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1日,凉山州木里藏族自治县倮波乡九年级学校刚刚开学,孩子们高高兴兴的踏入校园。

16岁的少年沈春泉也本该在此领新课本了,但现在,他却躺在四川省人民医院的烧伤病房内,拿着手头仅有的旧书阅读。

2016年5月,沈春泉的右脚在家中因意外被严重烧伤,导致腿脚不便,只好休学。

一年多来,他从没有放弃学习,拿着同学送来的旧课本和图书,他尽力学习着初中课程。

幸运的是,去年年底,木里县法院发现了沈春泉的情况。通过多方协调和联系,烧伤一年后,沈春泉终于在8月30日赶赴成都,重新接受治疗。

他期盼着,自己能尽快回到校园。

沈春泉在病床上看书(图据腾讯公益)

一本翻黑了的课本

感动了在场所有人

8月31日上午10点,封面新闻-华西都市报记者在烧伤病房第一次见到沈春泉时,他正躺在床上,右腿扎着绷带。

病床床头,放着一本边角卷起的《假如给我三天光明》。沈春泉说,这本书是王阿姨送给他的。

“王阿姨”是凉山州木里县法院院长王晓露。她记得,第一次到沈春泉家拜访后准备离开时,少年杵着拐杖站在门口,目送一行人,久久不愿离开的样子。

烧伤后,因为腿脚不便,沈春泉无法继续上学。以前的同学都升上初中了,沈春泉有点着急。于是,同学们便借了一些初一的课本送到沈春泉家中。

独自在家的日子很单调,“啥子都想学,看书就能开心一点。”沈春泉说,每天早上6点多,他就起床了,拿着同学们送来的课本,自己翻看,通过手机软件上的一些简单教学,自学了数学、英语,有时还会看看日语。病房里,小伙子拿着手机,拼出单词“mother、father、hello、thank you、my name is……”。

“第一次去他家时,当时看到他还在看书,小学六年级书已经翻烂了,翻的黑黢黢的,看他的人全都哭了。”木里县法院干警陈东华说。

9月2日,病房内,沈春泉拿着手机学习英语单词

坐在火塘边看书

意外晕倒烧伤

倮波乡是木里县法院的对口帮扶乡,一次精准识别贫困户工作中,木里县法院发现了沈春泉家的情况。

2016年12月,得知情况后,王晓露与法院一行人第一时间赶往目的地。车开了2天,才到沈春泉位于龙卧洞村海拔近2900米的家中。

在他们眼前,是3间小瓦房,房里没有一件家具,只有一个方火塘,平日里父子俩就围着火塘睡在地上。

16年前,母亲因难产去世,由于家中贫困姐姐也早早嫁人,父子二人相依为命。

因为家和学校之间山路远,孩子们普遍要到10岁才能上学。16岁的沈春泉去年才上六年级。

2016年5月15日,周日。上六年级的沈春泉一早就起床了。他同往常一样,在家中唯一的火塘边烤火看书。

拿着书翻看着,准备站起来时,他却突然晕倒在火塘旁边,右脚毫无知觉的伸入火堆。直到姐姐务农回家发现,他已严重烧伤。

送医后,由于高昂的医疗费用,简单医治后,父子二人只得选择出院,沈春泉也只好休学在家。以为自己的学生生涯就要戛然而止,沈春泉一度感到失落。

连续赶路14小时

烧伤1年后他重新接受治疗

得知情况后,王晓露一直将帮助沈春泉的事放在心中。想了很多办法,联系了很多机构,但都没能找到合适的救助方案。

直到今年8月,一次偶然,在与木里县卫计局局长多杰扎西的交谈过程中,她提到沈春泉的故事。

多杰扎西很受动容,立刻打电话联系了四川省人民医院。看到沈春泉的各项材料和伤情报告后,十分顺利,短短10来天,省医院就做好了准备,迎接这位孩子的到来。

前往成都前一天,众人赠送书籍给沈春泉

8月30日早上7点,天才蒙蒙亮。沈春泉坐上父亲的摩托车,从家里出发到到成都。

一路上,翠绿的植物间还沾染着昨夜的雨水,一米宽的盘山小路尽是稀泥。泥泞的山路难走,父亲骑一会便下车来推一段,半推半骑,4小时后,终于到达倮波乡,县法院的车已经在等候了。

简单午餐后,木里县法院副院长亚布旦珠和干警陈东华载着父子俩,一行4人立即出发,绕道西昌,赶赴成都。

在保证安全的情况下,陈东华尽量将车速加快,晚上9点,到达四川省人民医院。

目前,省人民医院已在腾讯公益发起募捐,并组织专家对沈春泉进行进一步的检查问诊。

沈春泉说,手术康复后,想要尽快回到校园学习。“读书考上学校,才能走出大山,让爸爸过上好日子。”

封面新闻见习记者 戴竺芯 记者吴柳锋 实习生陈姣

除注明外 图由受访者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