港元。

购买一套住房,市中心平均房价约19.5万港元,郊区平均每平米价格约12.3万港元。

月租金的涨幅远远超过名义薪金(收入的货币值,没有计算通货膨胀和利率值)。

我们在 Airbnb 上搜索了一下,可以帮你直观地了解香港房产的金贵。

一个位于新界流浮山坑口村、距离市区1小时路程的单间,不带厕所,没有空调,一晚上的价格是89元,临走时还需要交给房主44元的清洁费。

我们放大看看:

家徒四壁.jpg

评价表示,还不错呢。

如果想住得好些,深水埗中心这家青旅,一个房间里10个床位,每个床位178元一晚。

香港社区组织协会和 BBDO 香港还曾在 Airbnb 上做过一件事。

他们在网站上放了一间价格仅为78港币的房子,名叫“舒适的隐形房”,看完图片,你会觉得还不如去住上面我们提到的坑口村89元单人间。

而顺着地址找去,人们发现,这间“民宿”只是铜锣湾街头的一个衣柜隔间,俗称“棺材房”——

原本就狭小的衣柜,被硬生生分为上下两层,每层只有不到1.5㎡的空间,只够一个人躺着进去,所有的衣物、食品、卫生纸、小电器,都在这1.5㎡的空间里拥挤地摆放着。

这样的小房间月租也能达到2000港币。

一套50㎡的房子可以分成22间“棺材房”。

成千上万套房子,组成了“蜂窝大厦”。

全球房地产咨询公司莱坊发布的《2017年第一季度全球房价指数》报告中,香港房价指数在严格的政策管控之下,仍以14.4%的年增幅排名第二。

重压之下,在极限空间里追求居住的舒适度,成为了人们迫切的需求,18㎡两室一厅一厨一卫一阳台的最小套间应运而生。

这种建筑设计的发展其实早已可以预见。

70年代的日本经济逐渐走向高度成长,都会区人口迅速膨胀,房价高企,居住空间严重不足。

日本建筑界三杰之一,大名鼎鼎的设计师黑川纪章构建出了他想象中的未来城市样貌——中银胶囊塔

每个房间结构完全一样,甚至可以拆卸、移动、组装,10㎡的空间里容纳了人类所有的饮食起居,至今仍被用于办公或居住。

他在思考:在年轻人如潮水般涌入的大城市中,是否有一种能提供给他们尊严的居住方式?

如果可能的话,这种居住方式能否可以批量复制,在有需要的时间和空间,如有机体一般迅速复制出一栋大厦;当需求降低,还能够自由删减单元和搬运单元。

这10㎡的胶囊,也许也是我们的未来。

看完,是不是觉得现在还能用收入的三分之二还房贷的自己特别幸福啊

部分内容来源于@建筑学院 @看你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