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阵雨过后,秋意渐浓,九月的第一天,开学。

成都未成年犯管教所,集中收押四川男性未成年服刑人员,它是一座监狱,也是一座特殊的“学校”。

15岁,本是在校园读书的年纪,因为年少犯罪,小周的学生生涯戛然而止,进入未管所服刑。

五年来,在监狱帮助下,小周自学报考汉语言文学专业,12门科目已经考过5门,他想自学考试,拿到一个自考大专文凭。

狱中求学五年,学海无涯苦作舟。

开学前夕

他在狱中自学古代汉语

汉语言文学专业的必修课——古代汉语,一本普通的教科书,翻开书,满页都是歪斜的字迹,密密麻麻记满笔记。

入狱服刑时,小周刚刚15岁,入狱服刑五年了,今年20岁,在狱中服刑的五年,也是他自我学习的五年。

8月31日晚,九月一日开学前夕,他回到了监区宿舍,每天晚上6点到8点,是他给自己安排的固定学习时间。

他的“宝贝”放在宿舍枕头下,古代文学、现代文学、心理学……入狱服刑以来,在监狱民警帮助下,他报考川内一所高校汉语言文学专业,想考一个大专文凭。

去年年底,小周刚刚参加了古代汉语考试,但没有考过,“我觉得古代汉语最难,可能是理解能力不够吧,学起来比较困难。”

这本古代汉语,已经不知被小周翻过多少遍,为了通过考试,他得继续去啃文言文,继续看,继续背。

初三辍学

15岁少年犯下杀人重罪

15岁,在小周的人生里是一道鸿沟,15岁之前,他是一名初三学生;15岁以后,他是一名服刑人员。

他的家乡,距离四川省会成都三百公里远的一个地级市,父母一直在成都打工,小时候他跟着父母来到成都读小学,初中时又转学回老家。

在转学后,个子不高、身材瘦弱的小周被众多同学孤立,没有认识的人,他被欺凌过,挨过骂、挨过打,也打过别人。

在家里面,他和爸妈的交流,其实一直很少,“我感觉,他们从来不注重学习过程,只关注我的期末考试成绩,考不好就开始骂我。”

2012年,初三毕业后,小周开始和社会上的朋友厮混,为了防身,他买了一把长达20厘米的尖刀,“放在身上,感觉有了安全感。”

2012年9月一个深夜,他和朋友骑着摩托车在路上飙车,在和另一辆摩托车发生擦挂后,双方大打出手。

冲突之下,小周和朋友掏出尖刀,致使对方一死一伤,他逃跑后被公安机关抓获,犯下故意杀人重罪,因为是未成年人,刑期十二年

五年求学

自学少年已考过5门科目

进入成都未成年犯管教所后,小周陷入了绝望,但时间会冲刷掉一切,看到监狱有自学考试考点后,在民警帮助下,他燃起对生活的希望。

“以前在外面不好好读书,现在犯罪进了监狱,总想充实一下自己,不然将来出狱后,靠什么生活?”

监狱自学考试专业很多,有金融、会计、汉语言文学等,想着汉文专业比较简单,小周报考了汉文专业。

汉文专业自考大专,一共要通过12门科目,他学习的第一个科目是思想道德,2014年10月,思品成绩出来了,满分100他考了70分,“好歹算过了。”

虽然监狱民警会时常辅导教学,但对于初中成绩不好的小周来说,想自学汉文专业,想取得大专文凭,其实很艰难。

“很多著作我读不懂,考试理解题就答不出来,读不懂,我就问室友和管教民警,但很多时候还是不懂。”

入狱五年来,他已经通过12门科目考试中的5门,分别是思想道德、心理学、当代文学、外国文学和现代汉语。

小周说,他最喜欢的一个文学故事,是希腊神话特洛伊木马,“很励志。”

回首过往

如果没有犯罪,今天我将入学

在入狱服刑后的五年,小周和父母的关系好了很多,每隔三个月,父母都会来监狱探望他一次,以前不爱说话的他,如今也开朗起来。

除开在狱中自学备考汉语言文学,他参加了监狱新苗艺术团,本来对声乐本来一窍不通,但如今,他学会弹吉他、甚至学起了跳舞。

“谁也想不到,我在监狱里的学习劲头,比读书时强了不知多少。”他打算,在三年内拿到自考大专文凭。

成都未成年犯管教所管教民警告诉记者,监狱通过组织自学考试,可以促进未成年服刑人员提高自身认知和文化知识水平,最终帮助服刑人员积极改造和早日回归社会。

在未管所内,自学考试的也不仅小周一人,自2013年以来,该所共有1500余名服刑人员自学考试, 报考科目1800余项,其中单科合格率达到42.7%。

小周有一个表弟,两人同年出生,从小一起长大,今年,表弟正在成都一所大学读书。

“如果我年少时没有犯罪,少一点叛逆,或许9月1日,也能和他一起去上学吧。”他说。

封面新闻记者 李智 摄影 刘陈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