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薛之谦和前妻高磊鑫复合的消息毫无悬念地在社交网络上引起热议,很多人感慨“相信爱情”。

可前几天一份《2017年中国离婚大数据》的报告,才更接近当下国人婚姻状况的残酷现实。

2016年上半年,有168.3万对夫妻离婚,到了2017年上半年,这个数字上升到了185.6万对。同时,北上广深再度成为中国离婚率最高的四个城市。

更扎心的是,看看下面这张2012年~2017年的中国结婚/离婚统计图,会发现从2013年开始,在中国结婚的人数逐年下降,而离婚的人数则始终呈上升的态势。

在众多离婚原因中,首要原因其实不用说大家也应该知道:出轨

而在针对出轨率最高职业的调查中,“IT男”和“全职妈妈”成为出轨的“高危”职业。

“IT男”出轨的概率是10.6%

“全职妈妈”出轨的概率是18.6%

其实,关于“全职妈妈”更易出轨的这个结论并不新鲜。

在去年新京报根据民政部、杜蕾斯全球性调查等数据而总结出的一份叫《五成婚姻败给出轨 全职妈妈易变“昼颜妻”》的报告就指出:

因第三者插足则导致离婚的占比50.16%,其中女性出轨概率最高的职业便是“全职妈妈”,达到18.9%。

其中,67%的出轨女性表示,他们出轨只是为了“寻求激情”,并“不打算和丈夫离婚”。

从这能看出,“全职妈妈”如今出轨带有更多的主动成分,说她们是主动与丈夫之外的男性交往的“肉食女”未尝不可。

而如今描绘“肉食女”的影视剧也越来越多,尤其是日剧,近年来对此类题材多有涉及。

它们描述侧重点发生了巨大变化,从原先侧重于刻画备受丈夫出轨的煎熬妻子,到现在用细腻唯美的画面来描绘婚外恋女性心理的动摇跟变化。

2014年的那部《昼颜:工作日下午3点的恋人们》便是人妻出轨的经典作品。

“昼颜妻”指的就是那些既想追求精神自由和肉体满足,却又不想抛弃现有的夫妻生活和经济状态的“人妻”,这跟上述提及的那67%只想“寻求激情”,而“不打算和丈夫离婚”的出轨女性在心态是一样的。

《昼颜》剧照

无论在中国社会,还是日本社会,“男人养女人”的观念依旧根深蒂固,“女人结婚后成为全职家庭主妇、全职妈妈”是很多女性不得不为之的选择,而“离婚是丑闻”、“离婚成本很高”也是摆在所有婚姻不幸福的女性面前的问题。

由此,“昼颜妻”的出现就可以理解了。

当然在这个过程中,女性出轨的心态要复杂的多,但她们出轨的一个共同理由,或者说被深深吸引的,是因为在外面其他男人那得到的爱,让她们能够笑对已经十分不耐烦和无聊的夫妻、家庭生活。

在《昼颜》里,有两个可爱孩子的“全职妈妈”泷川利佳子用来说服“家庭主妇”笹本纱和跟她一起当“昼颜妻”的一番话就很能说明问题。

可讲真,男性出轨也是抱着同样的心态,做着同样的事吧。《昼颜》里,“家庭主妇”笹本纱和的婆婆就向后者说过当年她发现丈夫出轨时,丈夫脸上的笑容她此生未见。

但客观来说,在出轨这件事儿上,男女有别的一点就是,不掌握经济权的“全职妈妈”更承受不起离婚带来的后果,而经济上的不公平,让“全职妈妈”更容易被丈夫物质化、去感情化。

最直观的体现就是,丈夫可以用断绝经济来源“要挟”妻子,反过来却往往不成立。

她们往往要成为忍气吞声的那一方。

不过,剧是剧,现实是现实。

如今很多“全职妈妈”在家庭之外开辟出第二事业,更多的“兼职妈妈”在家庭和职场上两头跑,赚钱养家的能力也不俗。

但无法改变的妻子、母亲、媳妇的角色,和这些角色所承担的社会意义(其中不乏刻板印象),让她们不得不成为夫妻双方中更多地照顾和回归家庭的那一方。

无可否认,随着抚养和教育孩子的成本不断上升,女性回归家庭从经济角度来看具有一定的合理性。

可当那些高学历、在职场处于上升期的女性,在一个人生还有无限可能的时间就要做一个只被需要“一门心思”扑在家庭上的“家庭主妇”、“全职妈妈”时,想必她们内心也会犹豫挣扎不甘吧。

这不是刻意美化“全职妈妈”出轨,给她们找寻借口,我们也并不支持出轨。

没有谁的婚姻是跟物质无关的,总要吃饭、抚养孩子、赡养父母吧,而现实中绝大多数女性选择跟某位男性结婚时,肯定也是带着爱的,而最后“全职妈妈”成为“高危”的出轨职业的现实,却也不得不让我们思考,是否女性在婚姻中正承受着比男性更多的绝望?

毕竟在全世界所有的职业中,只有“全职妈妈”这一个职业同时框定工作范围和人生意义,而这显然严重束缚女性创造生活和未来的可能。